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小孟嘗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七十八章小孟嘗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擔心繼續進攻,主動出擊攻打劉漢軍隊,被劉漢名將程寶所殺,自此歸嶺南所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胡子一家五代世居敬州,家族在敬州占一席之地,后來朝廷為懾服各地勢力,打壓當地名家大族,賀家保留下來,在這附近是響當當家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整個嶺南穩定,不像閩地被南唐,和吳越國重新洗牌分割,當天閩地王家座下的將領們,分批掌握閩地地盤。雖然王閩是劉漢親戚,但是劉漢不可能過問,轄區基本統領的官員,都是親信和近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長于計謀的劉晟,似乎對身邊的人不太信任,所以讓長子齊王署領敬州,轄管往嶺南方向幾地州府。齊王沒有顯露不滿,主動出鎮齊昌府,甚至一直鎮守府城,和南唐、閩地做著直接對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幾地割據勢力分界重鎮,委派校尉伍彥柔負責管轄,伍彥柔一身武藝非凡,卻不是長期在敬州施政,派了一個都尉佐官協助,一個名喚易成的文人,來此擔任敬州司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偏偏都尉肖輝,不賣易成這個司馬的帳,因為這邊歸齊昌府管轄,就很少設有長史、別駕附屬于刺史,不像前朝唐時屬官齊備。何況劉晟也不會允許,這種地方刺史管轄,導致司馬是刺史般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馬是齊昌府委派,雖然只是個文職,對政事倒也井井有條。于是敬州城主官賀都尉,便是面和心不合,知道的人都兩面取舍。作為地頭蛇的賀家,依仗身邊勢力和財力,根本不把兩人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家成為勢力龐大的家族,真正說是從賀胡子父親開始。碰到唐末天下大亂,賀父大著膽子在一府之隔,龍巖地區做暴利生意,倒弄私鹽買賣,賺了暴富家當,自此從賀父手里強大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割據軍閥劉龑異軍突起,實際控制了整個嶺南地區,倒顯得敬州城,也不是格外邊蠻。賀父很是聰明,和當時劉龑委派敬州城的刺史,因此拉上關系,半幅身家交出去作為獻禮,回報就是打擊潛在對手,和官府拉上關系,賀家在敬州城真正站住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七爺爺是跟賀胡子父親跑的下人,賀胡子十來歲時,因為賀父認識江湖俠客,就被一個江湖高人帶去。及冠時回到敬州城時,已是個飛檐走壁的高手,自此賀家名聲更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人知道賀胡子去干了什么,但是賀七父親跟著服侍,一次為了替賀胡子擋劍身亡,賀胡子念舊照顧賀七,囑咐當成家生子好好照顧,賀七才能服侍小主子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是個下人,但是賀七還是長大。他不知道別的事情,但是賀家在賀胡子回來后,短短幾年在賀胡子帶領下,壟斷嶺南對嶺東北的私鹽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此賀家生意縱穿嶺東北各地,逐漸成了附近兩百里范圍最大家族,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。賀家修建了自己的城堡,方圓十余里依山傍水,取名賀家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近親、旁支只要愿意,都接來堡里居住,天資聰明的子弟,分別授以武藝和學業,賀七這種家生下人子弟,都是從小加以培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僅僅只操練武藝,賀家堡不可能成為附近,最有名望的豪族之首。在賀胡子高瞻遠矚下,不少子弟習文從政,才是賀家被周圍家族,逐漸認可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家不少子弟,滲入敬州城各個層面,以賀胡子近支為主的子弟,開始在敬州城嶄露頭角。更是大肆通過熟人、朋友,招攬不少江湖豪客和落魄文人,把賀家堡經營的有聲有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平時堡里慣常養了,兩三百賓客,大多數都是那種,高里來低里去的游俠,和一些擅長計謀的人物。敬州城一些主要官員,得了賀家諸般好處,便睜只眼閉只眼,賀家自然在當地順風順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七不懂什么別的事,但是從小靈巧,跟著在私塾里陪著主子們,學過一些字讀過幾篇文章。后來逐漸長大,被安排跟著賀胡子哥哥的女兒,家族排行三娘的做個侍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賀胡子看在他死鬼爺爺,跟過賀胡子父親,賀七父親給賀胡子擋過劍。賀七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這份恩寵有多大,也沒有去深究,這些復雜身份關系,只想服侍好自己的主子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家堡近段時間大肆招人,不斷充實賀家堡戰斗力,賀胡子怕人多必雜,壞了家族根基,賀七這等家生子,反倒成了賀家內部人物,往常只能親近家族內部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服侍跟隨的這個漢子,是賀三娘子親堂哥哥,聶家這一代六爺賀拓資。賀拓資和妹妹三娘關系極好,知道賀七平時誠實,且可靠又機靈,勝在賀七忠心耿耿,出來的私事極為隱秘和忌諱,他便向妹妹要了賀七跟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拓資平時是賀家,如今敬州生意上最好的打理人。因為賀拓資是賀胡子早亡哥哥遺腹子,自幼被賀胡子當親子對待。雖然從小從文習武都是半桶水,但是對家族行當買賣,和家族生意特別精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胡子頗有眼光,近幾年便把外門生意,全交給了這個侄子管理。實際賀拓資如今在賀家,還算是有著幾分份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個賀拓資平時什么都好,只有一個特別愛好,就是喜歡各種漂亮女人。此刻賀七就是私下陪著他,在他偷偷買的別院,會他新收的一個中意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胡子這兩年壯大,漸漸掌握敬州城附近,水陸兩道的大多數生意,人的名聲也越來越大了,因為他表面上豪爽義氣,人送鎮嶺東小孟嘗的名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名聲大了,加上敬州城勢力復雜,為了以防萬一,如今不允許那種來歷不明的人,進入賀家堡內部居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賀拓資父親雖然是賀胡子哥哥,但已經早逝多年,何況賀家權利在賀胡子手里。賀拓資看來雖然有能力,但自小在賀胡子面前長大,歷來知道叔叔手段。所以除了迎進堡里,跟自己的女人外,看上別的女人,只有在外門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