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九幽逆天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九十章九幽逆天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門中,普通弟子失蹤,想必,也不會引起,你這個長老重視吧!”高陽瑄好奇的看著盛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門主能力毋庸置疑,昔日經過幾個長老認可,門中幾個宵小的小心思,某也知道,沒有管是如今時事復雜,分散也有因果。但是傷及本門根本,一個都不會放過!”盛言聲音發冷的說道:“如果齊昌府事情屬實,不管成敗,某會求情!”滿含深意的看著,當然也帶著警告田一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千真萬確,弟子怎敢欺瞞門主和長老!”田一農恭聲說道,此時聽到盛言這么說,高陽瑄雖然沒有表態,他心里已經安定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似乎有些神采,帶著試探說道:“鬼判秦奘,在滇地為萬圣仙子所傷,也需要那物做藥引。弟子知道后,一直沒有聲張。鬼判這次受命到楚地和嶺南調查,失蹤弟子去向,聽到齊昌府消息,如今在府城坐鎮個余月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假公濟私,此事你做的好!”盛言靜靜的說道:“你且起來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謝,長老!”田一農一臉感動的起身,微微抬頭先是驚駭了半響,繼而意識到自己的失態。知道盛言身上改變,一臉喜氣的施禮:“恭喜長老,賀喜長老突破《九幽逆天大法》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些許提升罷了,不值一提!”忽然看向天空,似乎又憶起什么事情,驀地回頭高陽瑄。見到高陽瑄絲毫沒有動容,于是繼續看著田一農說道:“鬼判難道不知,諸位長老需要此物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鬼判如今也是門中執法,每個月都有弟子提供各種藥材,在門中他對弟子印象極好,平時比較親近!敝朗⒀酝黄,田一農更是恭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不怪你,如若鬼判如此大膽,即使他兄長是門主,某也要讓他明白,有些事物,不是任何人都能染指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為此事而來?難道那只仙狐,居然和此物有關?”高陽瑄眉頭微皺,看著盛言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只是一樁,某前來卻是為了繯繯!”盛言看著高陽瑄,沒有絲毫隱瞞:“本以為瑄瑄不會相見,沒有想到意外遇到了彭蹉,所以某猜測瑄瑄應該就在附近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,彭蹉即使做了和尚,依舊讓人不省心!”高陽瑄似乎喃喃自語,隨即看向田一農:“你們在這附近,難道也是為了那只仙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一農有些心驚肉跳,看著盛言沒有吱聲,于是小心的說道:“弟子算是公干,派遣在這嶺南,隨時匯報這邊的狀況!不敢隱瞞長老,對那仙狐的覬覦,知道有別傳寺干預,弟子等不敢公開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為了圣門資源,你倒是有心了!”看著田一農,高陽瑄淡淡的帶著冷笑說道:“此事妾身有大用,如若壞了大事,千刀萬剮不足解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弟子不敢,,,,,,!”聽到高陽瑄這么說,田一農自然心驚肉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若促成,某親自替你洗精伐髓,助你突破多年瓶頸!定不會讓你失望!”盛言看著高陽瑄臉色,鼓勵田一農說著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謝謝,謝謝長老!”田一農喜出望外的施禮道:“為長老和本門,盡心竭力乃是本分,弟子惶恐!”他雖然謙虛,但是說話的聲音,都顫抖了起來,顯然心里的激動,已經令他有些失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先天高手平時的修為,要想進一個層次,當然是比登天還難。有些人也許一輩子,就此止步于此,有些人卻可以一路順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些人十年就可以突破,有些人幾十年也不會再有成就。人生短短幾十年,又有幾人能有此奇緣。盛言所說的洗精伐髓,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一般都是高層次的先天高手,幫助不同境界的先天高手,突破的一種最佳方法。江湖上修行突破先天境界,都是幾十年修行的高手。自己成為高層次先天境界高手后,還幫助弟子可能性更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夠得到高層次先天境界高手,出手幫忙洗精伐髓,對于低層次的先天高手來說,無異于再造和幫助修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自幼修行的人,能夠突破先天境界的,是少之又少,更不要說每個境界的提升了。田一農修行也超過二三十年,在江湖上其實也大大有名,在先天境界初級層次上,已經滯留了近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得到盛言的洗精伐髓,那么這些年的集聚,也許可以使得他,連續突破一兩個層次,其實完全都有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必過分高興,某的性格,爾等想必盡知!此事只要一成,自會得到莫大好處,至于提升你們的境界,那都是小事!如若壞了瑄瑄大事,百死莫!”盯著田一農,盛言冷冷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弟子明白!如此昨晚弟子得報,鬼判這段時間,果真得到了那寶貝的龍褪,證實那神物的存在,探子據傳很是高興!所以長老可以速往!”田一農自然不敢隱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咫尺之間,何須大驚小怪?”盛言看高陽瑄沒有吱聲,自然也淡淡的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長老須知,如今其中有些事情,可能比較麻煩,那就是近段那府城齊王,居然突然攻擊弟子在此處基地,似乎想剿滅弟子屬眾。這次弟子恰好攻打齊昌府,只怕會影響那神物!”田一農這邊強抑心頭的驚喜,想到自己得到的信息,馬上便全部托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齊昌府齊王?劉家藩王!”似乎忽然想起什么,盛言一字一句的慢慢念叨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吉星眉頭皺起,明白這盛言不知道自己在,而田一農也沒有完全回過神。但是想到高陽瑄的身份,心里還是首次有些惴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盛言忽然又看向田一農,淡淡的說道:“此神物最是聰明,一有風吹草動就會遠遁。不過它每次成長,就是一次蛻變!如果真是它的話,屈指一算也是超過兩甲子壽命,神物難得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齊昌府,齊王!”微微閉眼,盛言喃喃的說道:“真蛟蜃橫行江湖,心高氣傲,誰都不放在眼里!自負江湖榜第一,如今卻無法北進、西行絲毫,究竟是為什么?后繼無人矣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