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四章 施粥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一十四章施粥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陽光懶洋洋的很舒服,城北門外人聲鼎沸,到處都是干活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居然有著指揮聲、叫喊聲、吆喝聲,聲音吵的讓人頭暈。在不少士兵的監督下,北門城門外兩百米外距離,兩邊空地被分開兩塊區域,顯然正在做著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有不少漢子男人,光著上身揮槌不停,在那些監工的指定下,往地面砸下尖尖的,足有碗口粗的樹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大量的剛剛砍伐下來的樹木,被人從兩邊的山林抬出來。而這些人里面,居然不泛許多女子的身影,看著當真是一大奇觀,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仔細看著這些打到地面的樹樁,都是有碗口粗細大小,看著排好的樹樁形狀,延綿往兩邊足有近里,顯然是用來定位兩區地盤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話說人多力量大,在兩邊基本上已經圍好,明顯兩塊范圍不小的地盤。想必建成的兩邊東西區,就是在這個木樁范圍內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寬闊的城下官道,因為兩邊木樁的定位,在中間位置只留出了三十來米的寬度,可以直通城門。想必有了兩邊東西區,不但城廓范圍增大,就是想攻城奪地,也會多了顧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定位的木樁區和城門區之間,則是臨時搭好的茅棚區。在城司安排下,住滿了涌來幫工的鄉民。此時看去都是老人和小孩,年輕人都去工地賣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離著茅棚區十來米的地方,臨時支起來的丈高告示墻,整個用木頭釘成,支撐告示墻的兩根樹桿,都是足有丈高左右,醒目顯眼遠遠都能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人詫異的是用木板釘就的告示墻,上面用紅黑兩色顏料,畫著東西兩區的規劃圖。還有一些興建東西區,對百姓和敬州鄉民的戒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面的署名的大印,自然就是托管的陪都,齊昌府齊王。不過最后的落款,居然就是現任齊昌府長史李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敬州城有許多人不知道,這李長史究竟是誰,但是還是有人知道,甚至還有許多人,沒有消化府城告示這個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長史已經在行使自己的權利,甚至城樓上還掛著幾個,據說是反抗朝廷,或者說抗拒齊王的官員,甚至和家屬的人頭。據說是司戶賀胡子和都尉肖輝,司馬易成親自掛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許多的小孩,也不知道自己的處境,不管是外地來的,還是周圍原先的鄉民,都在茅棚外面玩耍,似乎看起來有些無憂無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些孩子看著高大的告示墻,自然感覺到有些稀奇,便都圍在周圍吵鬧戲耍。這些孩子身上,大多數都是原本衣料講究,不過此時卻布布條條,而且十分的臟和破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是一些吃過苦的孩子,不過當天家境不差,卻也不知道什么緣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去,快去,工地施粥了!施粥了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不知道誰一聲喊,頓時讓棚戶里面的人,和外面玩耍的小孩,聽了格外振奮,甚至帶著嗷嗷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當初的身份,到了這個地步,誰都餓的發慌。不能干活的老人,城司的人拒絕參加務工,只能在自己住的棚戶里,等家里健壯的后人供養。個子太小身板太弱的小孩,也被城司嚴格控制,不允許到工地上務工,守在住的周圍游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許多人家身無分文,有人在路上餓死的,這時代并不稀奇。當然嶺南因為水果多的緣故,倒也比中原各地稍好一些。不過因為瘴氣的原因,如今嶺南宜居的地方也不是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老人和小孩,個個都是面容憔悴,面黃肌瘦的一推就倒。如果沒有家里人干活掙食,或者有人施舍救濟,就只有生生等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幾聲吆喝,無異于天籟之音!反應快的人飛快四處張望,反應慢的還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待看到大家往自家住的茅棚跑,拿了各種各樣的碗盆出來,這些慢的才回過神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撒丫子往自己茅棚跑,拿裝盛食物的器具東西跟出來,也大都殘缺不全。棚戶區和樹樁工地區中間位置,不知何時來了三輛驢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驢拉的大板車,每輛車上是一口大鍋,鍋里飄著濃濃的粥香,還夾雜著菜葉的清香。這無疑令饑餓的人,再辛苦也能找到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輛驢車邊上,站了十來個人,看裝束應該是哪家家丁,個個手里拿著大鐵勺,可是卻阻止著,先跑過去的人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就有巡視官兵和城司的人過去,然后看到一個管家模樣的人,在中間的驢車上站起來。揮著手里大鐵勺,大聲讓大家:“別急,別急,大家都有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他的聲音,很快湮滅在越來越多人的聲音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旁邊另外停著一輛牛車,車駕上有一個健壯的男子,和一個坐在轅把上,侍女模樣的女子。車棚里遮著簾子,看不見里面的光景。想必是同行的主人,或者不想露面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鬧哄哄的現場,還有許多慢了半拍的人,頓時就從后來圍了上來。一個小孩捧了個大碗,也撒開腳丫子跑過去,不防被一個稍高的小孩一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啪的一聲,大碗頓時摔得細碎,她在地上看了半天,此時才回過神來,看著雜碎的土碗,自然知道闖禍了,頓時緊張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幾個人從她身邊跑過去,差點踩到了她的手腳,看著圍成一堆的人群,和鬧哄哄的叫喊聲,還有那誘人的粥香。這個地上的孩子,終于哇的一聲,忍不住就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雖然哭聲無助,更帶著一絲心酸和無力,但是哪里有人會去顧及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些跑不動的老人,和一些太小的孩子,都看著這個小孩,卻沒有人去扶她。甚至邊上挨著驢車的,有一些干活的人,聞到了粥香后都看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不是有士卒持槍站在那里,加上此前就聽說,這些粥是給老人和孩子的,不然估計都會有人跑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孩子!乖,別哭了!快起來!別急,別著急!”一個和藹的聲音,此時在孩子的身邊響起,卻沒有伸手去扶她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