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美貌少婦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三十八章美貌少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這時他嚇得渾身發抖,想跪又不想跪的樣子。一名兄弟發狠踢了一腳,他便跪倒,哈哈,當真痛快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游俠問他道:‘趙章周,你知罪了么?’趙章周納悶說道:‘卻是不知!蝹b喝道:‘你營私舞弊,屈殺忠良,殘害百姓,通敵誤國,妄論繼立,種種奸惡情事,快快給我招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趙章周說道:你到底是甚么人?劫侮大臣,可不知遭遇王法么?那位游俠道:‘你還知道王法?先打他二十大板!’大伙兒素來恨奸臣,這時候板子加倍出力,打得奸相暈了數次連連求饒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后來游俠問他一句,他便答一句,也不敢倔強。游俠命取過紙筆,叫他寫供狀。他只要遲疑,游俠便喝令打他屁股,掌他嘴巴,當真是聽話的很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之后,那粉裙少女噗哧一笑,粉裙少女看著長的清雅秀麗,她陪著這少婦,喝得好像是最多。她低聲道:“還真有趣,有趣的很吶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咕嘟喝了一大口酒,笑道:“是啊,原本有趣得很。那趙章周吃打不過,只得親筆招供,可是他拖拖挨挨,寫得極慢,那位游俠連聲催促,他總是不肯寫快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久天色將明,衙門外人聲喧嘩,似乎是到了大批軍馬,想必是有人把風聲泄漏了出去?粗蝹b怒起上來,對著大伙喝道:‘把他腦袋砍了!’跟著向某等使個眼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等便知這游俠,輕易不肯傷人性命,于是拔出鋼刀,在趙章周頸中刷的一刀,其實這一刀下去時,鋼刀在半空中,直接轉了個圈兒,砍在頭頸中的不是刀鋒,而是刀背呵呵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這一下把把趙章周,卻可直接嚇破了膽,只見他臉色突然漲紅,隨即就大小便失禁,人暈了過去。游俠哈哈一笑,說道:‘這也夠他受了,且不用殺他,讓朝廷將他明正典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隨即叫某等穿著衙役衣服,從邊門直接溜走,各自回家。某等知曉,那是他老人家親自斷后,也沒交鋒打仗,大伙兒平平安安退走。聽說游俠第二天親入皇宮,把著趙章周供狀,直接交給皇帝。但不知趙章周如何花言巧語,皇帝竟信了他,還讓他繼續做宰相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之后,小楊將軍嘆了口氣說道:“主上若不昏庸,奸臣便不能作惡。去了個左仆射王翻,來個趙章周。眼見如今盧膺日漸得勢,唉,一個接著一個,大漢江山,眼見難保呢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道:“除非請這游俠來做宰相,那才能打退唐國,隨后指日北上,才能天下太平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些人這么說,那美貌少婦插口道:“哼,他也配做宰相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卻怒道:“他不配,難道你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那少婦怒氣上沖,直接朝著這細膩漢子喝道:“你是甚么東西,膽敢對奴家無禮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見那細膩大漢手中,執著一對新的筷子,她隨手從桌上拿起一;ㄉ,只見她把花生米在掌心上一敲。隨即那細膩的大漢手臂一震,只覺半身酸麻,啪的一聲,手里的筷子脫手落在地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看著這一幕,自然有人失聲驚叫。雖然不知道這美貌少婦,究竟用的什么手段,但是那細膩大漢性子雖然直接,但領教了她如此手段,吃了虧竟是不敢發作,只是咕咕噥噥的自語,連酒也不想喝了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那粉裙少女,看著清雅秀麗,她陪著這少婦,喝得好像是最多。不過這個時候也很清醒,看了那個翠綠長衫少女一眼,隨即說道:“師姐,人家說那游俠說得好好地,你干么老是和人作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她轉頭向那細膩大漢嫣然微笑,淡淡的說道:“大叔,你別見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本來滿腔怒氣,但見她這么甜甜一笑,怒火登時消于無形,裂嘴淡淡報以一笑,想說句客氣話,卻不知如何措詞才好,身子卻依舊在微微發抖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道:“大叔,那游俠,你是怎么認得他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向美貌少婦望了一眼,心里顯然帶著顧忌遲疑著不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道:“你說好啦,只要不得罪我師姐便成。那游俠多大年紀啦?他騎的白馬好不好看?”不等這個細膩大漢回答,轉頭向那美貌少婦道:“師姐,不知他的白馬跟咱們的寶馬比起來又怎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美貌少婦道:“跟咱們的寶馬比?天下哪有甚么馬兒,能比得上咱們這些,來自塞外的龍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道:“那也不見得。師傅常說:學武之人,須知天外有天,人上有人,決計不可隨時自滿。人既如此,比咱們馬兒更好的寶馬,這世間想來也是有很多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自己師妹這么說,那美貌少婦道:“你小小年紀,懂得甚么。咱們出來之時,師傅師祖不是叫你們聽我的話,你不記得了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那粉裙少女也不在意,隨即笑道:“那也得瞧,師姐你說得對不對啊。植師弟,你說奴家的話對,還是師姐的話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身旁那少男,雖然似乎以及及冠,甚至生得高大壯實,但是在三個女子面前,卻是滿臉稚氣。似乎遲疑了一會,說道:“某不知道。師傅說咱們該聽大師姐的話,叫你別跟大師姐頂嘴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里的時候,那美貌少婦甚是得意,說道:“可不是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見自己植師弟幫著大師姐,居然也不生氣,淡淡的笑道:“你甚么也不懂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頭又向那細膩的漢子道:“大叔,你再說說,這位游俠的故事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大漢回道:“好,既然小娘子要聽,某便繼續說說,某姓謝的,雖然本事低微,可也是個響當當的漢子,生平說一是一,決沒半句虛言。小娘子若是不信,那便不用聽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誰料那粉裙少女,直接提起酒壺,給他斟了一碗酒,笑著說道:“奴家怎會不信?快點兒講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又叫道:“小二,再打二十斤上好的綠蟻酒,切三十斤鹵好的牛肉,奴家師姐,要請眾位伯伯叔叔喝酒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