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山莊對山寨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六十五章山莊對山寨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云莊有著強大的商船,連云寨改裝之后的船只,據龍雨亭簡單的了解,現在大大小小不下于幾十艘。甚至據說收服和合并了,梅江和韓江大大小小四五股勢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一直在江南,但是身為江湖人物,來到嶺南之后自然也聽過,連云寨莊淳的事跡,但是龍雨亭一直沒有機會接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乘著聽云莊的事情,龍雨亭不但沒有放棄,反而一直吊著在連云寨的船隊周圍。他知道只要不觸及,這個隱藏高手的底線,他應該不會對隨意自己出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手到了這個境界,又豈會是普通人物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連云寨給聽云莊期限已到,乘著連云寨領著一批人,駕馭一艘大斗艦趕到,聽在聽云莊周圍的時候,龍雨亭自然知道,要想揭曉秘密,機會也許就在今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看著雙方的行動,以及大斗艦上這些人的舉動,龍雨亭都沒有暫時的行動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水上飄,你也算嶺南有名的人,雷某在這一帶也算有臉面,不知何時有何得罪之處,你們非要如此這般,咄咄逼人?”坐了一條快艇,雷列侯站在快艇船頭,十條漢子振臂劃船,快艇飛速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列侯站在船頭,仰首對著大斗艦爆喝,和一眾約來的好友,正飛速往海面上趕來。隔著老遠就看到,這邊山莊莊丁落水的情形,心中也有了幾分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運用修煉多年的道家氣勁,中氣直接從喉間吼來,遠遠的傳在這附近的江面上,倒也清清晰晰顯出,他深厚的內力氣勁。讓人看來不愧為道門正宗,顯示出過硬的氣勁修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,哈,哈,哈!”哈哈大笑的看著雷列侯,看著這邊的一行人,隨即登上雷烙滸這艘斗艦,但是他沒有干預。作為江湖人物,他自然有著自己的自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邊不由也揚聲道:“某家自求逍遙,但某根在陸地,聽云莊乃極好港口,在這亂世,有言匹夫無罪、懷璧其罪!不管如何,你若聽從某當日建議。大家把手言歡,如若反抗不從,某自率眾家兄弟,進聽云莊做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么公開直接恐嚇,把雷烙滸這一方大豪,絲毫不放在眼里,讓一眾人聽了之后,都不由咂舌不已。但是沒有人駁斥,因為他是連云寨寨主。一個連朝廷都不怕的人,怎么會怕江湖一方大豪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必要斗嘴置氣,莊里水路都被封鎖,估計齊昌府斗艦也過不來,莊主要早想對策才好!”說話的是靖州堡堡主戴良,緊挨身邊站著個精干人物,正是靖州堡主要人物電劍袁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說雷列侯確實十分激動,但是他也知道,現在以連云寨的架勢,自己在水里確實不是他對手,何況已經有近二十號人,被對方直接俘虜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雷列侯不由看向程龍這邊。雖然自己還有些人手,但是連云寨這邊如果不上岸,自己確實拿他一點辦法,明顯都是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程龍沒有吱聲,雷列侯平緩了一下心情,沉聲道:“程掌門,可有良策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形勢直接,他只有又放低了自己身段,連對程龍的稱呼,這時瞬間都變了。以他的經驗和現在的情形,自然知道有人幫助的好處。何況現在如果不多拉一些盟友,只怕聽云莊真的會比較麻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他還不知道,師門已經派師叔,八子之一的青松子龍雨亭過來。他雖然在這一帶,也算稱雄幾十年,但是從齊昌府反饋的信息,讓他明白自己遠遠不是連云寨對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有想辦法把連云寨這些人,成功引到岸上來,才有對策和方法。但是連云寨這邊不是傻子,自然不會輕易上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神色平淡的看著情況,呼救聲不絕于耳,聽云莊這邊,卻一點兒辦法也沒有?粗鴮Ψ降腻蠹,一直對準著這邊,只有保佑有莊丁,能自己游回來,程龍看著眉頭自然皺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雷兄早有對策吧!這些人都不是泛手,而且行動訓練有素,合作也默契,不是一般軍隊可以對付。某和諸君只是混江湖而已,對這行軍打仗都不擅長,要想有所轉機,實在無法可約進莊談談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,雷列侯自然眼睛一亮,明顯程龍的想法,和自己如出一轍。不由心里更加堅定:“程掌門,果然是妙策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他自己一直就是這個想法,關鍵是不知道,人家會不會入轂,但是有了身邊這些人的幫忙,加上程龍這時候的建議,正好契合了心里的念頭。在雷列侯看來,這也許就是轉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齊昌府轄內,雷某還有幾分薄面,但雷某如果答應閣下要求。閣下名聲在外,豈不讓人以為某等相互勾結?某早前托人,去請齊昌府來人主持,只待人到來,大家把酒一敘去留可好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竟然是雷列侯主動,面對連云寨服軟下來。不知道的以為是雷列侯,當面求連云寨。但是莊淳是什么人,一聽意思就明白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云莊不但想垂死掙扎,而且明顯想把齊昌府拉進來,表面給自己做盟友。而且當面告訴連云寨,聽云莊是齊昌府罩著。雖然談不上威脅,但是明顯告訴連云寨,聽云莊是有后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莊對山寨,連云寨連漢國都沒放在眼里,何況是下轄的齊昌府陪都!相信齊昌府有可能派人,過來協調這件事情。但是齊昌府更知道連云寨,短短時間無法圍剿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即使真的派人過來,一定是防備和觀望居多。連云寨莊淳這邊,自然也知道,聽云莊雷列侯是大洞八子徒弟。相比于自己的事情,江湖上的名聲,已經不足以影響到,自己連云寨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站在大斗艦頂層,瞭望塔上面的探子回報,北方陸地數里外方向,正有幾十騎快馬快速靠過來。東方十余里外江面上,有兩艘懸掛齊昌府旗幟的斗艦,也正在朝這邊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顯然都在預料當中,莊淳竟然邪邪笑起來,一點兒也不在乎,看向江中孤單的龍雨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