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進寺遇阻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六十五章進寺遇阻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自然沒有客氣,直接飛出一腿踢在他膝蓋之上,圓律一個瘦高的身軀直跌出去。這時圓規的禪杖與圓法的戒刀,已同時攻到。阿三倒手反掄方便鏟,當的一聲大響,一鏟正打在禪杖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件精鋼的長大兵刃相交,只震得山谷鳴響回聲不絕。圓規虎口震裂滿手鮮血,嗆啷啷禪杖直接落地。阿三同時側身避過戒刀,舉鏟直進挺向圓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圓規嚇得忘了抵擋,門戶大開眼見鏟頭月牙,已直接推到面門。因為沒有吉星的指示,阿三自然不欲傷人,正想收鏟當頭,突覺頭頂嗤嗤有暗器之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正待閃避,不過只聽當的一響,手中一震月牙方便鏟,被重物撞得蕩開尺許,又聽叮叮兩聲輕響,跟著叢林高墻上掉下兩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有著陳延壽和何長汀在,阿三自然沒有收鏟躍開,一回頭見到了吉星幾人都在,心中一喜轉過身來,卻見對面人叢中,一個身材矮小白須飄拂的老僧踏步上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低頭再看地下兩人,原來兩人偷偷躲在樹上,見阿三力戰三僧得勝,有人在樹上暗放袖箭,卻被陳延壽出手打落,接著何長汀又將兩人打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和尚,這兩位穿著僧袍,應該是你們廟里的罷!”吉星越眾而出,看著這個矮小的老和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本寺不知如何得罪諸位施主了,貧僧法苦見過諸位施主!”這法苦老和尚沒有直接回應,反而帶著疑問看著大家:“似乎還有羅浮劍派的施主,不知道有何見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和尚,出家人以慈悲為懷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!某等在附近有事,貴廟居然有人偷窺,某家想過來問問方丈,不知道貴廟是受朝廷派遣,還是受某些門派所遣?”吉星直接一頂大帽子壓下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對方烏壓壓一群人過來,吉星不知道這些出家人,居然這么喜歡湊熱鬧。想到興王府的事情,心里忽然微微一動,看著何長汀說:“你也算是地主了,想必這方丈你原也認識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長汀微微有些尷尬,但是嘴上沒有說話,而是朝著廟里看了眼,隨后再看著陳延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據說慈靜法師,在佛門還是有些成就的,郎君如若想拜訪,倒也是美事一樁!”陳延壽低眉順眼,似乎充滿了莫測高深:“阿三,請帶路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梅亮雪確實明顯一愣,她自然知曉這別傳寺的方丈慈靜,據說乃是云門文偃大師法系,就算師傅八面仙子馬夢蕓,都對他格外尊敬。沒有想到這些人如此大膽,于是拉著陰麗華退到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果然直接在前面開路,法苦帶著皺眉:“施主留步,,,,,,!”阿三絲毫不顧,直接伸手去推,法苦左手握拳,翻轉挽一大圈右掌上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梅亮雪卻聽師傅說過,別傳寺的功夫,識得此招是佛門“獨手擎天”,知他是以“羅漢拳”來和阿三過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梅亮雪雖未曾學過此拳,但想起當日和師傅過招武,自己用道家拳來對羅漢拳,幾乎次次遭大敗,此時看著阿三當下雙手一拍倏地分開,一出手便是“霸王拳”的絕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套拳法據說來自于唐初,第一戰神李元霸,法苦出其不意險些中掌,順勢一招“金鵬掠云”,后仰在地手足齊發,隨即跳起腳步欹斜,雙手亂舞聲東擊西,指前打后跌跌撞撞,真如醉漢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顯然識得此拳,當下凝神拆解。兩人拳法都是自成一家,明顯不依常規。法苦的“羅漢拳”雖只三十六路,但下盤若虛而穩,拳招似懈實精,翻滾跌撲顧盼生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吉星等人并不為意,眾僧也沒有過來圍攻,畢竟法苦的身份在這里?粗鴥扇硕返胶ㄌ,法苦一個飛騰步,全身凌空落下足成絞花,一招“鐵牛鋤地”,左拳直沖阿三的下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神色平靜,斜身后縮,知他一擊不中,又將上躍成為“鷂子翻身”,頓時看準部位,等他足落地,突然朝前勾出,伸手在他背上輕輕一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法苦翻不過來,俯伏跌了下去。雙手在他肩頭一托,法苦借勢躍起才沒跌倒,老臉上脹得通紅,向里一指對著眾人說道:“諸位請進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沒有說話,白衣銀槍李少奇卻拱手道:“承讓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依舊是阿三率先,大家進來就看到,一個大師坐在正中,見諸人進來便即站起,提起身旁一條粗大禪杖,在地下一頓,只震得墻壁搖動,屋頂簌簌落下灰塵,確實令人膽戰心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梅亮雪暗驚,因為她認識這個和尚,是別傳寺首座法典。只見他左手扶杖,右手向左右各發側掌,左手提杖打橫,右手以陽手接住踏上兩步,正是禪門“降魔杖”的起手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見他發掌時,風聲颯然腳步沉凝,自然不敢輕敵,首次拔出樸刀脫去外鞘,一陣寒光激射而出。法典眼見刀光,不覺一震左手斜擊,拗杖橫擊“龍尾鞭勢”。阿三矮身從杖下穿過還了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兵器一個極長,一個樸刀極短,在殿上回旋激斗。梅亮雪見過師門有著相同的棍法,知道這禪門降魔杖法,猛如瘋虎驟若天魔,普通人應對極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說這種杖法,脫胎于禪宗祖庭少林寺,八部天龍所傳一百單八路棍法,又摘取佛門“夜叉棍法”、“求佛杖法”等精華,端的是極為厲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來杖法多用長手,使者必具極大勇力,這別傳寺首座法典,尤其天生神武,只見他行動之間“力劈華山”、“夜叉鬧!、“神雷超度”,招招狠極猛極猶如著魔,數十斤鑌鐵禪杖狂舞亂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梅亮雪跟隨師傅十多年,看著心下暗贊,知曉要如此使杖,才當得起“降魔”兩字?粗⑷徊桓覔屓肓,一味騰挪閃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來也是料想法典如此勇悍,定然難以持久,只待他銳氣稍挫再行攻入。哪知這法典內功深湛根基極固,兩個人在大殿惡斗良久,杖法中絲毫不見破綻,反而越舞越急毫無衰象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