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七章 勢力間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三十七章勢力間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門板快速猶如有人在后推動一般,曲拱身手沒有達到先天之境,可是在河水中快速催動門板,不時凌空朝后劈空發掌,看著倒也有模有樣,快速往江中客船靠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對靠過來的小舟不以為意,看出來小舟上的人,身手還不如被震傷的牛山?粗罢焖龠^來,對于這個捕頭有幾分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艘小舟上的人看到曲拱,自然認出來是誰,雖然對這個新任捕頭不以為然,但是想起莊主曾經的話,又看向一旁牛山七孔流血,心中還是駭然不前。小舟停在十余米外,靜靜看著曲拱掠上船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客船在曲拱落在船頭那一刻,往下緩緩沉了沉,頓時讓賀啟眼皮微微一跳,看向這個有些年輕的捕頭,想起師傅曾經的話。江湖上有人喜歡藏拙,便知曲拱下盤功夫好,不由拱拱手朝曲拱施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艄公機靈的撐桿讓客船慢下來,隔壁賀拓資三個人馬上跳過來。賀拓資率先拱手道:“閣下可是齊昌府總捕頭?某敬州賀家堡賀六賀拓資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微微側開半步,讓賀拓資對著曲拱。這幾乎是一種本能反應,賀拓資一向到處行走,從身份上可是自己主子。賀家堡的私鹽和物資,賀拓資和官府、道上朋友交往,自然更多幾分從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賀六爺,久仰!”聽到賀拓資的話,曲拱心中微微動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在齊昌府時,自然聽曲照賀伍彥柔等,說過賀家堡的底細,知道賀拓資是賀家這代,主要中軍代表人物,是賀家堡對外經商,賀世俗交涉的代表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沒有見過賀拓資,但看他和賀胡子有幾分相似,何況客船還有賀家標志,不由也拱手回禮道:“某正是大都督任命齊昌府總捕頭曲拱,貴堡乃齊昌府得力,賀公更是敬州城同事。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這邊聽云莊如今遭受圍攻,發生了沖突,所以賀六爺還請稍待,免得受到波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目光不自由看向賀啟,對這個看去年紀不大的青年,更感興趣和有幾分好奇。剛剛大笑聲,曲拱已經知道自己不如賀啟。只怕這個孔武有力的年輕人,達到了高手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曲捕頭,速速幫忙拿下這些人,他們極有可能是悍匪的探子!”后來兩艘小舟上,一個尖頭瘦臉的漢子,沙啞著聲音指著賀啟等人,隱隱感覺不妙,此刻只想混交視聽,哪管真正的事實真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事件說來,為難賀家客船的人,就是此人引起。他乃是聽云莊賀牛山一輩的人物,平時人稱瘦猴伊豹。他負責聽云莊江面上游,看到賀家客船,想到今日連云寨賀悍匪襲擊,隨即便起了歹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這個敬州新近崛起的家族,伊豹多了幾分敵意,一路順水跟隨而下,想看看底細再獲取好處。沒想到到得聽云莊地盤,本以為叫上同伴就能控制客船,誰料賀啟看到這些人,來了個先試身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能說是牛山和這些人倒霉,雖說也是先存惡意,卻實在也是無妄之災。此時看到伊豹胡說八道,曲拱還沒有說話,賀啟眉頭皺起來冷冷看著,但是隨即看著曲拱沒有出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在他的心里,賀家少爺賀拓資站在這里,賀拓資此時看出這些人是聽云莊的。平時雖然和聽云莊沒有太多交集,但同樣作為方圓百里最有名的勢力,對方的特征對方的標志還是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明知道自己這些人是賀家堡,卻依然指鹿為馬胡說八道,看了眼在小舟里站穩的牛山,似乎有些慘不忍睹。賀拓資對賀啟信心大增,不由鼻子哼了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朝曲拱拱手說:“曲捕頭是大都督的人,想必在敬州也停留過,對賀家旗幟不會陌生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曲拱面色平淡,沒有出聲說話,似乎帶著沉思。不由偏頭看向小舟上伊豹,冷笑道:“閣下身著聽云莊服飾,聽聞聽云莊剛剛為悍匪所占,難免有些不法匪賊趁火打劫,曲捕頭可需睜大眼睛,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冒充聽云莊好漢,壞了齊昌府寧靜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中小舟上的牛山,此時方緩緩回過神來,出身聽云莊老一輩,是莊主最早的徒弟,但是天資有限的原因,一身功夫也只是停留在如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剛剛被賀啟聲勁震傷內腑,好不容易清醒過來,運氣一周天發現自己傷勢極重,不是自己可以修復,心中已是駭然驚恐。他和伊豹算是師兄弟,自然明白伊豹的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往日在江上偷偷擄掠成性,此刻終于踢到鐵板。知道今天的這伙人,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搞定。尤其今天聽云莊還有事,暗恨伊豹不知好歹,僥幸對方沒有再出手,不由深深吸了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讓自己心緒平復下來,欲讓喉間那股腥味壓下。準備說幾句場面話,卻已經被這邊賀拓資搶話了。聽到賀拓資淡淡反擊,自然看到伊豹受不住氣的跺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知道此時如果在曲拱面前,沒有根據他可不會看在聽云莊面子。何況現在莊里的人,還沒有顧及連云寨這邊。曲拱是真正大都督的人,如果惹毛了他的話,肯定會把聽云莊作為出氣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曲拱正想找個由頭說事,這邊伊豹卻敗事有余,想到這里牛山眼前一黑,幾乎暈了過去。張嘴巴動了幾下欲叫,卻沒有發出聲來。把他自己嚇得渾身一涼,知道自己傷的比想象重,扶住船邊坐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牛山的樣子,曲拱朝賀啟賀賀拓資拱手,聽到雙方的話頭,明白雙方平時存在利益沖突。不管哪一方卷進去,對聽云莊現在的環境,沒有絲毫的好處,心中更不想參與進去摻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礙于齊昌府附近的治安,他跟隨伍彥柔賀葉梓前來,卻不得不出面調停,倒不是怕誰對自己不利。自己可是屬于齊王一系,真正有生殺大權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曲拱只是不想把自己,搞得和左右逢源的人,臨行隨軍前來聽云莊的時候,曲照可是面授機宜過自己,不要參與大軍和地方勢力爭斗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