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 無信無義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五十一章無信無義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大頭產殤鬼看著形勢,心里尋思:“別人出手或許會不快,但可以相助兄弟決不致見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便向這邊使個眼色會意,想放手里的碎銀子相助,但這邊斗得正緊,惟恐誤傷了自己兄弟,急道:“出手要快,難不成等那些畜生攻過來不成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嗤嗤嗤,隨即三粒碎銀子,直接向六臂仙猿譚季古要穴上打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譚季古被人稱為六臂仙猿,手上功夫自然了得,連連閃避乘勢直上。正要得手,忽聽得那邊喊聲大振,似乎有人再次上馬,隨即馬匹奔馳刀槍相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見一人沖到這邊,大叫:“在哪里耽擱,早早退走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依舊有人叫道:“我們在這里,大家就此退了不成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產殤鬼叫道:“省得畜生作怪啦,大家上,先殺了一兩個奸賊,再想法退走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手里武器并舉,齊向身前的對手攻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譚季古雙掌如風,忽向餓死鬼后心擊去。圍著的眾人大驚,不約而同的搶過救援。哪知他這一下是聲東擊西,身子急縮在一邊腳下一揚,周圍居然泥巴瀰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眼睛一花,譚季古已躍到一邊去。只聽他卻也哼的一聲,臀部中了產殤鬼一枚碎銀子,不過卻沒有擊中要穴,但終于逃到一邊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餓死鬼身形不穩,譚季古自然大喜迎上去,忽然身后一人倏地撲將上來。譚季古自然一驚,退開一步左掌“撥云見日”,身子向旁掠出。那人從他掌下穿過,右手二指成尖疾戳,左手兩指瞬間前伸,直撲向他懷里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看清楚那人是鶴發童顏的孟婆,心中一寒右掌“白霧橫江”,伸手一格左手迎擊,待他閃避時,右手已抓向她后心。似乎接觸到衣物,不由猛喝一聲將她向地上摜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無常鬼自然大驚,撲上想抱住譚季古這野蠻的動作。因為看著譚季古一摜勁力奇大,帶得她也向一旁撞去。突覺背心有人一擋,使得他和孟婆一齊摔在地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跌得狼狽卻未受傷,等兩人雙雙躍起,才知是這邊產殤鬼出掌相救。無常鬼道:“多謝三哥救了一次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產殤鬼卻直接白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好好應付,還向某家說這個‘謝’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眼見強敵齊至,轉身要退走,只聽身旁呼呼兩響,兩人已掠過身邊擋在前面,正是餓死鬼和無常鬼,背后孟婆喝道:“姓譚的,你還待怎的?難道不讓我們走嗎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四個人的圍攻,譚季古自然霎時間萬念俱灰,哼了一聲轉身站立不再出手。這些人也沒有繼續出手一起走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下孟婆和產殤鬼等在前,無常鬼和餓死鬼等在后,將他夾在中間走了過來。走了一程路,見前面這邊也在說話,一窟鬼甚至笑逐顏開,顯見一股子怒氣從心中直透出來,譚季古這一下子氣炸心肺,咬牙切齒的暗罵:“好,且看爾等如何待某家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各人捕到譚氏兄弟里的老四,自然是無不歡喜異常,到快接近這邊時,產殤鬼對無常鬼和餓死鬼說道:“把他反背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無常鬼拿出一根牛筋,正想對著譚季古出手。不過譚季古忽地大吼一聲,猛竄出去左手伸出,已勾住這邊餓死鬼的手腕,夾手把餓死鬼手里的鏈子槍奪過,右掌一招“白虹貫日”,使足全力向他后心擊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餓死鬼身子急偏,卻哪里避得開,這掌正中左臂,只聽喀喇一響,手臂瞬間已被擊斷。譚季古絲毫沒有遲疑,第二掌隨著打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孟婆在他奪槍時,心里已知不妙,第一掌打出時不及相救,這時猱身疾上,也是一掌對著譚季古打出,直擊他一側太陽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反應也算極快,直接右掌翻轉拍的一聲,雙掌和孟婆相抵,居然各自震退數步。這時雙掌相震,都覺對方功力深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餓死鬼雖然沒死,但是此時身受重傷,直接倒在地下。這邊產殤鬼把餓死鬼扶起,見他已痛得暈了過去。摸出一顆丸藥塞在他口里,眼見到此地步譚季古還要肆惡,無不大怒將他團團圍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心想:“人人都有一死,某家可要英雄一些!”橫著鏈子槍當胸,傲然說道:“你們是一起來呢?還是一個個依次來?某家瞧你等孤魂野鬼,還是一齊上好些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產殤鬼怒道:“你有甚么本事,敢說這樣的大話?某家先來斗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婆卻怒道:“三哥,這奸賊辱大伙太甚,讓奴家先上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常鬼叫道:“他害死兄弟,某等即使本領雖不及他,但某要第一個打。三哥,五妹,等某家不成時,你來接著!边@次因為自己的事情,讓餓死鬼變成這樣,無常鬼自然恨透譚季古,紛要爭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些人的反應,譚季古冷笑道:“你們不如來拈鬮,然后一個個看著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產殤鬼冷笑道:“他肯定不是某家對手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常鬼急道:“某等單獨不是他對手,幾個人合力斗他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反倒是冷靜一些說道:“你們也算是響當當的人物,本來以為咱們明日還有約比武,看來這約會,就是今日都不知還作不作數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知他要挑自己動手,無常鬼不由說道:“不錯,你既然傷了某家兄弟,現下正好完了這個心愿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譚季古冷笑說道:“那么某家就先陪你玩玩,另外眾位緩一步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和無常鬼剛剛多次交手,知他武功還遜自己一籌,如能將他擒住用以挾制,或可設法脫身,或者給自己兄弟緩沖。倘若擒他不住,也要打死這個一窟鬼靠前的兄弟,自己再死也算夠了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,何必費事!”孟婆似乎猜到他心思,叫道:“擒拿你這奸賊,若要三哥親自出手,要奴家一窟鬼眾兄弟何用?咱們一起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鶴發童顏孟婆的話,無常鬼忍不住都欺上兩步。如果產殤鬼不忌諱,顯然三個人應該可以拿下譚季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譚季古自然哈哈大笑,說道:“某家在西南時,只道一窟鬼雖然在蜀中混不下去了,總還講些江湖上道義,哪知竟是無信無義的匪類一般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