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圍城之因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一十五章圍城之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黃巢亂唐,朱溫代唐立梁以來,天下間的英雄輩出。時有建立后唐的莊宗李存勖,被江湖號稱江湖榜排名第一,自此縱橫天下十數年,無人敢與之相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他的兄弟打虎將李存孝,那也是身居天下前五的赫赫人物。至于像那天下名人,人稱鐵槍王彥章的槍王,自也笑傲中原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建立后周的太祖郭威郭雀兒,那都是當年江湖榜上,赫赫有名的大人物。眼前大漢真正建立者,大漢國高祖皇帝劉龑,那也是自李存勖逝后,曾被李存勖贊為自己身后,最有名的人物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說劉龑年紀輕輕,初始是借父兄之勢,在嶺南建立大漢國。但是也算自李存勖身后,獨占十年江湖榜榜首,也是唯一一個自己退出江湖榜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自他之后十多年,到如今江湖榜依舊無人敢居首。因為劉龑不但在江湖上聲名赫赫,更是做了三十年皇帝,已經無需證明什么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也是劉家皇朝,乃至嶺南人,在中原和江湖上的驕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申屠負知曉的,伍彥柔的師傅譚令溧,在江湖中人送稱狂獅楊炯。雖然看著體魄外形如若書生,但是一身絕學《狂獅勁氣》罕有其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說昔年一人在楚地湘江,蒸水河上獨挑霸王寨八個一流高手,名震天下威懾三湘楚地。雖然躋身江湖榜,但是當時在江湖榜排據第九。但是不知道何時據內行人說,他早超排第八的生佛邊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一直到如今,當事者都沒有說話,因為嶺南隔阻也沒有去唐國挑戰,那天天忙于軍事的南唐國名將,人稱生佛邊鎬的邊大將軍。但也可知在他之上的江湖人物,已是屈指可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申屠負這次出關,自然要對目前江湖上的杰出人物,做一個基本的了解。以圣門在天下情報的細致,掌握這些不過小菜一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持功自傲,倒也殊為難得!作為齊昌府校尉,你此番所為,倒也可以理解!”淡淡的說道,緩緩落在峭壁上,看都不看噤若寒蟬其余的人:“圣門弟子做事,自有因果。什么時候也變成打家劫舍,喬裝打扮的了?出任門主以來,秦缺不會被你的這么沒有出息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面那些人也不是傻瓜,聽到申屠負的口氣,再看到他無法捉摸的氣勢,早就忘了危險。再看他直呼門主名字,早就嚇得雙腿發軟,暫時連話都不敢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輩聽說,此間有人乃是府城三大閥子弟,率領手下壯丁出來圍攻府城,造成生靈涂炭,多數為了私心!蔽閺┤岬恼f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還知道一個更大的秘密,那就是這次悍匪能夠帶這么多人,就是因為有這層身份。那個領頭的人,乃是舉足輕重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爾等,究竟是無憂壇,還是冥河壇弟子?”申屠負不動聲色,因為見過田一農和周毅,明白他們是地獄門重要分壇壇主,田一農還是五溪最大家族,田家真正的嫡系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田一農是五溪,最有名家族田家的人,一直以來作為圣門弟子,許多人對他都有揣測,但是田一農從來沒有承認過。申屠負自然也不會在意,就想知曉這次禍亂齊昌府,是不是和那事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地獄門心腹愛將,田一農和周毅一直受到格外栽培,給兩個人行使各種各樣權利,替地獄門完成各種各樣的事情。如果此事和那事有關,申屠負自然不得不重新評估,涉及的人究竟會有多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地獄門外門的心腹,也是這次偷襲齊昌府兩大首領之一。他不但知道不少秘密,在申屠負面前不敢有半句異言,更不敢有絲毫的異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申屠負是見過田一農身手,面對比田一農更厲害的人,他自然知道田一農絕對會小命要緊。突襲齊昌府立下大功,還率人一路逃避追殺,沒有想到被人抓住了把柄,而且是狂獅的弟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申屠負深知殺人滅口的道理,時至今日不能一擊全殲朝廷根基,如果斬殺伍彥柔這些人,無異于打擊了整個圣門。申屠負蟄伏幾十年,當年也曾雄心壯志,但是圣門子弟眾多,如果沒有奇功,哪里會輪到出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故而圣門宗旨就是,不放過江湖上任何一個人,包括各家門派的探子,都不會放過。但是這次會同精銳,勢必要一舉拿下齊昌府還好說。如今被人知曉,只怕對圣門影響絕對極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滿以為自己會手到擒來,因為跟隨的這一撥人多,誰知道遇到扎手人物。此人不但擅長格斗刺殺,更讓人頭疼的是,居然居然有一手極好的箭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射殺幾個將士,就連自己親信都差點受傷,這自然讓伍彥柔郁悶。本來還想生擒立下大功,看到這個情形,才下令不論死活都先殲滅再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知道引出個殺神來了,看到申屠負的身手,一時間杵在那里不敢異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石縫里面站在最外面的,正是田一農和周毅手下史峰,手里拿著一大一小兩把弓。一把是鐵胎硬弓,他雖然不能隨心所欲,但是可以使用強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田一農悍將之一,他也沒有遜色多少。尤其是得到指點之后,他現在大有長進,只要是稍微休息一下,便又可以拉弓射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一把是勁弩,這種改良的勁弩,比起那些傳統的勁弩,威力大了不少。近距離威力幾乎無法躲避,實在是抗衡和苦戰最好利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憑借這一長一短兩把弓,加上石縫的天然優勢,史峰居然把伍彥柔這些人,阻住了將近半個時辰。史峰固然感覺自豪,外面的人也感覺莫名其妙憤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府城外他本來和化身悍匪的諸人并肩作戰,大家攻不進齊昌府,卻發現自己一行人岌岌可危。為了保護受傷的兄弟,只怕連田一農當時都要折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得最后才發現夏玉侯的厲害,這些人雖然沒有喪失戰斗力,周毅怕田一農傷心,讓史峰帶著大家分散逃跑,也是無奈之舉。史峰不負眾望一路抵抗,雖然一身傷痕累累,卻也逃出了府城周圍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