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無常鬼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四十五章無常鬼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怒道:“怎么就生氣,你們大家瞧瞧,他割了我一只耳朵。如果這口氣不出,你們不替某家出手,以后還說甚么好兄弟、好姊妹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邊說著,一邊當著這些人,除下頭頂套著的黑紗。這時候雨勢已經停住,果然可以看見他腦袋左側,光禿禿的少了一只耳朵?粗毯垭m然已經愈合,但是顯然確實已經是沒有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開始有人心思不屑,這時看著這麻稈大漢的樣子,其余八個人一齊大怒,甚至有的連聲咒罵,有的更是咆哮如雷,顯然何這麻稈漢子關系不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他們話里的意思,都說要和這游俠白衣銀槍決一死戰。這邊的人離著不遠,饒是這美貌少婦梅亮雪有些擔心,甚至一路心里帶著震驚,不過這時看著師妹陰麗華沒事,心里也安然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聽那綠衣少婦道:“四哥,他為甚割你耳朵?你犯著他甚么了?你又調戲良家婦女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滿臉嚴肅的人卻怒道:“四哥是什么人物,就便算是調戲良家婦女,那也用不著旁人,來硬出頭教訓,咱們地獄一窟鬼的臉,卻往哪里擱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人生相甚是奇特,看著雖在很是嚴肅,甚至讓人感覺好像是發怒,這邊的人凝目看去,原來他嘴角微微上翹,雙眼帶著精光卻微微瞇攏,即使嚴肅在旁人看來,似乎也是笑逐顏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道:“不是,什么調戲婦女,決計不是!哎,說來也倒霉,那日某家娘子和三個小妾爭吵,不意大家居然動起刀子來。偏生這個甚么游俠,恰好經過見到了這檔事,真是點背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陰麗華自然目瞪口呆,聽來感覺格外稀奇。不過因為看著這些人似乎帶著江湖氣,自然不敢隨意干擾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據說這人,在江湖行走,歷來愛多管閑事,竟出言相勸她們四個,某家那第四個小妾,居然對著他笑了一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那大綠衣裙少婦道:“哈,知道啦,肯定當時是四哥吃醋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眼一瞪,怒斥道:“某家喝什么醋?別說笑了,就是要飯,某家也是不許旁人,來管自己的家事。當時便給了這小妾一個巴掌,也叫那那個自以為是,一臉高傲的雜種快滾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,這邊的人都忍不住,看著這個麻稈男子有些搖頭。當然他們這些人平時了解,自然沒有人說他,他便感覺有些理所當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家看到你們打架,好意相勸,你何以出言無禮?還打自己女人,那便是你的不是了!边@把聲音帶著溫柔,說的不緊不慢,眾人一齊轉頭望著她,想不到陰麗華竟敢如此大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聽到,果然瞬間就怒氣勃發,喝道:“連你這小東西,居然也敢管起老子來!三哥,這娃兒是你帶來的,她是你的人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帶著陰麗華過來的那大頭矮子產殤鬼說道:“她要見白衣銀槍,某家便帶她過去瞧瞧,別的事情,某家就甚么都不管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聽到之后,隨即便說道:“好,那某家倒要教訓教訓她,讓她明白一下,馬王爺究竟幾只眼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看到他手里馬鞭揚起,拍的一聲脆響,便往這邊陰麗華頭上擊落。哎呀!這邊梅亮雪心里緊張,但是畢竟差著距離,只有看著拉著自己的白面書生:“快救麗華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稍安勿躁!”白面書生不以為然,果然看到陰麗華也舉起馬鞭一格,瞬間雙鞭相交,兩條馬鞭卷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那麻稈大漢回臂直拽,陰麗華只覺一股大力拉扯過去,再也把握不住馬鞭,最后只得放手。雖然暫時并無大事,不過手掌心已擦得甚是疼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麻稈大漢奪過馬鞭,又要揮鞭朝著陰麗華擊落,那黑須矮個老翁便喝道:“四弟,不早了,說完了趕路,跟人家小孩子一般見識干嘛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黑須翁這么說,那麻稈大漢的馬鞭,頓時救舉在半空擊不下來?粗槎挻鬂h臉上不忿,那黑須翁冷笑道:“地獄一窟鬼天不怕地不怕,八面仙子名頭再響,也嚇不到咱們。小娘子再多話,馬上便將你宰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不管陰麗華的緊張,他側過頭來說道:“四弟,大丈夫跌得倒爬得起,某家當年就曾給敵人斷過腳,你耳朵當時,到底是怎樣被那白衣銀槍割了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那麻稈大漢道:“某叫白衣銀槍快滾,他倒笑了笑轉身便走。誰知那第四個小妾犯傻,哭叫起來說我霸占強娶,現下又給大房欺侮,好沒良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本來以為此事就此了解,不料那白衣銀槍回過頭來,臉色大變問某:這女人說話可真?某當時就生氣道:真便怎樣?假又如何?老子外號無常鬼,向來殺人不眨眼,你可知道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誰知道他沉著臉道:你倘若歡喜她,為何娶了一個又一個?要是不歡喜她,當初又何必要娶她回去?某大笑說:起初是歡喜,玩厭了就不歡喜。男子漢三妻四妾有何希奇?老子還想再娶三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便怒目說道:你這般無情無義之徒,世上多生幾個,豈不教女子都心寒?直接欺近身來拔出某身上匕首,將某這只耳朵割了,還將匕首對準我喝罵道:挖出你心肝瞧瞧究竟甚么顏色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家伙簡直有些無聊,下次倒要說說!”梅亮雪只聽得眉飛色舞,心里忍不住便要喝彩,但見這個微胖少年,卻看著地獄一窟鬼,雖然臉色陰沉、貌相兇惡、似乎喃喃自語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梅亮雪不知道他說的,究竟是這麻稈漢子無常鬼,還是那個未見的白衣銀槍,不過看著這三個人神態平靜,心里更是有著些許拘謹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那麻稈大漢無常鬼續道:“那時某家娘子和三個小妾,知道情形不對,頓時一齊跪下求情,第四小妾還大聲哭起來,還說寧可殺了她,也不可殺某家,要是某家死了,她們要自殺殉夫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奶奶的,太肉麻了。嘿,真是丟臉,真是丟臉!”其中那個產殤鬼忍不住叨咕著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