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城外江邊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一十三章城外江邊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丫的,終于找到,呵呵,你們有本事,倒是繼續!”隨著一聲驚喜的低呼,揮劍斬開了擋在面前的藤條。身后是全副武裝的將士,伍彥柔帶著冷靜看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齊昌府外,不遠的一處所在,而且是在沿江邊上的一處峭壁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幾十個輕裝的將士,各自都手持兵器,雙眼泛著兇光和厲笀,站在峭壁上各處,可以落腳的地方。大家都看著面前的同伴,站在一個斜斜的下坡,揮劍斬開面前峭壁上,一處長滿藤條的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手指粗的藤條,隨著揮砍斬落紛飛,不斷的掉入江里面,掛在峭壁斜坡上面。兩個揮劍的將士默不作聲,但是眼睛里閃現精光,都是一臉興奮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面前是越來越少的藤條,和被劈開的荊棘,便隱隱聽到里面,傳來不安的聲音。果然里面不但有人,甚至大家幾乎都能聽到,那焦慮的聲音。大家毫不猶豫的驚喜,手上不由更是賣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身上也有傷痕,顯然都經過混戰和搏斗。有幾個人就站在不遠處的峭壁上,看著江水在注視下泛著金光。不遠處的府城火光沖天,雖然離著這里一段距離,都似乎隱隱傳來喊殺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府城大多數都是青磚,和石塊木材壘成的房子,除了齊王府和大都督府,采用好的木材筑就,其余還有少數大閥豪族之家,其余就很少有易燃的房子,但是現在府城里也著火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是有人在府城里,點燃了某處的房子,不然哪里來的這么大的火光。炙熱的火光照耀了整個府城,站在高處看去齊昌府,就像一張扭曲的臉,在不斷變幻著自己的臉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火光倒映在江里,看去江水變得烏黑,江面卻泛著金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一聲慘叫傳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是左手邊那個揮劍砍藤的人,被里面射出來的一支勁箭,直接射穿左胸后被帶飛起來,大家眼睜睜看著他,直接掉入了江里去,染紅了江水,卻再也沒有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靜,一時間峭壁上,瞬間就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些人都知道,掉入江里的同伴身手不弱,就是那一箭來的太過突然,而且對方身手明顯不弱,箭頭直接射入他左胸,即使不至于一箭致命,看來也算兇多吉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處江水比較深,人摔下去有江水的緩沖,也不至于一時摔死,可是眼睜睜看著無聲無息消失。而且只能說明,這一箭的威力,真的足以致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以一箭致命!說明這里面所隱藏的人,肯定是有著身手不弱的,甚至帶著巨大殺傷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一揮手,兩個人立時竄到那個,還剩下的人身邊,他們足尖點在峭壁上,不但穩穩當當,而且似乎悄無聲息,一看就是身手極好的人物,都是興王府帶來的禁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為首的那個人點頭示意,他們操著手里的斬馬刀,一刀向長滿藤條和荊棘的石縫斬去。石縫里本來斬斷不少的藤條,此時頓時應聲而落,比開始的速度,明顯快了一半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來這處石縫,本來長在峭壁斜坡下,外面又長滿了藤條和荊棘,如果不靠近不仔細看的話,根本不知道,這叢石縫后的天地。當然因為有著高度距離,一般人哪里會攀爬上來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斬馬刀再次不停斬落的話,不用多久就會開辟出一條道來。這外面的藤條和荊棘,就是依托天生的長勢,做成了這石縫的門戶。不過身處里面的人好守好藏,外面的人難進難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率領的這些人,正是追擊這些石縫里面的人,到了這里一度失去了聯系,不料石縫里面的人比較多,而且還有傷員跟隨,終于還是露出了馬腳,被這些人守在外面堵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里面的人,暫時不會出來,這些人在伍彥柔的率領下,便決定強攻進去。此處離著府城不算遠,本來有不少幫手。如果召集過來的話,對付石縫里面的這些人,應該很快可以拿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出乎他們意料之外,那就是本來在府城的同伴,居然沒有來這邊援助。如今看到府城那邊大火,伍彥柔明白顯然那邊也出了問題,想到吉星的囑咐,伍彥柔不由雙眼陰沉,顯得有些厲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石縫清晰的暴露出來,眼神似乎有些瘋狂起來:“繼續頑抗,格殺勿論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順著石縫的殘藤和荊棘,可以看到里面,寬不過七八尺范圍寬,看不到延伸里面更遠的情形,何況這已經比較陰暗,暫時也看不到里面,顯然里面別有洞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隱隱約約,一個持弓的男子,此時就站在暗處,一雙明亮的眼睛,在暗處閃閃發光,看著外面的刀和劍,他眸子射出驚人的冷靜,自然也帶著不甘的寒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是石縫的延伸,不知道哪里透過來的一束光,可以看到里面隱隱有很寬大,不亞于一間大廳的空間。不過卻或蹲或站有二三十人,只不過太過黑暗,看不清里面人的容貌和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一臉慎重,剛想說話忽然感覺到什么,便呵斥出聲:“小心了!這些混蛋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一支箭,猶如流星一般掠過,無聲自石縫里面射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距離又近速度又快,即使有人提醒同伴,而且同伴身手也不弱,不過對方肯定是有目的瞄準,一個持斬馬刀的人,還是再次在伍彥柔面前中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伍校尉,不好辦!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反應過來,和同伴一樣中箭,雖然避開了胸口,可是也被那長箭,自左腋下穿過后背。強大的沖擊力和劇痛,使得他數次想在峭壁上站住,可是最后還是無能為力,依舊還是跌入江里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,簡直無法忍了,,,,,,!”也不知道是罵誰,伍彥柔雙眼憤怒,如狼一般看著石縫那里,還有黑暗里箭頭寒光,依稀隱約閃現著,大家暫時卻沒有半分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石縫中的荊棘和藤條,他不由腦中忽然一亮,冷冷的對著里面說道:“再不出來受死,就放火熏死他們,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了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