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能容情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四十一章不能容情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十分好奇,自然是連連追問原因,但是那美貌少婦總是不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那粉裙少女道:“好,不說便不說,才不希罕聽呢!反正此時便說了,也未必就信!鞭D頭向那中年婦人說道:“大嫂,把你堂妹的事,說給我聽,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中年婦人,似乎感覺這粉裙少女親近,于是略微沉吟就接著說道:“好啊。其實堂妹和奴家是遠房姊妹,說到年紀,在族里因為排輩,卻相差了十五六歲,她父親原是奴家堂叔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笑道:“這是很親的直親了,她爹爹便是你的叔父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中年婦人笑道:“奴家啰里啰唆的,小娘子莫怪。那年唐軍打遍楚地,一只打到了如今漢國的北城郴州,把奴家舒服擄去衡州修城。奴家這位叔母帶著堂妹,聽說唐軍被巨象指揮使吳珣,帶人擊退回到衡州去了,于是沿路討飯,從郴州尋到衡州,一路尋訪叔父的下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小楊將軍嘆道:“楚地當初因為馬家眾馬爭槽,使得轄內百里荒野,唐軍乘勢擊破楚地,最遠曾經兵臨郴州。兵荒馬亂,一個女人數百里徒步尋夫,那可是難得之極啊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中年婦人道:“只因叔母和堂妹容貌不錯,一路在道上奔波不易。用血污和黑泥臟污自己涂黑了臉,以免遇見壞人見色起意,一路倒也平安渡過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有些奇異的問道:“吃都沒有,還見色起意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廳里的眾人中,倒有一半笑了起來?磥碇倥_實不懂世故,這兵荒馬亂之中,最值錢的倒是沒有地位的女人和孩子。因為但凡有著數年茍且,成長起來的孩子,就可以又是一方割據的物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美貌少婦慍道:“麗華,不懂便別瞎說,教人笑話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那粉裙少女顯然不服氣,帶著咕噥道:“不懂才問啊,懂了還問甚么,不是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中年婦人微笑道:“有些話小娘子不懂才好。叔母和堂妹足足走了半年,尋了一年,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于在湘江邊尋到叔父。他在一個將軍手下,那將軍不但兇惡得緊,叔母在見到叔父之時,剛剛因為修城延誤,給將軍打折一條腿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的時候,大家自然感觸一回。嶺南雖然在中原看來,屬于化外之地。但是至少近三四十年,大家基本上還算安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叔母當時自是心痛,求那將軍釋放叔父回家。但是那將軍哪肯答應,說叔父是征討抓來的奴隸,統軍都統賞賜下來的,就算有三百兩銀子贖,也不能輕易放走!敝心昱訃@了口氣,想到這里的時候,顯然也帶著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時叔母連一兩銀子也拿不出,哪里來的三百兩銀子?帶著堂妹在衡州城了游蕩,最后左思右想,將自己和女兒都賣入了勾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的時候,那粉裙少女顯然更是一頭霧水,不過適才一句話,惹起了許多人的哄笑,這時看著廳里的人,聽到之后都帶著凝重,心里明白有事,自然更是不敢再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聽那中年婦人繼續說道:“過了一年,母女倆略有積蓄,但要貯足三百兩銀子,在兵荒馬亂的衡州城談何容易?幸好有人知道她母女苦心,往往多給些前。母女倆挨盡屈辱,終于湊足三百兩。捧到將軍府中,交給帳房心想從此可以團聚,自然歡喜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聽到這里,雖然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,但是聽到結局不錯,自然也代那母女兩人歡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聽那中年婦人說道:“誰知那將軍收了三百兩銀子,叫叔父出來相見。一家三口磕頭辭別,怎知道那將軍見了堂妹,居然忽起歹心說:你們來贖他,三百兩銀子拿上來罷!叔母大吃一驚才明白上當,三百兩銀子交給帳房收下,這時候怎么還要銀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果然那將軍知道絕了路,自然臉色一變喝罵:我是堂堂鎮守衡州城的將軍,難道還會賴賬銀子?叔母害怕傷心,在廳堂上大哭。那將軍就說:也罷,今日開恩讓你們夫妻團聚,但且把閨女抵押在這里。叔母知他不懷好意,怎肯答應?那將軍呼喝侍從,將叔父叔母趕出去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的時候,有人已經忍不住開罵:“當初吳內侍和龍象候,沒有乘勝搗破衡州城,卻也讓這賊子逃過了一劫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吳內侍是漢國內侍大太監吳懷恩,龍象候自然就是吳珣。乾和六年一起率兵攻馬楚,曾經為漢國立下大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叔母舍不得女兒,在府前呼天搶地號哭。百姓明知她受了冤屈,但衡州不是漢國和馬楚所有,唐軍對待轄內百姓便如踐踏螻蟻,有誰敢出來說句公道話?”中年女人帶著悲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又嘆了口氣說:“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奴家這位叔父卻說:將軍瞧上閨女,是旁人修不到的福份,哭甚么?沒有想到奴才做久了,竟染上了奴才氣。似乎想到這里,還有別的心思,接著問那銀子從何而來。叔母初時不肯說,被逼得緊了說出來。叔父大怒說敗壞名節不守婦道,自甘墮落做這般低賤之事,當即寫了一紙休書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的時候,這些走南闖北之人,其實并沒有多少奇怪。因為如今中原各地,北有中原周國和偽漢,西有蜀中和大理,南有唐國和吳越,緊挨著的閩地以失,卻處處都是戰亂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受罪的自然是百姓,眾人齊聲嘆息,都說她叔母遭際不幸。但是那中年婦人道:“叔母千辛萬苦,落得這等下場,便到樹林中解下腰帶上吊;侍煊醒壅冒滓裸y槍這位游俠經過,救了她下來問明原委,他怒氣沖天當晚便跳進將軍府中,那將軍正在逼迫,見叔父在旁勸堂妹依從,說她在勾欄里又不是良家閨女,難道想起貞節牌坊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憤怒的白衣銀槍游俠,一拳打死叔父,抓起那將軍投入湘江,把堂妹救出來。他說叔母賣身救夫,比一般貞女節婦令人起敬。又說生平最恨負心薄幸之人、奴顏事敵之輩,叔父兩者齊犯,他下手不能容情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