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章 解毒丹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九十章解毒丹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果然是聲勢不!”雷列侯嘿嘿冷笑,對著這些人說道:“一百七八十人,好大的手筆,但是單純憑借這些人,便想誅滅聽云莊?只怕也沒這么容易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烙滸不敢隱瞞道:“他們用長箭,射過來一封信,封皮上寫得好生無禮!闭f著將信呈上,遞到了雷列侯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眼見信封上寫著:“字諭聽云莊雷列侯”幾個大字,先是看著莊淳,便也不接信,隨即說道:“這些悍匪如此膽量,加上貴寨前來本莊,卻也真是有些巧合,不知道莊寨主是否約人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雷列侯這么說,莊淳眉頭微微皺起,雖然沒有生氣,卻也淡淡出聲道:“連云寨歷來獨來獨往,哪怕不容于朝廷,也算是敢作敢當!怎么了?聽云莊對手多了,應付不暇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雷列侯雖然氣氛,但是也沒有繼續做口舌之爭。畢竟先是遭受連云寨的襲擊,現在又來一波,齊昌府另外一股勢力悍匪的威脅,雷列侯不得不多想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莊淳不再理會,于是朝雷烙滸說:“拆來瞧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烙滸沒有多想,直接回道:“是!”隨即拆開信封,直接抽出信箋,便朝信箋上的字跡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房梁上,賀三娘看著雷烙滸的舉動,隨即在劉鋹耳邊低聲道:“這個人可惜,便要死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賀三娘這么說,劉鋹自然帶著驚奇道:“這是為甚么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卻沒有隱瞞,卻低聲道:“因為,這信封賀信箋上,都有毒啊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毒?”劉鋹自然帶著驚訝,也帶著震驚說道:“什么毒,哪有這么厲害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雷烙滸自然不覺,隨即只聽他依舊低低的讀道:“字諭雷……(他不敢直呼名字,這邊讀到“雷”字時,便將下面“列侯”略過不念):限爾等半個時辰,自斷一手,退出聽云莊,否則雞犬不留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自斷一手,雞犬不留,,,,,,?”連龍雨亭都凝神,從出現到現在,即使連云寨來攻打山莊,他都不像此刻這般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一個道門修真,此時他渾身氣機外放,衣闕飄飛獵獵作響,連莊淳身邊老者都看過來。雙眼帶著精光,顯然沒有料到龍雨亭的氣勁,居然隱隱有些突破的感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雨亭自然沒有想到,自己一直卡著的瓶頸,今日先有壓力憋屈,讓自己難受壓抑,這時因為憤怒釋放,居然隱隱有些突破的感覺,心里自然帶著一些欣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想到對方的無禮,甚至隱隱聽到房梁上的聲音,不用冷笑道:“這群悍匪,據說往日膽敢攻打府城,今日看來當真是好大的?!難道真的視大洞八子,和上清派為無物不成?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邊突然間,只聽砰的一聲,在讀信的雷烙滸仰天便倒。黎民正好站在他身旁,忙叫:“師弟!”伸手欲去摻扶雷烙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還沒有說話,龍雨亭卻依舊搶上兩步,翻掌按在雷烙滸的胸口,掌心勁力微吐,直接將黎民震出幾步,喝道:“只怕有毒,且先別碰他身子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只見雷烙滸此時臉上,肌肉在不住抽搐,剛剛一直拿信的一只手掌,這時已經霎間便成深黑,而雙足在地上挺了幾下,顯然便要死去:“師叔,滸兒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顆解毒丹,乃師門備用,趕緊小心化水喂下去!”龍雨亭倒也沒有遲疑,直接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瓷瓶!因為知道雷列侯這個長子成人,所以倒也沒有吝嗇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雷列侯渾身也在巨震,卻是剛剛接觸了信封,看著手指正在滴水,儼然有些帶著黑色腥臭!前后只不過一頓飯功夫,聽云莊接連死傷兩名好手,廳里眾人無不駭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鋹低聲問賀三娘道:“你也是悍匪一起的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白了劉鋹一眼,隨即嗔道:“呸!奴家才不是,小胖子你胡說八道甚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鋹苦笑道:“某不是小胖子,你怎地知道,信上有毒?還有毒會這么厲害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賀三娘卻笑道:“只怪這些人有眼無珠,這下毒的功夫,其實粗淺得緊,一聞一看一眼便瞧出來了。這些笨法兒,只能害害這些,無知之徒罷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她這幾句話,加上開始說的話,廳上眾人都聽見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當時沒人反應,這時雷烙滸被人撬開牙關,把藥水喂下去。雖然依舊臉黑,但是終究胸膛還在起伏,看著暫時死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自然帶著了震驚,一齊抬起頭來,只見她兀自咬著南瓜子,穿著花鞋的腳,在房梁上不住前后晃蕩,顯得極為天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向那信瞧去,不見有何異狀,側過了頭再看,果見信封和信箋上,都隱隱有磷光在微微閃動,知道今日是自己大意了。所以心中一凜,抬頭向賀三娘問道:“小娘子尊姓大名,可否相告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尊姓大名談不上,可不能輕易說!”賀三娘絲毫不以為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兩句話,雷列侯怒火直冒,因為手指猶在發麻,只能用內勁逼出侵蝕的毒氣。強自忍耐才不發作,說道:“令尊是誰?尊師是那一位高人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三娘直接笑道:“哈哈,奴家才不上當!奴家尊師便是媽媽。媽媽的名字,更不能說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她語聲既嬌且糯,是齊昌府本地人無疑,心里不由尋思:“嶺南江湖中,哪一對夫妻擅長輕功?究竟誰會是她的父母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賀三娘沒出過手,無法看出武功家數,雷列侯便只能道:“小娘子且請下來,一起商議此時對策。那些悍匪說,誰也不許出莊,到時候動手起來,只怕連你也要受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家可不怕!”賀三娘直接笑道:“他們不會殺奴家的,那些人只殺聽云莊的人。奴家在來的路上,就聽到了消息。趕來瞧瞧熱鬧。雷莊主你劍法不錯,可是不會使毒,斗不過那些人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句話說中聽云莊弱點,若憑真功夫廝拚,聽云莊加上前來各派好手,無論如何不會敵不過,但說到用毒,各人卻都一竅不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