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狂獅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一十四章狂獅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伍彥柔這話,雖然聽著聲音不大,但是足以讓石縫里面的人,瞬間都聽能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里面的人,聽到伍彥柔這話之后,隱隱便傳來了騷動,和一陣爭吵的聲音。伍彥柔倒也沒有著急,因為雖然沒有別的高手相隨,但是顯然也不想繼續錯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,哈,哈,哈!”就在伍彥柔說完之后,忽然一陣冷笑傳來,在這清寂的地方格外刺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人?”伍彥柔雖然沒有心驚,但是自然也帶著惱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天下,難道是你一家的天下,某是什么人,干你何事?”然后是一個沙啞的聲音,繼續帶著冷笑說:“這小小化外小朝廷,倒也好有出息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這聲音,有些飄忽不定,似乎來自于四面八方,大家都能聽得清清楚楚,但是似乎又有些無處不在。雖然是朝廷將士,但是哪里能夠捕捉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人!只能裝神弄鬼的么?如此小瞧朝廷,大逆不道!你算什么人物,滾出來!”作為一個先天高手,伍彥柔眉頭緊皺憤怒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然聽出這個人,是在諷刺自己,但是這個人的身手不弱,自己甚至無法捕捉到他的位置。饒是伍彥柔帶著自信,也不由揮動手里的斬馬刀,朝著虛空里喊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裝神弄鬼!呵呵,也對,某本來就是鬼,自然也不用裝!想不到一個小朝廷的校尉,居然都如此膽大包天,看來真是越來越出息了!”這個沙啞的聲音越來越冷,絲毫不把伍彥柔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本事出來!鬼鬼祟祟不敢露面么,究竟什么人,有本事站出來遛遛!”伍彥柔捕捉不到對方的行跡,揮刀在這里叫著。當然不是真的想找人決斗,而是明白這次的事情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呱噪!”聲音帶著冷意,似乎朝著虛空里一陣風刮過來,讓這幾十個將士,居然都有些站立不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非,閣下是江湖人士?歷來江湖人士,從來不參與朝廷之事,閣下究竟何門何派,莫非是想壞了江湖規矩?”伍彥柔有些暈頭轉向,幾乎跌倒在峭壁上,拄刀踉蹌站在那里臉如死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江湖規矩?嗯,你這話說的也在理!如果對你們動手,確實是有些勝之不武!不過某老朋友不出來,收拾你們這些不長眼的,倒是折辱了身份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長袍黑衣人,緩緩憑空出現在對面,那里居然是虛空,甚至就在大家面對的江面上。就那么飄在空中,好像幽靈一般,看得人白天都渾身發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張雪白妖異帶著棱角分明的臉,正是地獄門四大鬼王之一,修羅王申屠負!和高陽瑄分別之后,他居然快速的出現在這里,不知道鬼母高陽瑄有沒有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,圣門弟子何時,淪落到這種被人攆落水狗一樣的地步了!”他很是不宵的看著,此時被恐嚇著,身處石縫里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以他的身份,自然不宵對伍彥柔這些人出手,可是這附近居然有鬼母在,他就不由多了幾分心情。何況遇到這種事情,似乎看出被圍剿的一方,居然是圣門的弟子,他心里自然帶著好奇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圣門弟子?原來,前輩居然是圣門高人,如此倒也失敬了!”聽到申屠負的話,伍彥柔自然不傻,也似乎意識到什么?吹绞峭ㄟ^模樣,雖然沒有認出是誰,隱隱感覺到不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倒是有著幾分氣魄,而且,居然不怕某,倒是令某有些好奇!”申屠負靜靜的看著,當年殺神修羅王的名頭,看來如今江湖上已經淡忘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知曉了申屠負的來處,伍彥柔卻沒有絲毫的害怕,甚至帶著平靜出聲道:“晚輩在齊昌府身居校尉,原是狂獅譚令溧弟子,敢問這位高人,是圣門前輩嗎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,哈,哈!圣門前輩,算是吧!”一串清悅偏又帶著沙啞的笑聲,在這里似乎傳出老遠:“狂獅譚令溧,江湖榜排第八的高手,有著這樣的師傅做靠山,難怪有著底氣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個瀟灑的回旋,居然在空中硬生生的移動,到了伍彥柔的身前停住,然后驀地轉身看向石縫,他就那么一直漂浮在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空中有條無形的道路一般,可是大家都知道哪里會有,看著他這高絕的身手,當真是人人震驚不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他負手而立,衣炔飄飛衣帶舞動,當真如神仙一般凌立!一雙眼睛靜靜的看著這邊石縫,卻一時間沒有了言語,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外的人都噤若寒蟬,看著他的樣子,哪里敢有半句言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輩謬贊了,晚輩有幸得師尊教誨,在前輩高人面前,豈敢造次?”伍彥柔有些中規中矩,自然帶著幾分恭謹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哼,不愧為狂獅弟子!”申屠負自然知曉,這狂獅譚令溧原名楊炯,乃嶺南韶州人氏,祖籍卻是來自于中原齊魯。在高祖大有十三年后,助劉晟奪得帝位之役中,他便獨自立下了大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深得劉晟信任和器重。在朝中只是客卿近侍的身份,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,但是劉晟一直都以兄事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年劉晟哥哥殤帝被廢,朝中有不少聲音替殤帝不平,要求斬殺弒帝那幾個武士。譚令傈便是其中之一,可是因為種種原因,他被偷偷保留了下來,不過此后便消失在南漢朝廷,諸官員和人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時他另外一個名字譚令溧,自此在江湖中大有來頭。唐朝末年軍閥割據紛爭,自朱溫滅唐后從此大亂,天下幾十年群雄并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聞江湖中有好事者墨語子,料事如神、鐵嘴鋼牙,識人未有所失,編撰了《江湖榜》,以示和隋末唐初諸好漢比肩,惹得江湖中人紛紛認同迎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傳人磨鏡老人細分英雄,和游俠的《奇藝錄》傳世,自此武林豪客、江湖怪杰,均以能登上《江湖榜》和《奇藝錄》為榮,列舉居身雙榜前十的人,自然天下為之動容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