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預言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四十九章預言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休息?某家也想!”似乎更加感慨,何宇那張圓臉,似乎懷念起來:“某家在閩地還有一家老小,雖然這些年在齊昌府,已經有些根基,不過要想團聚,如果時局不穩,何時能安寧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閩地這些年,確實不太平,商家更成為許多人,虎視眈眈的目標。嶺南雖然偏遠,應該比別地安定許多。以何家人脈和資本,應該不難?”吉星一副思索模樣,看著何宇微微有些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還沒有醒的時候,事實證明當初很多行動,都讓齊王處于被動。所以現在吉星不得不比人,要快上一步才行。就像讓很多人去各地,征收流民入漢,大大豐富了齊昌府的人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張晉這種手下,當初都是由流民征集而來。像何宇這種常年在各地做生意的人,雖然代表了何家,但根基和生存實力比一般人強太多。他自己應該也能看明白,如今嶺南比別處強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賈在這個時代,不被人重視,還不如平民的身份,但那也只僅限于小商賈。像何宇這種生意,動則上千上萬貫的大閥管家,就是比一般的官吏,都要強出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常年奔波自然比常人更會享受,肯定在齊昌府和閩地,都會有侍妾子女。他在閩地有家和子女,如果能遷徙到齊昌府來,實在是不難的一件事情。但是齊王和何家,都是他忌憚的原因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天吉星施政以來,放寬對商人的優惠,不惜招攬商人來帶動經濟。何家顯然是受惠的一批人,因為茶葉是閩地和楚地特產,也是閩地和楚地尋求對外,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嶺南雖然自古也有茶葉,但是遠遠不如閩地和楚地茶葉品質。何家把兩地茶葉運到嶺南,再把嶺南的海鹽和物產拉去兩地。這種物資運送和倒賣,沒有朝廷官家的支持,就只能算是倒賣私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像何宇這種人,因為何家管家的身份,自然想盡千方百計,和兩地朝廷扯上關系。以極低的收購價格,在兩地大肆的收購茶葉,然后不辭千里回到嶺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吉星感興趣的就是,何宇究竟和誰,拉上線收購的海鹽。如果不是自己現在收了何嬛,和何長汀拉上了關系,何家肯定不會理會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海鹽屬于戰略物資,更是一地的經濟命脈。朝廷會限量的批發,但是得到海鹽的商賈,朝廷基本上都是了解。這次為了設置鹽稅,吉星還去李抑那邊特意了解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兩地的茶葉,不但可以在嶺南銷售,也可以通過朝廷大商家,在興王府售往海外各地。得到朝廷收購和駐點的批發,高額利潤就自然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作為何家管家,表面何宇是給何家做事。但是夾帶私貨很正常。何況除了海鹽暴利,還可以再從嶺南收購產品,以及各種水果干脯,帶到兩地去進行銷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兩邊可以獲取巨利的事情,哪里不能發大財。如今嶺南加大海場的管理,尤其吉星記得楨州寶安縣,管轄的香山營,后來成為嶺南最大海鹽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現在劉晟對自己名下,海鹽管制還沒有極嚴,因為這不是嶺南國庫主要來源。如果吉星以后可以掌控,一定會讓這些變成普通百姓,能夠創造最大價值的動力物資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地十余年來隨著馬楚解體,一直便戰亂紛爭不斷。閩地隨著王家倒臺,地盤也被唐國和吳越瓜分,加上原有的一些軍閥自立,兩地可以說是動亂不安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家即使在兩地有些根基,只怕日子過得也不會太過舒坦。以何家的聰明,不可能想不到這一點。嶺南這邊就完全不一樣,劉家皇朝雖然有些壞習慣,但是至少三四十年來,百姓還算安居樂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晟不能一下扭轉,高祖劉龑和劉晟帶給大家強勢的感覺。為了震懾宵小,狠狠的殺戮了幾把。不過最后又給了幾顆糖,所以百姓逐漸知道皇帝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中原人眼里,楚地都是荒涼之地,閩地更是荒涼之所。雖然當初曾經是魚米之鄉,但是馬王亮家后代毀滅,也徹底毀滅了兩地的繁榮。讓吉星無語的是,這兩家都和劉家是親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嶺南屬于偏遠野蠻之地,不過就是因為這種誤解,使得嶺南幾十年來,高速的發展起來。很多人不知道緣由,但是像何宇這種人,應該知道區別才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家最得意的事情,在興王府附近規劃,修建了許多高檔住宅區。都是以皇城為中心,修建了幾十座行宮。興王府的繁榮是看得見的,在興王府附近擁有一棟莊園,是很多有錢人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家哪能不想?”何宇苦笑了一聲,淡淡的說道:“某家有位堂弟在金陵,得到一些消息。說中原共主郭威,雄心勃勃一心想南下、北上一統中原。這兩年把唐國打得,只能依仗長江天險,據說不日便要南下收復楚地,只怕到時候嶺南,也不能幸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聽了倒是愣了一下,這還是來到這里之后,第一次聽別人說這種預言,不由一時有些失神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說唐國被后周打的去掉尊號,歷史上就是這樣的,但是那是郭榮上位之后。至于后周征伐楚地和嶺南,卻是在趙匡胤上位之后。這時候就有人想到這個問題,看來這世上也有不少人,看清楚問題和時局,古人果然一樣聰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何兄此言當真?,,,,,,”這次說話的居然是陳延壽,他一路來都極少說話。畢竟在吉星面前,他必須保持適度的低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在吉星面前又因為劉晟的原因,更不能太過張揚,聽到何宇說出這番話,這個表面處變不驚的人,首次臉上有些凝重起來。畢竟這算是國事,但是興王府居然都還不知道,或者劉晟沒說而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年沒有動作,那是因為楚地解體,馬家自馬殷以后并無人才,但是劉家人才濟濟,自然有著論斷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