第三百四十章 凌波仙子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四十章凌波仙子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子好眼力!”布衣漢子臉色,似乎有些發紅,看去不過而立之年,但兩鬢居然有些斑白,如果熟人在側看到,一定會知道他,其實已經超過五十多歲年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湖上修煉的高人,一般都會隨著修為的遞增,自突破先天境界后,容貌再無變化,身體機能隨之改變,不僅僅增強活力,甚至完成重組都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他雖然看著年輕,但是被一個妙齡的麗人,笑著稱為小跟班,看起來實在有些滑稽。但布衣漢子絲毫沒有生氣,遙遙朝麗人施禮:“某昔年跟隨大兄入門,修習長生之道。有幸得見仙子,那時仙子幾位高人,常與大兄一起論道,如今思來獲益匪淺。大兄以然駕崩,故友再無消息。多年未見仙子,想必仙子玄妙精進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麗人輕輕擺著手中花枝,甜甜笑道:“奴家近二十年沒修煉,早把當年那些東西荒廢了,如今不知道修煉是什么道理。說說,你修行這么多年,修的是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笑盈盈的看著布衣漢子,見布衣漢子神定氣閑,衣炔飄飄大有風采,眼神不由有些癡了般。依稀當日模樣,雖然不像那人,此時渾身上下卻更有風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常人看來有些滄桑,在她看來卻更顯俊朗,麗人眼神中多了幾分笑意:“他當初駕崩時,想必也就你這般年紀!以他的身手,奴家直到今日,都無法相信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”隨即是微微一聲輕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看似不是刻意,卻令人心神一顫,即使這布衣漢子修為過人,聽了這似乎沒來由般,一聲令人惆悵的輕嘆,整個人幾乎為之沉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他終究修行多年,遠非一般人可以比擬,加之他為人堅毅自律,瞬間就醒悟過來?粗缭娙绠嬕话愕拿钊,想起她在江湖上的名氣,一身絕學在同輩中,無有能出其右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心里似乎瞬間明白,看著這個宮裝麗人,似乎更為清醒起來,自然渾身散發出一股,有些無形的傲人真氣來!頓時本來一個看著普通的漢子,瞬間讓人感覺高深莫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修行多年,究竟修的是什么,這,確實令人深省呢?”布衣漢子的眼神里,似乎透露出一絲唏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想面前這個女子,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逍遙派前輩,更是當代逍遙派,僅有的太上長老之一,人稱凌波仙子風璧微,其逍遙派絕技《九轉陰陽》,二十年前據說已有八轉境界,如今自然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不到了罷?咯,咯!”她居然笑了起來,看布衣漢子沒有馬上回答,眼神看著布衣漢子,淺淺道:“好不容易遇到熟人,沒想到碰到你哩!怎么一點都沒有當年,那般好玩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子乃高人!自不是某可比擬!”臉上有些尷尬,想到這麗人不好相與,接著又失笑道:“某早非昔日的小侍童,離開大兄三十余年矣!如今能得見仙子,深感榮幸!”布衣漢子輕輕飄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些無趣,,,,,,!”不知道是喃喃自語,還是自顧自憐,這風璧微居然帶著幾分傷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世間有趣之事極多,自大兄去后,某在江邊垂釣十余載,倒也自得其樂!”不管如何這人昔日可是江湖前輩,看去是妙齡少女,只怕比自己還要大著幾歲,布衣漢子衣炔飄飛,慢慢走到宮裝麗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她沒有異動,于是居然帶著幾分恭維道:“若不是仙子形象動人,某還以為自己看錯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話好,真真看出來,就你會說話!”聽到布衣漢子這番話,凌波仙子風璧微花枝亂顫,忽然偏頭靜靜看著,就像一個深戀的女子,看著自己的愛人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忽閃忽閃,在剛剛變暗下來的光線下,居然似一個可愛的精靈:“嘻嘻,這點還是沒變,你有些緊張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圍的人聞到香風撲鼻,卻是凌波仙子風璧微的身子,居然不知何時,已經挨近布衣漢子,看著身上散發那誘人少女般的清香,饒是修行幾十年的人,看到她酥胸高聳肌如凝脂,都不免心跳加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布衣漢子呼吸看似沒有異樣,修行到了這個境界,自然心里有數。心跳和普通人一樣,對于修行的人來說,卻無異于比正?炝耸兑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,心亂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手之間,無異于落入下風。凌波仙子真有心思,只怕此時極難對付。別人旁人看到駭然,就是布衣漢子看到她的速度,心頭又冷靜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神色似乎未變,甚至微微嘆道:“時時精進,看到仙子方知一切,都是虛幻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凌波仙子似乎沒有聽到一般,反倒是對布衣漢子這份自謙,首次有些不以為意,靜靜的看著他,就好似一個溫柔賢淑的妻子,看著久別新歸的丈夫,有些不能自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布衣漢子知道,凌波仙子當年精擅一門《鑒神術》,如果有人對著她的時候,但凡心思稍有不慎,只怕就會被她看破想法。所以很多人面對她,都會帶著小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布衣漢子不由微微含笑,平靜的和她對視,這是心魔也算屏障,似乎也想看破她一般。果然看布衣漢子神色不變,凌波仙子便又啟齒:“這次這些人來聽云莊,怕是你的手筆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緊緊盯著布衣漢子,好似一個天真的小孩,看到大人做錯事情。她看到他神色沒有變,臉色居然又笑了起來,絲毫沒有忌諱挨著布衣漢子,咯咯笑道:“奴家說,這種事情,你怎么可能干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看著異香滿懷,布衣漢子反倒是沒有反應,看著她似乎無辜的眼神,心里自然有些感慨。如果不知道的人,還真以為她溫柔可人。知道的人卻都明白,她可是個喜怒無常難纏的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是什么惡人,但是絕對行事我行我素,一輩子不知道對付過多少人。布衣漢子心里似乎明白什么,不由也微微笑道:“仙子本非俗世凡人,不知道仙子在此!是不是有何物影響到仙子了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