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一章 對接人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一十一章對接人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陽間地府俱相似!”令人奇怪的是,其實此時牛驃心里嚇得要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大家都驚訝的是,此時居然在莊內莊外,有幾十個聲音響起來,即使不是吼,那也讓人格外的驚訝。因為這幾句明顯是詩句,但是看似不同的人都知道,這明顯有大問題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著更讓墻頭牛驃驚訝奇怪,房頂上和大當家安國,也就是和周奕交手的何必來,也目瞪口呆的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見上岸后這些齊昌府將士,本來已經抽出了兵器,此時居然兩三個人一起,突然暴起行動發難?粗磉厸]有一起發聲附和的士兵,兵器對準身邊的戰友同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出聲對聯的是少數,沒有出聲和茫然不知所措的,其實占據有大多數。所以一時間幾十桿槍頭、刀鋒,直接對準了這身邊的多數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這些葉梓墻頭上的親兵,和牙將莫名其妙,似乎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當然其中也不泛一些伍彥柔身邊,完全不知道緣由的士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當漂泊在異鄉!”一聲清脆的聲音回應,大家清楚的看到,這次說話的正是和何必來交手的周毅。聽著又是一句,看似莫名其妙的話,卻顯然和前三句相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將士甚至聽云莊的莊眾,大多數都沒有讀過書,所以有些人很奇怪,身為悍匪的周毅,居然和府兵附和,文縐縐的吟詩不知道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沒有想到連云寨,居然和聽云莊聯手了?”似乎看著大局已定,和何必來分開的周毅,得意的看著臉色陰沉的牛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,你們早有準備!”何必來看著周毅率先,在自己的手臂上,綁上了一條猩紅色的絲綢,然后看到附和的將士壯丁,也先后在自己手臂上,綁上了同樣的一條絲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不用說,大家也都明白過來,原來他們是一起,和周毅有組織的悍匪。不管以往什么身份,至少他們和所謂的悍匪,明顯都是有著關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讓出聽云莊,諸位可以自行離去!”看到包括準備對自己動手,那些葉梓身邊的親兵牙將,此時也都被武器包圍,牛驃不由臉色舒服了許多,明顯不再隱瞞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聽到周毅后面這句話,眼睛居然亮起來,臉色已經舒展開:“大當家,這幾年,你讓兄弟,可是憋屈的太久了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毅直接朝這邊躍過來,因為看著聽云莊的人虎視耽耽,甚至一個青年道士鎖定自己,周毅倒也沒有上墻。但是朝牛驃拱手,哈哈大笑不止道:“牛兄!辛苦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!這些年的認識,這些年的交往,今日咱們終于要揚眉吐氣!此時在聽云莊前,當真是有緣,有緣!”周毅哈哈大笑,似乎聽云莊盡在掌握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終于不用遮遮掩掩,確實暢快!”牛驃徹底的松口氣,對方的行動和反應,已經證明自己剛才的成功,雖然不知道葉梓怎么樣,但是上面交給自己的任務,算已經完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沒有主動收回刀,牛驃卻感覺渾身,都已經濕透了。畢竟聽云莊莊主、連云寨寨主都在面前。想起自己得到諸多的幫助,自己信誓旦旦的允諾,是一定要完成這個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看來是多么的魯莽,聽云莊內不但有聽云莊的高手,明顯還有連云寨的人。何況聽說聽云莊是上清派的分支。自己只要一個稍有不慎,也許就會被千刀萬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牛驃可以說心里感慨萬千,從天堂掉到地獄,又從地獄升到天堂,又猶如浴火重生一般舒暢,免不了得意的哈哈大笑:“且看今日聽云莊如何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站滿山坡的人,看了眼屋頂緊緊盯著這邊的何必來,牛驃得意的問道:“兄,此處如今有多少兄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不在多少,某等連齊昌府都敢去,何懼這聽云莊?”周毅淡淡笑著,似乎沒把這些人放在眼里,畢竟因為冥河壇的身份,他一直不敢表露武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些人虎視耽耽,這邊印證的兄弟也翹首以盼,周毅于是接著說:“方才二當家攻擊,知會過眾兄弟,一陣攻擊下來,只有十多個兄弟受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微笑著看著一個走過來漢子,指著對牛驃說:“這也是這次兄弟的主心骨武藝。不瞞牛兄說,某能和牛兄接觸,還是因為此次行動,以后就是兄弟,大家多多親近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這個漢子長相普通,卻是孔武有力,約么三十年紀,穿著一身勁裝便袍,到也有幾分氣勢看來。武藝對牛驃拱拱手,淡淡的道:“牛兄久仰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牛驃哈哈大笑:“有緣,某負責這次行動聯合,你們注意安全,某主要是配合接頭,如今已經完成這邊的任務,只待和聽云莊對接人匯合,今番這次任務就圓滿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牛兄有禮,現在這里看看兄弟們,能和某家以及兄弟你,還有共進退的可以有兩百多兄弟!齊昌府那邊領兵的伍彥柔,可是齊昌府如今要人,雄心壯志想必是圖那馬步軍指揮使,一身所學聽說出自高人,想必極難以對付,也不知道這次派來的人是哪位,咱們肩上的擔子不輕!”武藝似乎有些所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陪著牛驃在陣前聊天,這邊有人已經靠攏過來,因為暫時也不能分辨,在武器直接的威脅下,有人只好器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都被人牽連,直接綁在了一起。伍彥柔看著直皺眉頭,看著這邊三個人商量了一番,他就越眾走到聽云莊這邊,對著山莊這邊喊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葉校尉何在?雷莊主何在?某齊昌府伍彥柔!”朝聽云莊里拱拱手,朗聲道:“某陣前有事求見!悍匪當前,聽云莊被困。難道不能聯手解決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的話說出來,確實令人緊張,畢竟這里當著這群悍匪,不少府兵都被繳械,伍彥柔如此大膽,難道不怕引起圍攻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沒有想到,周毅這些人看著,雖然微微帶著詫異,還真的沒有直接出手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