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一章 龍宮玉晶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九十一章龍宮玉晶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知道賀三娘的用意,不過聽她口吻中,似乎全是幸災樂禍之意。雖然看著似乎沒有惡意,但是顯然早就知道,卻沒有和聽云莊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明顯是希望人越死得多,她越加看得開心的感覺。饒是他不想和少女計較,也忍不住當下冷哼一聲,直接振眉朝賀三娘問道:“小娘子在路上,就聽到了甚么消息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些年,他也一向頤指氣使慣了,所以語氣里隨便一句話,似乎都是想叫人,非好好回答自己不可。當然他自己沒有感覺,但是看著賀三娘的時候,明顯有著這種氣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眉微微皺起,賀三娘似乎沒有生氣,但是卻伸出手對著雷列侯忽問:“你吃南瓜子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兒子中毒到底,如今依舊生死不知,雷列侯忍不住臉色微微發紫,若不是莊內有著連云寨,門口又有大敵在外,不然他早已發作?粗堄晖こ聊,雷列侯當下強忍怒氣,道:“不吃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鋹似乎不知賀三娘用意,于是朝著她插口道:“你這是甚么南瓜子?花椒?茉莉?桂花?玫瑰?還是松子味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愣愣的看了劉鋹一下,賀三娘隨即說道:“啊喲喂!吃個南瓜子,哪還有這許多講究?奴家這可就不知道了。這南瓜子是媽媽用五蛇膽炒的,常吃清心明目,你也試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似乎沒有多想,說著抓了一把,直接塞在劉鋹手中,又淡淡的說道:“那些吃不慣的人,總覺得有點兒苦香,其實,這東西很好吃,口舌生津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鋹卻不便拂她之意,拿了一粒南瓜子送入口中,還沒有開始磕,便覺入口辛澀,但略加辨味,便似諫果回甘,舌底生津,當下接連吃了起來:“其實,還有一種果子,炒熟磨碎泡水也好喝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吃過的南瓜子殼,一片片的堆放在房梁上,賀三娘卻似乎有些肆無忌憚,甚至順口便往下吐出南瓜子殼。碎殼在眾人頭頂亂飛,許多人都皺眉避開,連龍雨亭都皺眉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賀三娘絲毫沒有忌憚,雷列侯知道此女肯定不好易與。尤其師叔似乎察覺到什么,于是只有忍下怒火又問:“小娘子在道上,聽到甚么消息,若能見告,在下……在下感激不盡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不管眼前和江面上的連云寨,想必就算和那群悍匪比起來,自然也要分個孰輕孰重。畢竟剛剛聽云莊看似勝了,現在連云寨不出面,就只有等著聽云莊滅亡。所以他為了探聽消息,言語只得十分客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似乎思索了一下,隨即問道:“奴家聽那些人說起,聽云莊有甚么‘龍宮玉晶’,那是甚么玩意兒?難道,你們聽云莊,真的是龍宮入口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連雷列侯聽到,明顯都微微一怔,隨即看向龍雨亭說道:“龍宮玉晶?難道聽云莊中,真有甚么傳奇寶玉、和龍宮寶庫么?某倒沒聽見過。四師叔,你聽人說過這種傳說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龍雨亭還未回答,賀三娘卻已經搶著說道:“他都不是你聽云莊的人,自然沒聽說過。你倆不用搭檔做戲,如果你不肯說,那就干脆別說。哼,奴家好希罕聽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頓時就神色尷尬,說道:“啊,某倒是想起來,這些人所說的,莫非是白龍潭水里的磨鏡石。這石頭因為在水里,卻平滑如鏡照見毛發,只要風平浪靜的時機,比鏡子還要好使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看,奴家說什么來著?”賀三娘一臉不屑,甚至帶著幾分不理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能是外人以訛傳訛,把它說成是塊美玉了!其實只是一塊又白又亮的大石頭,可以當鏡子用罷了!崩琢泻顜е嘈,甚至有些無可奈何,看著那樣子,卻不似是偽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卻顯然不滿足,甚至帶著不甘說道:“奴家就說嘛!你若早些說了,豈不是好?聽云莊怎么跟那些人結的怨?為什么他們要將聽云莊殺得雞犬不留!這肯定是有原因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見自己沒有問出來消息,卻被賀三娘反客為主,明白要想賀三娘透露消息,非得自己先說一些事不可。目下事勢緊迫,連云寨在這里虎視眈眈,又當著許多外客,總不能抓賀三娘來強加拷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一動便道:“小娘子且請先下來,待某將此事,詳加奉告于諸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雙腳蕩了蕩,淡淡的說道:“你能詳加奉告,那倒不用!反正你話有真有假,奴家也只信三四成,你愿意說,就隨便說一些罷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簡直差點吐血,雷列侯雙眉一豎臉現怒容,但是怕刺激到賀三娘,所以隨即收斂道:“去年那幫人要到山莊來找圣嬰魚,某就沒答允。他們便派人來偷采。幸好當時莊內有長輩布下的陣法,倒也沒讓這些人胡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陣法?莫非,就是當初師尊來此,所布下的陰陽八卦陣?”聽到這里的時候,龍雨亭首次動容起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稟四師叔,正是當年師祖所布的陣法!弟子后來機緣巧合,有幸進來這里,因為識得陣法,才被當年的老莊主,承認為新一任莊主!”雷列侯有些喜氣,自然更有幾分得意,隨即收斂起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也算是緣分了!”龍雨亭帶著感慨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余人也暗暗稱奇,沒有想到聽云莊還有這種故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時幾名弟子撞見那些人,出言責備。沒想他們說道:‘又不是金鑾殿,別人為甚來不得?難道聽云莊是買下的么?’雙方言語沖突動起手來。弟子下手沒留情殺了二人,梁子便結下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明白,只怕對方故意來試探的!至于殺沒殺人,對方顯然并不在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后來在梅江畔,又動了一次手,雙方再欠下幾條人命,梁子越結越深!崩琢泻顕@了口氣:“如今看來,早有因果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就好!”賀三娘卻淡淡說道:“嗯,他們要找甚么?難道,你這聽云莊,還有別的什么寶貝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倒也不大清楚,到現在想來,無非也是夢擦擦的!崩琢泻钭匀粠е鵁o奈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