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殺子之仇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一十三章殺子之仇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暫時沒有再次過招,但是已經足以扼殺,周邊的一切生物。此時兩個人身上,瞬間散發的氣場,讓人完全無法接近,兩個人幾米以內的范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一刻,本來想著要怎么應付的周毅,忽然隱隱的想起了什么,這一刻蕭殺的感覺,瞬間就讓他的眉頭,直接緊皺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霎那間血脈噴張,因為他突然想起來,可能是他,一定就是他!就是他,殺了自己兒子周奇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來就是這種感覺,這種近乎仇恨的感覺,讓周毅心里帶著極度的異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是練功的料,但是作為周毅唯一的兒子,周奇小時候自然花費了,周毅無數的心血。那種望子成龍的心里,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,甚至周毅也充滿了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聽說自己兒子,在來齊昌府剿匪的路上,居然直接被人襲殺,甚至割去了頭顱,周毅自然感覺到,已經失去了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兒子是興王府都指揮使,這算是嶺南中高級將領。前來所要剿殺的悍匪,就是自己父親。但是悍匪還沒有見到,自己先被人在半路襲殺了,這簡直是江湖最大的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地獄門冥河壇壇主,周毅發誓要找出這個兇手。至于最后怎么處理,周毅自己都還沒有想好,最后是什么結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他要找到兇手,這時他發誓要做的事情。據當時在場的官兵將士描述,那個人突然出現,周奇在護衛保護下,竟然也沒有超過兩招,就被人割去了頭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時周奇離著那人比較遠,周毅自然相信,如果以自己的身手,如果要刺殺兒子那種身手的人,也會達到差不多的效果。但是不一定在幾百將士里,做到那么灑脫自如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周毅認定這個人,一定是江湖上有名的劍客,而且身手相當的好。周毅后來自然也看過兒子尸體,悲痛的周毅也算見多識廣,卻怎么樣也無法找出,此事是誰干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和赤血修羅文聘一樣,死的不但蹊蹺,而且對方做足了準備。而這一刻周毅可以斷定,就是面前這個老者,斬殺了自己兒子周奇,因為他的殺氣,留在了兒子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閣下殺了周奇,,,,,,!”如同一頭餓急了要噬人的老虎,周毅雙眼通紅布滿血絲,渾身氣勁外露,猶如繃緊了弦的弓,緊緊的盯著這個老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正要回答,忽然看著周毅的神色,想起斬下周奇頭顱那一刻,驚懼的周起神色,就極似此刻的周毅。老者頓時便明白大半,神色一松居然微微含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將要暴走的周毅道:“據聞地獄門有個不成文規矩,不允許門人涉入政事!不知周壇主是否記得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究竟,是什么人!回答某,問題!”自然知道地獄門的規矩,不說近年門中不少長老,壇主和護法,逐漸涉入官場,就是主事幾個人,也公開給蜀中和他國辦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這幾年門主秦缺,很少干涉門人事情。這已經是門中公開的秘密,所以周毅根本就不在乎。盯著老者發出最后的怒吼,耐心已經耗盡,或者說來自于老者的壓力,讓他不得不盡快釋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云莊前門,長長的石道遍地都是尸體,鮮紅的鮮血流淌,染紅了石階。腥紅的血,令人欲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刀掄起耀眼雪白的精光閃過,一顆大好頭顱飛起,鮮血噴頸直射而出!那顆死不瞑目的頭顱落地,身體頸口的鮮血,還在噴灑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莊里莊外看到這種情況,一時間都是嚇得驚呆。還沒有反應過來,看清楚這邊情況,大家都有些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官道到山莊門前一路上,都可以看到死亡的人,看到殘缺不全的尸體,但是和這親眼看到殺人,完全是兩個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些人連腳步都邁不開來,更就不要說反抗和逃跑。仿佛那刀落在自己脖子上,又仿佛看到自己頭顱,此時就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鮮血四濺噴到有人臉上,終于閃現恐懼的神色?吹侥菓K狀只感覺,自己喉嚨被人掐住,嘶聲呼叫卻沒有大聲。就是想出聲,一時間也不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些人想轉身,卻怎么樣也沒有勇氣。自持怎么也跑不過那把大刀,跑不過這個人。寒光閃閃的大刀,帶著血腥流著鮮血。有人尿褲子、有人已經癱軟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才知道生命如此脆弱,在絕對的力量面前,生命根本不屬于自己!沒有人有很高深的想法,大家都和螻蟻一般。越是這樣的情況,大家反而知道螻蟻尚且偷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知道一個道理,活著真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有活著,一切才是真的。誰也不會犯傻,自己去尋死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面前的風景,爛漫山花成片,延綿不絕的是青山綠水,極目的是滿目蒼翠。任是此刻心中各種思緒,看到如此美景,也當令人沉醉,但是此時哪有人有心情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負手而立在墻頭的人,就像是風景里的一抹紅,可以看到卻不突兀顯眼,好像天生就應該在那里的一般,卻又是和風景一般,如此的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那里靜靜的極目,此刻似乎沉醉在,這優美的風景里面,一直也沒有看向這邊。遠遠的那邊根本看不到,可是他的耳朵卻在輕輕動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雙漆黑發亮的眼睛,似乎看透了遠方。微微的輕風飄拂而來,引起了他的衣炔飄飄,讓人迎風感覺他翩翩若仙,迎風一般就要飛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卻恍然未覺,雙手背負沉思。靜靜的站在那里,似乎天生就屬于那里。和著碧瓦藍天、青樹紅花,傲然獨立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和周圍那么和諧,仰望著讓人看去恍惚,似乎又讓人覺得周圍的一切,都是為了襯托他。雖然周圍色彩美麗,偏偏他又在那里,是如此的醒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醒目和突出,一點也沒有破壞這里的平衡,更加沒有讓人感覺,他太過顯眼,會搶掉周圍的和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究竟是他襯托了,周圍的美麗和和諧,還是周圍的美麗和諧,真正點綴了他。感覺很玄很奇怪,偏偏又沒有人會感覺哪里不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與自然和諧,也許就是一種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