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神定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零一章神定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真正的震撼了,親眼看到璃繯的變化。作為道尊門下的弟子,陰麗華也不泛看到,和聽到一些奇術。都是一些類似的功法,就是通過屏息修行,以使自己在修行中,浪費過多的精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許多前輩高人,在追逐天道時,練就出了龜息之術。而江湖上最有名的人物,自然就是首推,號稱睡仙的陳摶。陳摶的《蟄龍功》,乃是天下有名的修煉奇術睡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正讓人在修行的時候,往往會如同睡夢一般,自然而然入定幾個月,甚至更久的時間。修行的人不但可以在睡夢中修行,而且往往就會不知不覺中精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不知道底細的人,還以為他們坐化或者死亡了,往往推為天下奇功之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不知道,目前璃繯所處的這種狀態,是不是和龜息功一樣。但是看著她目前這種情形,當是和《蟄龍功》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陰麗華的師祖道尊,和陳摶的私交甚好,陰麗華自然知道一些底細。至于江湖上高深的龜息功,一般都不能和這種狀態相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高陽瑄的出身,再看到璃繯的狀態,陰麗華自然驚嘆,地獄門流傳幾十代,果然非是普通門派可比。不說高陽瑄這種手段,光是每代的人才,就不知道留下多少修行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經驗被后世子弟學到,如果能夠再加以補充,那可是真正的不得了。心里帶著感慨,看著璃繯的反應,陰麗華驚嘆這種儀式,和一睡幾十年的奇功,完全忘記周圍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祭臺上,本來被冰凍的璃繯,居然在高陽瑄和彭蹉的咒語下,真的微微張開了眼睛,饒是吉星有著諸多思想準備,這時也變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眼神一直還看著前方,甚至沒有轉動和神采,但是她真的睜開了眼睛。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誰會相信這是真的。一個算是生機全無的人,居然就這么活生生活過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吞咽了一下口水,吉星知道自己看到的,卻是真實的不能在真實。陰麗華看著眼前的一幕,整個人也都震撼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和吉星自然不一樣,知道修行有龜息一說,但是和眼前這個女子的狀態,是完全不相同的兩個概念。這個世界有太多未知的東西,何況在這個神仙都滿地傳的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反而接著比陰麗華淡然,畢竟這種事情反倒是容易接受。大家可以把這種未知的東西,歸結于神仙或者鬼怪。吉星自己來到這里,本身就是不正常,自然就好理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卻知道,面前這個高陽瑄,江湖上號稱九子鬼母。她平時研習什么功法,不是地獄門的人,自然根本就沒有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聞她修習一種《厲鬼舍魂大法》,光聽名字就知道,應該是一種對自我生命,甚至是滋養有所付出的功法。而同樣這大度和尚彭蹉是五溪一地,還存在世的前代大法師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盛行巫術的五溪蠻族,歷代最負盛名大巫師,彭蹉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的威名毋庸置疑,在五溪一地當真是超然的所在。任誰都沒有想到,他會來到別傳寺成為大度和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陰麗華看到璃繯醒來,可以說對五溪巫術的神奇,自此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能因為激動,高陽瑄此時臉上的面紗,自然已經飄開露出來,這時首次讓人看到她的真容,居然有著一張恍若少女的面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在陰寒的陰魄石周圍,寒霧看起來似乎朦朦朧朧,卻是有著一種令人癡迷的美麗。一旁陰麗華忽然發覺,一個令人擔心的事情,那就是璃繯的面容,和高陽瑄看起來居然神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顯然是一個巨大的秘密,因為世人都說璃繯是鬼母的弟子。想到這里的時候,陰麗華自然渾身發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一直低調的大度和尚彭蹉,雖然還是筆直坐在那里,可是渾身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壓。這股巨大的壓力,居然籠罩了整個空間場地,把祭臺上繼而下面的人都包在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他平靜的雙眼里,忽然似乎散發出一股,攝人心魄的黑色精光。雖然只是匆匆一瞥,卻足以令人膽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緊緊的盯著璃繯,似乎沒有絲毫的松懈。嘴巴里卻發出一陣,陰麗華聽不懂的語言或者咒語。聲音由遠而近、由低而高,很快便在整個空間里回蕩,就像禪語梵音一般引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提起精神,璃繯頃刻便會蘇醒,速速端正專心!”此時陰麗華和吉星的耳邊,忽然響起高陽瑄急促,甚至帶著緊張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心里自然凝神,再次朝她看去時,發現她整張露出來的玉臉,竟然變得赤紅,在迷離陰寒的霧氣下,看起來有些詭異和令人心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吉星和陰麗華有著想法,此時卻絲毫不敢吱聲,看了眼一旁的大度和尚彭蹉一眼,似乎情形和高陽瑄差不多,兩個人自然心里更為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魂,至!神,定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聽這邊彭蹉一聲厲喝,猶如來自九淵發出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上那巨大的空間,忽然似乎便被一片烏云遮住一般,頃刻間居然黑了。陰麗華心里忍不住打了個突,可是還來不及多想,便聽到一聲細微的嘆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知道是誰發出來的,卻讓陰麗華心中一定。這是一個不屬于高陽瑄,也不屬于大度和尚彭蹉的聲音,這究竟會是誰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難道吉星膽大包天,這時候居然敢壞事?陰麗華心中一驚,忍不住快速的看著。果然看到兩個人中間的璃繯,居然身子正好背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自然看不到,璃繯此時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,正看著陰麗華對面坐著,甚至有些目瞪口呆的吉星。璃繯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思索的迷惑,和驚訝般的驚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空氣似乎凝固了,陰麗華看向高陽瑄和彭蹉兩個人。高陽瑄臉色煞白,唇角帶著一絲殷紅血跡。血跡在香嫩的紅唇邊,有種給人凄美的感覺。臉上紅潮已經退下,臉色甚至有些慘白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