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連云寨當家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七十章連云寨當家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齊昌府?府兵!這,真有點意思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葉梓出面,莊淳竟然呵呵樂了。顯然對這個人,按說他并不陌生。畢竟被朝廷通緝了十余年,對于齊昌府歷屆的幾大校尉,他還算是掌握的比較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當莊淳目光,再次盯著葉梓的時候,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:“久仰了,某手下兄弟,可是有不少和閣下,交過手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他看了下身邊的人,又看了下龍雨亭和葉梓,隨即淡淡說道:“今日聽云莊某勢在必得,葉校尉能代表齊昌府?還是有能力阻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一直低調的莊淳,聽到葉梓出面之后,不但沒有絲毫的熄火,甚至囂張的盯著葉梓。因為雷列侯方才的話,無疑感覺自己有依仗。所以莊淳也絲毫不理會,這邊站著云淡風輕的龍雨亭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葉梓并沒有因為,莊淳這時發狠的話動容,反而掃了一眼身邊,聽云莊這邊和助拳的人,替青松子龍雨亭默哀了一下,忽然說:“某是大都督府派來的不錯,閣下這段時間風光無限,也讓朝廷傷透腦筋,按說卻是勢不兩立!不過此次某家前來,倒不是因為閣下的事情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葉梓帶著的人不多,甚至也全副武裝,但是在真正的江湖人士手里,明顯并沒有放在心上。但是聽到葉梓這么說之后,場上人的臉色,還齊齊的都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聽云莊這邊的人,歷來明白莊主和齊昌府,某些人物有著牽連。本來看到葉梓來了之后,以為會是助力,沒有想到聽葉梓這么直接話,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齊昌府最大水運之一,雷列侯首先想到的就是,齊昌府這是想落井下石。平時自己有時不服管制,看來關鍵時刻里,當初進貢也沒有用。這是想一敗涂地乘機打倒,這么做對他們有什么好處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徹底得罪自己師門,想到師門他忽然想到師叔龍雨亭。尤其想起剛剛說的話,和自己愚蠢的接話,雷列侯有些扼腕長嘆,甚至感覺到渾身發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施主身犯殺氣!恐有災禍矣!”南方忽然一本正經,朝葉梓念了聲:“無量天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句話有些無厘頭,自然把大家整的一愣一愣。不知道這究竟是道士,還是別的什么身份的高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睛精光暗閃,葉梓卻絲毫不以為意,甚至淡淡的回道:“命由天定,何須在意?看法師用的是道家功夫,想必也是道門弟子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不出來,施主身為朝廷軍中人物,倒也見識不少!”看著葉梓,南方皺眉說:“你前段時間,在府城打傷一個人,那是貧道兄弟,今日難得,正好討個場子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看著這叫南方的道姑,話語俗不俗,出家人不像出家人,甚至幾乎被她繞暈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梓不以為意,甚至哈哈大笑:“好說!這些時日府城不太平,某教訓的人不少!法師若有興趣,某隨時奉陪!不過今日,在這,且先說正事先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看著莊淳,葉梓抱拳道:“某不是來阻止閣下,但是李長史有話帶到,不知聽是不聽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丫的,你們聽云莊,今日究竟誰說了算,我們寨主和兄弟們,可沒有時間聽你們,在這兒磨磨唧唧呱噪!”那個輪板斧漢子,回到莊淳身邊,揮舞雪亮的大板斧,嚷著嗓子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勢在必得!”莊淳冷冷看著這邊,看著葉梓冷靜的樣子,心里計較著,嘴上淡淡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雷列侯已經說不出話來。只能看著莊淳和葉梓,居然走到了一起聊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龍雨亭都避嫌,沒有用耳語去聽兩人談話,其實也是不敢冒犯那老人。一時間在這聽云莊前,局勢變幻莫測起來。當兩個人分開之后,葉梓站到了雷列侯身邊,莊淳依舊回到自己這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上清派元博大師座下,青松子龍雨亭見禮!”明明知道對方,此時給的壓力無法承受,看到兩個人聊完之后,莊淳居然沒有出聲,龍雨亭還是再次主動站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使明知道對方有高人,龍雨亭也不希望因為聽云莊這些家當,就此弱上清派的名頭。莊淳最終如何選擇,龍雨亭已經顧不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云寨陸續乘快舟,來到聽云莊水寨邊一百多人。這些人數雖然和聽云莊水寨,這些莊眾比起來不值一提。但是看著一個個彪悍精壯,手里都拿著利器弩箭,近距離這些莊眾戰斗力無法比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剛剛莊淳和葉梓交流一番,雖然不知道結局如何,兩個人臉上也看不出來。但是作為地方勢力,為了利益和地盤,總是會有沖突。此時龍雨亭就是想抓住這個機會,把大家都攪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這位兄弟名喚倪古格,乃連云寨四當家!”微笑著指輪板斧的漢子,莊淳懶洋洋朝著大家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倪古格身手,在江湖上還稱不上一流好手,但手中純鋼板斧一百多斤,使得自如霸道,顯然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指著身邊那個青年道:“這位乃三弟何東平,許多人都是初次見面,葉校尉就不會陌生,因為多年來府城派往追剿的人,被某三弟獨斬不少!葉校尉每次參加戰役,對三弟名字想必如雷貫耳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剛剛耳語細聊,如今不知道如何,莊淳這番又是什么意思。他言語好比說書一樣,也不在乎旁人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介紹倪古格的時候,葉梓倒是沒有什么反應。但是看到這個何東平時,卻霍然變色陰晴不定打量著,朝那個青年道:“你就是連云寨病虎何必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年追剿連云寨那一戰,葉梓因為負責這次行動糧草避過。齊昌府府兵可以說損失慘重,幾條江上水軍力量,幾乎被連云寨掃光。據逃回士兵說起,中了連云寨的埋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云寨整合并了周圍水域,所有小股山寨水賊勢力,公然威脅朝廷安全,更是幾次出手,主動打擊齊昌府的水軍。甚至對府城做出警告,當然齊昌府隱瞞了此前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