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化神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六十九章化神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云寨這邊莊淳沒有吱聲,畢竟大洞八子不是吃素的,江南江北甚至中原,都算是名聲赫赫。不說青松子龍雨亭戰斗力有多大,能夠師兄弟并稱名號,在江南一帶這么久,自然是有其中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況自己這邊的高手,似乎和龍雨亭不分高下,自然令莊淳有些稀奇,忍不住看著了龍雨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必閣下,就是名揚嶺南的水上飄莊淳莊寨主了!”不卑不亢的拱手,龍雨亭對著莊淳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正是!雖然長久蝸居嶺南,但是也久仰大洞八子!今日乃連云寨和聽云莊之事,道長出家化外之人,看來莫非也動了凡心不成?”看著一臉平靜的龍雨亭,莊淳的語氣倒也淡淡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得罪聽云莊雷列侯也就算了,他這是打算連上清大洞八子,都要全部得罪了。龍雨亭顯然不知道莊淳意思,但是既然不把這些人放在眼里,肯定有他的依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是往日的話,龍雨亭最多認為這是混江湖的一群漢子,但是到了今日所見,龍雨亭自然不相信,連嶺南都無法剿滅的連云寨,明顯不只有這點底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說別的事情,光是他身邊的那個高手,真的如果出世的話,不說成為江湖榜高手,至少也一定會是一方尊者。但是令龍雨亭疑惑的是,這個高手倒到了如此境界,依舊允許莊淳張狂肯定有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方才和自己交手的這個女子,雖然不知道這個默默無聞的人,究竟是來自何方,但是明顯身手隱隱在自己之上。當然這是因為沒有生死相博,但是足以令龍雨亭首次感覺到事情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說聽云莊這塊招牌,光是雷列侯上清弟子這個身份,不但沒有震懾對方,居然還派這種默默無聞的高手,前來對付雷列侯,龍雨亭就明白事情有些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冷靜的看著莊淳這邊,雖然看不到那個老者,對方甚至一直看都不看他,但是他卻一直深深的感覺到,有著一種強烈的壓力。對方沒有刻意針對自己,而是用一種不可捉摸的氣機,鎖定這里周圍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煉氣化神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暗暗吃驚,龍雨亭雖然自負天資出眾,年紀輕輕就突破修為,氣勁達到先天之境。但是對于修行氣脈的人來說,達到先天之境的修為,有兩個層次是明顯的分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就是吐納煉精化氣,修煉到極致時,可以登萍渡水、摘葉傷人;二來就是煉氣化神了,達到這個層次的人,基本上就可以呵氣成劍、達御劍傷人的境界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也算是撞到寶了,隨便出來辦事,就碰到這種人物。按照平時修道的原因,龍雨亭自然值得高興。但是這次自己來聽云莊,原是來解決問題的,所以龍雨亭首次凝重起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說當今世上,有不少高手已經達到了,煉氣化神這個境界。多年前龍雨亭還至少個侍童,曾陪同師傅元博大師王棲霞,去廬山拜會正法派紫霄真人譚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時候龍雨亭就見到過,紫霄真人可以呵氣成劍。而這個紫霄真人譚峭,就是當今天下道門第一大派,正法派的開派宗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龍雨亭如今的眼光看來,當時紫霄真人的氣度,就和如今這個老人差不多。甚至當時他身邊,幾個正法真傳弟子的修為,都比自己幾個師兄弟,明顯要高多了,這也是正法派崛起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大洞八子修為最好的是大師兄,人稱大洞化境聽風子魏楓亭,也就是這聽云莊雷列侯的師父。龍雨亭知道這個師兄追求修行,這幾年境界提升很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也是煉氣化神,第一個境界的中級境界狀態,不過最多勉強達到,可以呵氣成劍境界。而自己也是先天境界,都還剛剛達到登萍渡水,化氣的至高境界門檻,離化神初級境界都還有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此時這個高手,居然憑個人之力,竟然可以憑借氣機,鎖定附近范圍所有人。這種手段隨時可以,對每個人發起致命攻擊。就是沒有達到呵氣成劍中高境界,想必也在這個境界八九不離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在意莊淳的淡淡數落,因為在龍雨亭此時的眼里,莊淳還不能給自己造成威脅。于是拱手靜聲說道:“貧道不值一提,寨主有高人輔佐,可見必有過人之處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雨亭本不待透露這點消息,但是他更擔心聽云莊冒犯,于是依舊不卑不亢的說著:“就是這位南方道友,貧道也遠遠不如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莊淳帶著輕笑,卻沒有吱聲,而那老人也沒有表態,于是繼續道:“雷莊主乃師門弟子,寨主看中聽云莊且不提,貧道希望各位同道,可以給師門一個面子,諸事進莊,聊聊如何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雖然知道,今天肯定很麻煩,不過看龍雨亭說了之后,連云寨這邊莊淳沒有吱聲。而一旁南方也沒有出聲,便以為他剛剛在師叔手里受了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中有些竊喜,看到莊淳一臉不屑,甚至無謂的看著自己,不由心里冒火:“連云寨來聽云莊,是為逞口舌之利的嗎?某雖然不才,今日且當著江湖同道和師門長輩,希望連云寨劃下道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他似乎忘了,師叔龍雨亭的存在一般,說著話目光看向葉梓,希望這個代表齊昌府的人,可以主動支持自己。畢竟被人不知道,他卻是私底下和葉梓交情不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莊淳不置可否,看向龍雨亭時帶著一臉邪笑,好像再說上清派的弟子,好像是缺根弦的傻瓜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雨亭自然也差點,被自己這師侄雷列侯的一番話,直接就嗆死在這里?粗f淳的表情,他知道自己的話白說了?催B云寨這邊,也看葉梓為代表的齊昌府這邊,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師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雷列侯的神色,葉梓似乎知道自己該上場一樣,神色帶著不卑不亢,朝莊淳這邊拱拱手,眼睛也盯著某處道:“齊昌府校尉葉梓,久仰連云寨大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