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五毒書生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三十八章五毒書生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湖一向都是如此殘酷,平時呼風喚雨的他,哪里會肯丟這個面子。稍稍平復下來氣血,再次運功時卻更加震驚,因為發現自己渾身氣脈,明顯有些紊亂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由吸了口冷氣,便慢慢盯著這個,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!雖然不知道對方用意,但是心里卻已經涼了半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閣下好手段,敢問尊姓大名!”看著這個皮膚有些黝黑,但是一身錦衣的青年,居然負手而立,雙目顧盼之間自信和善,渾身氣勢軒昂態度從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使得這青年道士,最終還是忍不住緩緩抬手,朝他施了一禮,似乎想從他臉上、身上,看出什么來一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一邊不住的運功,卻發現運功對療傷沒有什么效果,自己只有咬牙暫時停住,硬是憑著多年的修煉,把傷勢暫時壓了下來,但是站在那里,一時間也不敢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錦衣青年站在當場之后,似乎根本不在乎這個青年道士,身體和私底下的暗下舉動,掃了一下全場后,臉上帶著微微一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發現大家都沒有吱聲,于是又看了青年道士一下,似乎看破了他的傷勢,于是仍然負手背后,淡淡的開腔應聲:“無名小卒,不足為道!上師想必出自元博大師門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青年道士帶著震驚,知道自己猜對了,于是繼續說:“上師《上清神功》應該已經超過五層境界了罷!不知道上師是大洞八子中,哪一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這個略帶神秘的錦衣青年,一語道破了這個青年道士來歷,果然使得這個青年道士,瞬間臉色更是謹慎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正是名揚南北的大洞八子中,人稱的青云子程云橋,算是江湖新秀里的有名人物?墒撬麑@個錦衣青年,此時卻一無所知,心里自然深深忌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見這個錦衣青年側首,看向這邊的這個書生,緩緩繼續開口說道:“你就是嶺南那五毒書生康盛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康盛竟然感覺到,一股無形的壓力鋪面而來,不知道為什么無法拒絕,竟然忍不住退了一步。直覺著不由手心冒汗,心口也忍不住有些發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也一臉驚詫,看向這個皮膚黝黑的錦衣青年,繼而似乎想起了什么?粗目谝艉托蜗,竟然剎那間臉色難看,甚至有些汗如雨下,看著一臉狼狽尷尬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自然不解,不過聽著他結結巴巴回答道:“是的,你,你是,,,,,,!”可能想到了什么,看著他的身子,竟然微微抖動著,居然說不出話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能想起某是誰!也不枉了你,在這嶺南的名氣了!”錦衣青年緩緩說著,臉色未變,聲音卻冷了起來:“人說你擅長用毒,看來今日這里,想必是你的手段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敢!”書生居然老實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一直以為,你所習頗多,得到尊師所傳絕學,今日所見才知,原來你的心很毒哩!想必這次,又是你主子指使的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知道錦袍青年話里所指,他竟然渾身抖動更厲害,他的變化讓一旁的青年道士程云橋,臉色也陰晴不定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憑這個書生的手段和用毒技巧,在江湖上已經是不錯的身手,和算是比較有名氣了。開始不知道他是誰,如今知道了之后,程云橋感覺自己幸好方才沒有大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剛剛和他交手,一直不敢碰他的手,如果粘到了對方,只怕自己會比較麻煩。像五毒書生康盛這種人物,對普通勢力自然不屑一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個錦衣青年,竟然給他造成這么大的壓力,顯然他不是一般江湖人物,更不會是一般江湖上,單憑家世唬人的世家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年道士也算是頗有閱歷的人,又是南唐有名的道家尊者,元博大師王棲霞的后輩,人稱大洞八子之一,在江南一帶是大有名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他也算見識非凡,可是卻一時想不起,江湖上什么青年俊杰,有他這般氣度,可以讓康盛這么失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您,怎么來了,,!”康盛竟然有些語無倫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樣子似個做錯了事的孩子,被人抓住了一般,在那里站立不安,又不知道說什么,該怎么辦了的感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場上這些人,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一幕,對這事的發展,有些接不上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就是剩下的那個茶娘十五娘,和那個已經醒過來,拿扁擔的瘦臉漢子安起,雖然還不明白,但是畢竟跟隨康盛,似乎也知道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這些主事的人,都是人精老油條,知道這個突然現身的錦衣青年,絕對是個罕見的高手。而且是認識康盛的高手,看康盛此時的表情,應該知道至少不是來支持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場中更驚訝的自然還有伍舸,和那個一臉憧憬的張晉,自從這個錦衣青年現身后,他們雖然明面上壓力大減,但是細看這個錦衣青年的時候,心里直感覺壓力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著他渾身,就似一把將要離鞘的寶劍一般,隨時可以對人造成,無法估計的殺傷力。偏偏這個錦衣青年,似又完全被包裹著一般,讓人根本看不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舸這些年也算見過不少高手,可是此刻竟然感覺,這個錦衣青年讓自己無法看透,一身修為的神秘,絲毫不遜于那些大人物。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,莫名其妙堆在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錦衣青年還是那般風輕云淡般,眼角卻有著一絲讓人放松的微笑,對旁邊人的注視,似乎并不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又緩緩對著康盛說:“不知道這次是你主子意思,還是你們自己的想法!不過這些不重要,要知道這大漢國的力量,不是你們可以動搖!傻傻的在這里,搞風搞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他渾身散發一陣寒氣,嚇得康盛忍不住退了幾步,驚駭的看著他,自然不敢有絲毫異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你主子自身難保,這次的禍事,哪里是他能夠擔當的,如果某這次去興王府,到時候一定拜會,不能讓那兩位高人心里舒坦,你們就等著,在這嶺南消失吧!”他說的風輕云淡,卻讓人膽戰心驚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