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七章 聽云莊前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百零七章聽云莊前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染聽云莊,魂斷齊昌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聽云莊陸路暫時被一群,看著神秘的人封住,這里似乎已經變成修羅場,到處都是尸體和殘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了防止左邊官道上,和江水里繼續來人,這邊安排了人,在進莊的官道上,堆砌了大量的石頭,。雖然不能當武器,卻也誤打誤撞的阻住,外來住攻的官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的官兵,在葉梓的陸路的帶領下,先行往聽云莊來。伍彥柔帶領的水路府兵,這時候才真正的靠近混合。因為水路被連云寨的人封了,聽云莊水寨又緊閉,官兵水軍就只好上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后續跟過來的步軍,他們從左邊官道和水道集中匯合,直接的插到靠近山莊這邊山坡,準備從這邊接近,才發現聽云莊前居然被人封鎖,于是伍彥柔果斷的決定攻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齊昌府地盤,勢力膽敢私自圍攻私人山莊,何況是經常和府城有合作的山莊,這點朝廷是絕對不允許的!官道上的石塊雖然沒有傷人,倒霉的自然是官兵,他們正直接從官道接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還不知道聽云莊里的情況,自然想直接沖擊大門。官兵雖然到達了,莊里的莊丁自然看到了,卻還沒有來得及架梯爬墻,反倒是沒有什么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拄著那桿擊齊昌府大旗,大旗是寫著大大漢字,黑底紅字繡金邊的戰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本是齊昌府防御指揮使,擅長馬戰多一些,使得一手好槍法。雖然只是校尉,但是在齊昌府足以號令全軍。探子回報聽云莊的地形和結構,他知道不利于水軍作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白自己這邊,需要進行的戰斗狀態后,他沒有帶自己慣用的武器。對自己的武藝還是很有信心。在空曠的地方用這戰旗,和自己武器長槍一般好使,對戰自然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方,可是齊昌府悍匪,請你們安當家出來說話!”看著場上官兵和圍攻方的戰斗,雖然自己這邊兩路糾集近兩百兵馬,但是葉梓率領的那幾十騎將士,自己暫時沒有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邊的人馬由校尉葉梓率領,輔佐他的是齊昌府的老府兵,想必應該沒有問題。其實伍彥柔沒有在意結果,因為這根本不是這次來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這些匪人圍攻過府城,但是伍彥柔也沒有放在眼里,就好像看著一幫老百姓一般。他們大部分衣衫襤褸,拿著的武器破舊,正常哪里會是一身制式裝備,府城官兵的對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方雖然有高手,但是據夏玉侯夏校尉的回報,這些悍匪在兩個化名安姓當家的帶領下,已經不敢公開猖狂,想必是勢力受到了某種約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知道自己如果這次,可以圓滿的剿匪,那么大都督座下第一將,齊昌府馬步軍都指揮使的位置,就一定非自己莫屬。夏玉侯和葉梓同為校尉,但是伍彥柔心里的想法自然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說你們一兩百人,就是府城的兵馬都來,某又何懼?”那個黑衣安姓男子,心里自然正不爽。雖然暫時仗著地利優勢守著,但是只要府城將士上來,這些所謂的悍匪就都會難以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抬頭看過去自己帶著人,再看伍彥柔和那些府兵在一起,看向通向聽云莊一路上的尸體,心里有些解氣了:“趕緊滾回齊昌府去,不然包叫你們有來無回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股悍匪最早是幾十個匪人,后來被一對安姓兄弟,帶了十來個兄弟殺了幾個人示威,對外宣布自己占領后,才先后結拜了另外的當家。最初還是劫富濟貧,恐嚇為富不仁的地主,后來人漸漸的多了,為了生計和發展,大家商量樹立名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怕官兵圍剿,所以不敢和連云寨一樣立名。但是推舉了身手最好的幾個人,做了這股勢力的老大當家,安姓兄弟最深入人心,自然就坐了老大,和二當家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二當家?”伍彥柔和這些人不是第一次接觸,看著安姓黑衣人站在那里,知道是悍匪當家之一。至少沒有想過會是別人,即使這次出了意外,以伍彥柔聽到消息的想法,這人不會輕易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起這次自己來聽云莊,不僅僅是為了這伙土匪。而是前兩天發生一件大事,京城那邊下令要協助齊昌府,征剿周邊的土匪流寇,換得渝州吏治清明、人民安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派遣禁軍步軍都指揮使周奇,率軍前來齊昌府負責清剿的任務。本來這是一次不起風浪的剿匪,一次給人掛虛名的機會,又可以給周奇晉身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如今像齊昌府周圍,有什么可以抗衡官府的勢力,即使這些悍匪也不敢公開聚集,如果真的來清剿實際上就是屠殺。即使像悍匪號稱有千多流寇,實際上戰斗力不超過三五百人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誰知道一向不服管制的悍匪,居然公開派人再半路,而且襲殺了都指揮使周奇,當然如今齊昌府也是后來才知道,這次襲殺居然不是悍匪派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想殺雞駭猴,找點戰功來體現朝廷兵馬的價值,既可以愉悅皇帝,又可以增強朝廷兵馬號召力。誰知道突然出來個烏龍,對于整個嶺南朝廷來說,周奇遇刺不過是失面子,損失領兵大將而已,而對于伍彥柔來說,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伍彥柔雖在軍中,但是因為師門的原因知曉,著都指揮使周奇的父親周毅,乃是地獄門分壇壇主,主管地獄門重要分壇生死門冥河壇。不但在江湖上聲名赫赫,也是地獄門不可多得的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周奇因為天生體質問題,不能修習高深的武學。喜歡縱橫天下兵權在握的感覺,所以周毅派人跟在他身邊。不但增強感情的關系,也有保護周奇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想到烏龍的是,對外風傳是悍匪,居然襲殺了周奇。如今周毅發誓,要生吞活剝了兇手。其實伍彥柔心里有些糾結,就是周毅也許都不會知道,那就是伍彥柔知道,周奇不可能是悍匪殺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這群悍匪的身份,伍彥柔已經知曉,就是地獄門的人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