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是什么人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五十五章是什么人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興王府誰都知道,皇權爭奪這個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晟對凌云王下手,就是陳延壽在王府外坐鎮,徹底的封鎖某些人的退路。當時劉晟對外說來,是懷疑凌云王府有外人的身份可疑,但是還不敢徹底的肯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劉晟知道自己不能太明顯,不然身份呼之欲出。劉晟寧愿錯殺一千,也不愿意放掉一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至于最后出動的人,陳延壽知道劉晟身邊高手如云,還有別國駐興王府的高手,看到劉家皇朝的動向,難免有些風起云涌,想渾水摸魚之類。當然陳延壽還算是可以,震懾一干宵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大家心思不一,不過明顯都是想看著,嶺南興王府大亂,可以乘機索取最佳的資源。嶺南這塊地方雖然偏遠,但是真的如果可以占領的話,誰都不會嫌多,所以陳延壽深諳其中道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時高手紛紛露面,便是要乘著劉晟下最后死手時,坐收漁翁之利。不過凌云王身邊,自然也不泛隱藏高手,這更激怒了劉晟,下定決心逼死凌云王,讓他魚死網破做出愚蠢的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期間雖然團團圍住王府,不過陳延壽一直沒有馬上拿下,就是因為感覺到,潛伏在王府周圍有人。這些人都非泛手,開始以為是王府后手,因為那些潛伏的人身份神秘,身手自然毋庸置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來雖然一直沒有出現,但是陳延壽卻都知道,其中的兇險和艱難。當然善于隱藏的陳延壽,便感應到了羊前,和另外幾個絕頂高手的存在。因為沒有實際證據,陳延壽自然不敢公開出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在這里再見這種感覺,瞬間想明白其中關鍵,尤其看著此時羊前的樣子,陳延壽不由靜靜的說道:“你們這些平時不見光的人,什么時候對窺探別人的隱私,那么感興趣和好奇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叫窺探隱私?某等只有任務,什么叫做窺探隱私?你認為,作為一個隨時接受命令,只有出手的殺手,回關心別的事情嗎?”羊前帶著幾分譏笑:“某家,高看你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許吧!但是,這重要嗎?”陳延壽也冷笑了聲:“你能夠活到今天,還真的是個奇跡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于身邊發生的任何事情,需要留意和重視!一個細微的動作和決定,都可能引發不一樣的結局!你感覺,某家會大意嗎?”他沒有辯解的必要,看到大家都注視著,不由飽含深情看著石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確實是一種奇怪的感覺,石舞沒有絲毫顯露,但是作為一個頂級的刺客和殺手,羊前隱隱感覺到了某種不安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挺難得了!一個殺手,一個見不得人的刺客,居然有著這種心思,難怪能夠出手百試百靈!”陳延壽確實感慨了,看著羊前眼神凌厲,臉上卻多了絲笑意:“不知道這次雇主,是否會后悔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,你們有后悔的機會,,,,,,!”空氣瞬間凝固起來,雙方氣機似乎瞬間彌漫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最后的何宇,聽到這些人的話,幾乎一股便坐在了地上,幸好一把便扶住馬車。丫的,自己不過邀請個熟人同行,居然就引來殺手刺客,這是什么運氣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自然看不到,這邊強勁的氣機,阻擋了羊前施壓過來的凌冽殺氣,他終于再次慢慢的恢復常態,雖然心里依舊打鼓,但是心里思慮還是多起來,看著吉星眼神有些糾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應該后悔的,應該是你這頭羊!”陳延壽帶著冷笑,雖然沒有把握,但是石舞干預進來,他整個人都徹底放心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以為憑這些人,可以留下某?”羊前臉色閃現不宵的冷笑,每個殺手都有著自己,保命的絕技,毫無疑問羊前肯定也有。但是他不是想保命,而是怎么樣殺掉這些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這邊幾個高手,他不但沒有絲毫退卻,反而依舊平淡看著大家。好像對于自己要做的這件事,還沒有完成之前,他絕對是不會放棄。號稱寸草不留,自然心思絕對冷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倒是好奇,想看看你,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站在陳延壽和石舞之間,吉星的身形瞬間便高了幾分。本來一直帶著楞青羞澀的樣子,瞬間多了幾分自然顯露的霸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某,會一刀刀,慢慢送你,去見閻王的!”羊前眼睛有精光射出,殺手是不是自私沒有人知道,但是給和自己沒有關聯的人報仇,卻不是殺手的風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你,有這個機會吧!”吉星帶著淡然,如果連這個刺客都應付不了,自己怎么去駕馭石舞這種,當代頂尖的人物。雖然沒有辦法裝逼,至少需要一個態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劉龑不到二十歲,就收復了整個嶺南,甚至成為了歷史上,憑借自己成為皇帝的人!這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,吉星心里隱隱有些期盼,但是明白這也算是自己的機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羊前這種人來說,失敗就是一種恥辱,甚至可能就是萬劫不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不是你們死在這里,就是某家青山埋骨!”這是一種最簡單的想法,也是每個殺手,都會這么做的。如果說開始還占著心里優勢,在吉星說話的時候,羊前終于渾身氣勢爆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也沒有必要隱瞞自己,面對兩個高手,羊前知道必須要把實力,徹底拿出來才行。作為一個殺手,他從來不會有著僥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某家會把羊頭,掛在城樓上,讓百姓都知道!作為一個刺客和殺手的下場!”看著他站在那里,猶如深淵,令人無法捉摸,吉星依舊帶著刺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形強勁的氣機,在虛空里碰撞,恍如一道無法阻擋的力量,直接沖破一切枷鎖,直接鎖定面前這個少年!無視兩個先天境界的高手,羊前感覺自己要隨時,奪取眼前這個少年的性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你要死了,某家倒是好奇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羊前此時的聲音,就好像來自于地獄,面對這個少年的羞辱,他沒有暴跳如雷。但是這種徹底的冷靜,卻比憤怒更加令人吃驚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