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大哥在此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五十八章有大哥在此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叔余此時也想收手,隨即向里硬奪待要收回金锏,但這金锏前端被這人抓住了,竟如被生鐵鑄住了一般,在半空里變得紋絲不動了。接連運幾次勁,始終奪不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人帶著幾分自然,發覺譚叔余這時回奪之力,顯然大得異常,自然在心里想著:“如若不顯神功,和這個一身蠻力的莽夫,甚至他那些兄弟當面,肯定終是不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在此時帶著隨意,突然右手往上一頂急拗。這一拗之力巨大,甚至完全集于金锏的中部,這人運勁既巧且猛,這些人看著似乎沒有變化,一時間都有些發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理在這人順勁之下,此時譚叔余武器非脫手不可,哪知他仍是牢牢抓住,只是那條和象鼻般粗大,其實重量驚人的金锏,卻在兩個人把握之下,直接彎成了曲尺之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到了此時,譚叔余依舊堅持,這人倒也有些佩服,隨即淡淡的喝道:“好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也絲毫沒有客氣,而是直接轉勁向下拗落,金锏再次從另一邊彎將下來。接連不斷的兩次彎折過來,大家只聽到拍的一聲,這根沉重的金锏,居然在兩個人手里斷成兩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人看著手里的金锏,倒也絲毫沒有意外,甚至還掂量了一下重量,似笑非笑的看著譚叔余。而譚叔余被震得雙手虎口,瞬間都破裂寸許,戶口位置自然鮮血長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這譚家的漢子,竟有一股狠勁,仍是死命抓住金锏不放?粗@人的時候,首次臉色變得難看起來。似乎回過神來,好像明白自己不是這個人的對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人看著譚叔余的震撼,卻直接哈哈一笑,順手揮出手里半截金锏,隨即筆直插下,沒入地底之中,剎時不見了影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面地下雖然似乎潮濕,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實地下面就是石塊。雖然地面看著不到一尺,但那斷金锏依舊有著近兩尺,卻給這人隨手一插滅跡,看來臂力神功實是驚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他游目四顧,見譚氏兄弟等正在喝止虎豹,只是因為此時群獸野性發作,又見了一些人血,饒是譚氏兄弟常年御獸,這時候也實在不易,立時喝止住這些野獸的騷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想到了什么,這人朝著陰麗華打個手勢,隨即叫她:“小娘子,你且用手指塞住雙耳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一時不明其意,但見到他沒有惡意,自然便依言按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只見他挺直了身子,恰好梅亮雪五個人也下來,雖然沒有站到他身后,卻也暫時在一邊看著。梅亮雪朝陰麗華微微頷首,示意她不要驚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人看了一下四周,隨即縱口長呼,開始聲音似乎在遠處,接著龍吟般的嘯聲,直接逼近身前。即使塞著耳朵,也感覺這聲音直上天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陰麗華雖已塞住了耳朵,仍然震得她心旌搖蕩,甚至如癡如醉,腳步站立不穩。幸好她自幼便修習師門,正宗道門內功氣勁,因此即使武功雖然尚淺,但是內功氣勁的根基,卻扎得甚為堅實。而且遠勝于一般,江湖武林中的好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聽了這人這么一嘯,即使雙腿有些發軟,卻也總算沒有摔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嘯聲悠悠不絕,開始大家還沒有太過在意,接著只聽得人人變色,群獸紛紛摔倒,接著連地獄一窟鬼、譚氏兄弟先后跌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剩下的只有這邊五個人,以及幾頭大象、金毛獅王譚仲同和陰麗華勉強直立?粗墙鹈{王昂首環顧,臉上甚有傲色。這人心想金毛獅王這病夫,看來當真內力氣勁不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如若再催嘯聲,硬生生將他摔倒,只怕他要受劇烈內傷,當下這人長袖一揮,站在那里直接住口停嘯。傲然的看著這些人,顯然有些不屑一顧的姿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讓人感覺到震撼,但是直到過了片刻,眾人和群獸才慢慢站起。豺狼和野豬等小獸,竟有被他嘯聲震暈不醒的,看著遍地都是群獸嚇出來的屎尿,讓人有些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因為嘯聲停下,這邊群獸不等譚氏兄弟呼喝,紛紛夾著尾巴逃入樹林深處,連回頭瞧一眼也都不敢。譚氏兄弟和地獄一窟鬼,平生哪里見過這等威勢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時間大家都呆呆站著,竟不知說甚么好。隨后似乎只感覺這個人,居然和梅亮雪這邊幾個人頷首,雖然沒有說話,但是似乎有些熟絡的意思,自然更讓人有些詫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能因為還沒有回過神來,所以暫時還沒有人說話,但是大家看著這邊方向,看著這個僵尸一樣神色的男子,都似乎有著一些不知所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陰麗華開始想看白衣銀槍,可是看到居然是這樣一副樣子,心里難免有些意外和遐想。雖然沒有說出話來,但是心里顯然有些失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這個男子似乎明白,這些人需要時間恢復,所以這時看著有人眼睛清明一些,方才淡淡的出聲說道:“譚氏昆仲請恕無禮,只因某和這一窟鬼有約,暫時迫得阻住雙方動手。待某這回事了結之后,你們再分高下,到時候某家誰也不幫,袖手觀斗如何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自然轉頭,向黑須翁鐘允聞說道:“怎么樣?你們一窟鬼,是要一個個的跟某車輪戰呢,還是幾個兒一齊上?某家此時就在這兒,任憑爾等選擇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別說一窟鬼,就是這鐘允聞,也給他嘯聲震蕩之下震撼。此時雖然翻身站起,但依舊心魂未定,看著這個男子,一時答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這邊同樣矮個的產殤鬼,卻對著他一揖至地,甚至帶著恭恭敬敬的說道:“大俠,你老人家的武功,跟某等兄弟比起來,實在有些天差地遠,如今一窟鬼如何敢跟你動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產殤鬼這么說,鐘允聞倒是皺眉,看著這邊似乎回過神來說:“某等兄弟性命,都算是你救的,此后但凡有何差遣,某等水里來火里去,無不遵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他似乎想到什么,隨即沉吟著說:“你要叫某等兄弟退出嶺南,兄弟們立時便走,決不敢有片刻停留。但是,如若某等有大哥在此,決計不會如此給一窟鬼丟臉了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