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茶肆驚變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三十五章茶肆驚變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一路上辛苦,如今又擔心受怕,這些壯丁早以不想堅持。此時看到山頂平坡上,居然有茶肆可以歇息,不由早忘了張晉的囑咐,一窩蜂般直接跑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,大家都站住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副樣子,張晉不由一聲爆喝,聽來倒也有幾分氣勢。因為這一路上,大家看到張晉的堅韌不拔,此前又經過了許久鍛煉和改變,渾身氣勢早以遠非當初可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出征時隨隊友,殺過幾個賊匪,身上自然有著幾分殺氣,倒也有不少人聽話,在山坡上停止了腳步?吹竭@副架勢,張晉倒也有些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待張晉走近了,看到此時的茶肆里,已經竟然有幾個人,在喝茶歇腳。有些人坐在里面,有幾個人坐在外面。這些人都沒有坐在一桌,看著好像彼此都不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張晉之所以叫住大家,是因為他忽然看到,上次在茶肆里,遇到的那個賣茶的老頭,此時明顯不在,此時在給大家斟茶的,居然是一個布衣荊釵的中年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沒有感覺什么不對,忽然之間渾身發寒,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。這是天生的一種本能,這種本能已經救過張晉太多次。而且這是一種對未知危險,明顯的一種預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從加入了綠軍后,張晉學習了許多刺探、保護、偵查的本能,想到昨天伍舸隊長的意外發生,心里帶著某些不安,張晉忍不住仔細凝神,隨即朝那個茶娘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見到有人靠近歇腳,那個茶娘臉上,果然似笑非笑的看過來,她雖然看著不漂亮,甚至也已經不年輕了,但是她一雙眼睛,卻似乎格外有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她眼睛的時候,張晉心里難受的感覺,卻越來越強烈,忍不住朝著四周看著?赡芤驗槿吮容^多,所以也沒有人刻意注視張晉!因為當初教練說過,要做一個普通人,才是最好的隱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晉看到坐在外面的幾個人,其中一個是青年道士,一直半瞇著眼端坐在那里,就著大大的榕樹枝椏,在下面遮蓋顯得清涼,讓張晉多看兩眼,是在他眼前擺著一杯茶,似乎完全沒動過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有一個是三十來歲行腳漢子,瘦臉偏偏長了鷹鉤鼻,看起來很不協調讓人難受。其余在外面的沒有感覺,但是他們幾乎在張晉看過來時,都同時朝張晉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個道士還沒有表情,不過有些俊朗的臉上,竟然微微皺了一下眉,顯然似乎有些不耐煩。而那個行腳漢子,卻又不動聲色看向了那個茶娘,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這個行腳漢子的注視下,那個茶娘輕盈爽利走出來,朝這些人笑道:“軍爺們,太陽當頭,停下來歇歇腳,喝碗茶水不!”聽著她說話的時候,竟然是一口流利的官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張晉還沒有吱聲,那些壯丁卻早有些心動。常樂跟了過來,接口朝張晉說:“隊長,天氣太熱,咱們喝口水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話剛剛落音,有幾個走在前面的壯丁,已經在那空桌上,端起盛好的茶水,直接就喝了起來,咕嚕咕嚕好不痛快。這邊張晉都感覺到喉嚨發干,自己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張晉寧愿相信,是自己心里想多了,但是記起教官說過的話,不由朗聲朝身邊,和后面的壯丁說道:“后面伍都尉馬上就到,走了這么遠,天氣正熱,不能直接先飲水,咱們還是等等,看看再說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意思本來是想阻止,大家直接就喝茶,但是這些人都渴了,一時間哪里能聽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的話剛剛說完,外面坐著的那個行腳漢子,聽到張晉此時的話,忽然站起來哈哈大笑,朝那個茶娘說:“想省點時間打發他們,看看,一個小小隊長,都有這種戒備,十五娘的計劃可不行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他站了起來,手里抄住一直放在身邊,那根黑黝黝的扁擔,手一頓扁擔一頭插在腳邊,他站著的那腳邊,都是硬硬的丹霞巖,可是被他一插扁擔尖,一頭竟然直接插進去四五分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一幕,張晉立時手心全是汗,顯然誰都不傻,那些本來想去喝茶的壯丁,看到這個情形,轉身就想退回來,卻見到茶棚外面,除了那個道士外,另外那幾個人全站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本來都是行腳,或者走商的打扮,這時候居然個個抽出兵器?粗I頭過來的人,是一個身材矮小的漢子。他們直接成扇形,把前頭這些壯丁全半包圍起來,眼神里帶著兇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后面的伍舸,一直走在隊伍中間,因為有不少婦孺同行,所以行走的比較慢一些。但是他還是比較相信,前面張晉所表現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幾個月時間,或者說近段接受集訓,就可以成為出色軍人的書生,伍舸自然不會輕視。尤其看到張晉布置行軍方式,可以斷定張晉在軍事方面的能力,甚至比自己強很多,但是他沒有嫉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后面的他忽然聽到,前面山坡上傳來一陣驚叫,和喧鬧聲似乎越來越大,想到自己身邊另外一個隊長,伍舸第一個反應就是又出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迅速的對身邊的助手吩咐一下,自己領了兩個親兵,大步流星的朝山上奔去?茨莾蓚親兵的身手,根本就不是普通軍營漢子。身手矯健的樣子,只怕比一般江湖漢子,還要強上幾分才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山上變成了屠殺場,壯丁們本來就手無寸鐵,這些茶肆外面的人,此時個個都是兵器在手,他們竟然對這些壯丁,依舊直接痛下殺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里面唯一有兵器,自然就是張晉和常樂,看著這些人真的動手,兩個人自然因為帶著謹慎,不過對著對手自然也奮不顧身。不過對方顯然都是亡命之徒,發狠的朝兩個人攻擊發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知道兩個人有兵器,自然是真正的軍漢,所以直接被盯上了!常樂左臂被對手的刀,直接砍了一條大口子。他可能知道要保命只有拼命,所以發瘋一樣揮刀的亂砍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