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四章 賀援的想法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二十四章賀援的想法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去府城,以后堡內之事,還需小七記掛了!”賀胡子似乎有些不動神色,看著平靜的賀啟,聽著江上的歌聲,于是端起了酒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理會,賀家之事,不敢或忘!”賀啟知道賀家在幾個門客輔佐下,聯系了敬州大的家族,先是許以各種利益和權勢,然后拉攏做了盟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議后首先安排下去,讓幾家大戶書香門第子弟,分別在敬州地方縣任職。讓大家感覺有湯可以喝,不管是不是真心實意的接受,至少這些人明顯妥協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毋須有壓力,敬州之事,府城有鹽稅之事,自后自由分說!”賀胡子自然也是懂得,把人安排在自己手下,負責管理各縣人口,統計數量和資源,報到齊昌府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當初的司馬和佐吏倒臺,各個州縣官員缺失。雖然易成和肖輝強勢進駐,委派隨軍參謀和文職暫代知縣,最終委命還是需齊昌府認可,甚至還需興王府蓋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堡主大人一定要保重身體,小七此去一定努力,不會給賀家丟人!”賀啟明白這些人下去,只有委派當地人參與管理,才是最快讓官府運作起來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易成和肖輝顯然贊成,賀胡子提出的這種做法。而賀胡子更做了一項舉措,就是號召各族青年從軍,征集青壯年大約三百余人踴躍報名,參加伍彥柔的齊昌府軍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是賀家驕傲,此后賀家子弟,當以小七為榜樣!”雖然是敬州城目前,實際上最大的官司戶,實際上賀胡子肩負著所有的事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州縣的官員,幾乎因為各大家族的壟斷,全部做鳥獸散,敬州城的權利其實中空了。所以說賀胡子從一個地頭蛇、鹽販子,恍惚之間變成敬州城土皇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一直以堡主為榜樣,他日若能有所成就,也是堡主教導有方!”一人得道雞犬升天,所有有能力的族人、門客,因為賀胡子飛黃騰達,都成了有用的人才。如今賀啟似乎開竅,自然帶著幾許真誠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此去,鯤鵬展翅,前程似錦,萬萬不可妄自菲!”看到賀啟的樣子,賀胡子眼神里,居然多了分得意,想到他和林祈云稱兄道弟,更是那人弟子,心里這份優越感又淡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理會得!”賀啟舉杯敬賀胡子,雖然往日身邊這些人,都和自己關系極好,如今顯然有著了一些距離!按照林祈云的說法,這是身處高處不勝寒的必然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!你此后便要去府城歷練,必定會有大好前程,賀家盼你衣錦還鄉!”賀胡子淡淡的說道,眼神卻緊緊看向賀啟,明白人往高處走,自己依舊想看看他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府城!小七也憧憬,不過師尊說過,以后要去京城,甚至是中原諸地的!”賀啟看似神態俊逸,心里卻實在是萬般沸騰。想到那人說的話,心里自然忍不住熱血沸騰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才回到賀家堡,心里難免一片忐忑。雖然沒有見到三娘子,卻得到聶二娘的認可。雖然不是同一人,但是已經是令賀啟無比興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沒有來得及消化這種幸福,沒有想到賀胡子更是給了,另外一個重大驚喜。就是不但當著面,銷毀自己家生奴名契,還把自己約到臨江樓里,答應把女兒二娘交給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沒有林祈云鋪墊,即使賀啟跟隨那人,他也不相信賀胡子會這么好相與。如今自己站在他面前坦然。這個時代身份的差異,將會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使此時賀啟心里,還是有些緊張,畢竟從小在賀家長大,賀胡子賀援是高高在上的主人。此時賀胡子對自己和顏悅色,更明白攤牌所有事。從小的教育和生活,讓賀啟還是有些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尊師的教誨下,小七鯤鵬展翅,至少遲早問題!”看了二娘一眼,看著賀啟那雙緊張的眼神,賀胡子不由心中激蕩,強顏微微點頭示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看賀胡子身邊的賀忠,這個老人一臉慎重看著,想起往日的教誨,和已經斑白的頭發,賀啟心里不由一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,,,,,,堡主,放心!”他剛想繼續叫老爺,想起賀胡子慎重說過,自己現在是自由身,而且和林祈云稱兄道弟,還是那人的弟子,身份已經很是尊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給面子,以后繼續叫他堡主,或者共著一個賀姓,從小在賀家長大,可以尊稱叫他一聲七叔就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賀啟想想也是,聽林祈云說過無數次,賀家堡現在看自己顏色可能更多。因為那人在天下的聲望,賀啟知道這已經是事實,便去掉心里的糾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,在賀家堡等著!”看賀啟抱拳微微彎身,想給自己行禮的身子挺直,賀胡子眼神中也盡是鼓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見和林祈云所言完全吻合,心中再無半分阻礙,隨即便正眼道:“小七已完成先生所托,確實要去府城歷練!因要跟隨師傅,本待即刻啟程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這是好事,此時就算恭祝小七,此后前程似錦!”賀胡子含笑說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七在賀家堡出身,賀家堡任何時候,都是小七的家,堡主大恩大德,養育小七長大,忠爺教誨歷歷在目。賀家上下親人對小七的幫助,小七永遠無法忘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啟有些動容,他看向二娘和香蘭,似乎一臉緊張,心里不知道為何,還是想到那個身影。但是這時候父母之言大過天,他便接著道:“賀家,永遠是小七的家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忒地啰嗦,某相信小七!”樂呵呵緊緊握住賀啟的手,更堅定賀胡子的信心。見到賀啟這么說,知道自己選擇正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有些想法,賀胡子自然不能說,但是賀啟能夠接受自己女兒,他還是開心的笑道:“先生給小七起名字,以后自是賀家未來。某想著待你回來,征你同意寫入族譜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感恩堡主,賀家堡,永生是小七的家!”知道賀胡子有些心思,想到自己出身,賀啟眼圈還是有些發紅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