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 太過分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三十二章太過分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娘,怎么不多休息一會兒呢!”他眼神里溫柔,語言更是體貼,看到她拿毛巾給自己擦拭汗水,不由本能的心里帶著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身份的轉換,還沒有來得及適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,,,,,,!”一聲嗔呼,加上慌張,讓這個女子,更多了幾分迷人的嬌羞和可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臉兒通紅的看向一旁艄公,艄公卻知機低下頭去,顯然對這種情形見識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少年眼神有些堅毅,輕輕握著女子的手,沒有松開的意思。這女子居然也任他握著手,另外一只手拿著毛巾,給他擦拭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少年癡癡看著自己,雖然很羞澀,心里卻甜蜜的樣子,想著這兩天的經歷,眼神不由有些癡了。她乃敬州城有名賀家堡二小姐,是如今最有聲望的家族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正是賀家堡,當初的小廝賀小七,如今脫胎換骨蛻變,得到正名叫賀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得到賀家家主賀胡子的認可,在這階級分明的時代,像二娘這種身份的女子,怎么可能跟隨賀啟這種小廝,在旁人眼里有些不可思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這也是賀胡子聰明,在旁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,他如今看來理所當然。這時代確實階級分明,高門達、大閥身份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自黃巢亂唐以來,天下高門大閥幾乎被他屠盡,一向占據朝廷主流,各地高門大閥成了昨日黃花。到了朱溫謬唐,中原齊魯、關中淮南,乃至江南一地,昔日高門大閥,早已不復存在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很多后起家族死灰復燃,卻已很難有昔日輝煌。五代政權更替復雜,各地軍閥藩鎮更不把高門大閥放在眼里。今日還在得意,明日舉族滅亡大有人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家自負在敬州一地勢大,卻遠遠稱不上大家族,何況賀家是販私鹽發家。把家族列為江湖大家的賀家,雖然重視名聲和威望,但是賀啟如今有靠山,賀援首先表示自己的善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只是用女色,拉攏少年英雄,也許就是一場家族鬧劇?墒琴R啟有意,賀家二小姐竟然也有意,這種最好的結局,無異于讓賀胡子最為暢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沒有舉行盛大儀式,但是賀胡子以男方師尊不在為由,暫時只待來日見到賀啟師尊,再商議安排怎樣置辦,讓兩個人先去齊昌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因為師傅的原因,也要前往追隨鍛煉自己。自然便要啟程前往,也好親近師傅,多得教誨。江邊偶遇吉星,知道賀橦兒在聽云莊有險,恰好吉星要前來,首先便是讓二娘跟隨同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早就;了解過,畢竟賀家靠的是私鹽,如今如果賀家可以,一路以商行輔佐,或者占據商機,以后不管如何,都將是前途無量了。于是欣然相約賀啟一起,水路返回聽云莊這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自然不知道,賀胡子賀吉星心里,有著那么多道道,自敬州城水道,乘坐賀家私船出發,一路朝著聽云莊暢通無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這處水道,如今全部扼制在大漢軍隊手中。有敬州城一紙通關文書,一路上水軍完全對他們放行。敬州城到齊昌府,如今水道通暢,總共不過幾十里水道,又是順水而下,正常半天就可到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跟賀啟一同出行,還有賀家的賀拓資,對于他來說心里有些復雜。要知道他看著賀啟長大,雖然沒有接觸太多,也知道他是自家小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是堂妹隨身小廝,居然暗戀自己主人,放在以前知道了最低的懲罰,也會把人打的半死逐出家門?墒窃谶@次賀啟以死相護脫險后,賀拓資對賀啟的看法完全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世界上的事情,就是如此的微妙,在自己被叔叔禁足養傷的時候,敬州城發生翻天覆地。不但如今敬州城換了主人,就是賀家也在關鍵時刻揚眉吐氣。聽說賀啟沒死,賀拓資還真感動了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在叔叔嘴里聽到,賀啟得到奇遇,成了不容忽視的人物,甚至賀家都得益于賀啟時,他還猶如云里霧里,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才知道昔日和賀家對頭的林祈云,居然和這個救了自己的小廝,稱兄道弟勾肩搭背。憑著他對叔叔的了解,他知道叔叔肯定是想,讓自己繼續拉賀啟這根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令賀拓資膛目結舌的是,他根本沒想到,為了賀家的未來,叔叔居然連堂妹都送出去。在這個時代里,作為賀家家奴和姓賀,明顯還是有著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賀家的角度,賀胡子得到司戶職銜后,所處的位置和考慮。他的選擇不管是給家族帶來災難,還是讓家族擴充實力,至少不管是誰主政,賀家都有了一定話語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了解叔叔苦心后,即使身上傷勢還沒有全好,賀拓資還是請纓一起出來?粗鴥蓚人卿卿我我,賀拓資心里自然有些詆毀,在后面客船上,明顯有些急不可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來船艙看到兩個人在船頭,尤其看到賀啟光著上身,便來勁了:“喂!你們兩太過分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本來就和這個堂妹,甚至還有三娘感情好,賀啟舍死相救,賀拓資把賀啟當成兄弟,站在船頭直接吼起來。如果不是傷勢沒有痊愈,估計船稍微靠近的話,他就要跳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六哥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娘羞的臉兒通紅,跺腳嗔怒看向后面,幾乎并排不過幾米的賀拓資。因為剛剛被父親暗示,她最怕被人取笑。而賀拓資對于俗事,乃是老油條中行家。他一出聲的話,二娘自然羞不可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雖然深愛三娘,得到賀胡子暗示,卻也是忍不住對二娘疼愛。雖知賀拓資是取笑,但心頭也不由一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受到師傅指點后,身體脫胎換骨洗精伐髓,但是以前只能算是個,習過外家功的凡夫俗子。師傅教誨歷歷在目,想到這里不由暗叫慚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嬌羞的賀二娘,賀啟心中無盡憐愛,臉上卻不動聲色?聪騻群蟠系馁R拓資,淡聲回道:“六,,,六哥教誨的極是,小七過于嬉戲,差點忘了師尊囑托!不知大郎幾位可好?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