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衣銀槍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三十七章白衣銀槍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韶州客人問道:“這位游俠是誰?在江湖上何等聲名?不知,怎生模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粵西的人道:“某自然不知,這位游俠的姓名,只是見他一身白衣,出手的時候,似乎帶著一桿銀槍。而且他相貌……看著那相貌,似乎也很奇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他話未說完,一個神情細膩的漢子,居然直接插話大聲說道:“不錯,郎君說的這位,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‘白衣銀槍’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粵西人帶著驚詫問道:“他叫做‘白衣銀槍’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的漢子道:“是啊,這位游俠行俠仗義,好打抱不平,可是從來不肯說,自己的真實姓名。江湖上的朋友,見他經常一騎白馬,一身白衣出手銀槍,送了一個外號叫作‘白衣銀槍’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些人的話,那個坐下來的美貌少婦,突然插口道:“這個也是游俠,那個也是游俠,哼,奴家也是游俠,不知道你們信不信?要是這樣,這天下游俠,也未免太多了一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粵西人凜然說道:“娘子此言,說哪里話來?江湖上的事兒,某雖然不懂,但那位白衣游俠,為了救楊忠將軍之命,和楊將軍素不相識,只憐他盡忠報國,卻被奸臣陷害,便奮不顧身干冒大險,為楊忠將軍伸冤存孤,你說該不該稱他一聲當代游俠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這么說,那少婦哼了一聲,待要駁斥,她身旁的那個粉裙少女,看著長的卻是清雅秀麗,不過她倒是陪著這少婦,喝得好像是最多,此時說道:“師姐,這位英雄如此作為,那也當得起稱一聲‘游俠兒’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聽她語音清脆,一入耳中人人都覺得,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舒服好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少婦皺眉道:“你懂得甚么?”轉頭看向那粵西人說道:“你怎能知道得這般清楚?還不是道聽途說?這江湖上的傳聞,十成中倒有九成,都是靠不住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少婦這般藐視,那粵西人沉吟半晌,看了大廳諸人一眼,隨后正色道:“某便姓楊,楊忠將軍便是先父。小人性命,便是白衣銀槍游俠所救。如今某身為欽犯,朝廷頒下海捕文書,要某頸上腦袋。但涉及恩人名聲,某豈敢貪生怕死,隱瞞和諸位不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聽他這么說,自然都是一呆。這里面的兩桌人,本來一直不以為意,這時都忍不住看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韶州人大拇指一翹,直接大聲說道:“小楊將軍,你家先祖洞潛公,乃是高祖開國重臣,你們楊家子弟,歷來各個都是好漢子,有哪個不要臉膽敢出首告密,大伙兒給他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眾人轟然稱是,頓時讓蔡俞這些人有些尷尬,畢竟棲龍嶺四海驛,可是官家驛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那美婦人,聽他如此說,也已不能反駁,倒也看著這個楊家男兒。知曉其祖楊洞潛,乃是高祖朝兵部侍郎,當真是高祖劉龑從龍之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粉裙少女望著忽明忽暗的火光,居然有些悠然出神,隨即輕輕的說道:“白衣銀槍,好一位游俠……”接著轉頭看向小楊將軍說道:“楊大叔,這位游俠武功這等高強,一定有名有姓才是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邊那美婦人神色大變,嘴唇微動似要說話,不過看著周圍的人,卻又暗暗的忍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楊將軍搖頭道:“我連這位游俠的姓名,也問不到,他的身世,自然就更加不知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那美婦人忍不住,居然愣哼了一聲說道:“你,自然不知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白面皮的少年書生說道:“這位白衣銀槍游俠誅殺奸臣,是小楊將軍親眼目睹,那么自然不是天神天將所為。但據說興王府的奸臣趙章周,一夜之間面皮變紅。卻必是上天施罰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崖州的人道:“他可是身居仆射,怎么一夜之間面皮變紅?這事可真就有些奇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那白面皮少年道:“京城的人都叫趙章周為早葬足,但現今卻叫作‘趙紅皮’。本來書生也算白凈臉皮,忽然一夜之間變成紅色,就和胎記一般從此不褪,憑高明的御醫也醫治不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聽說皇上曾問起,那奸臣居然臉皮厚道,一心一意為皇上效力,憂心國事以致臉色漲紅?墒蔷┏侵腥巳硕颊f,這奸相禍國殃民,神將把他的臉打紅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崖州人笑著搖頭,道:“這可真的是,愈說愈神奇了,想不到這大漢國,其事倒也不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令人意外的是,那神情細膩的漢子,突然再次哈哈大笑,喝了一口酒拍腿叫道:“這件事也是白衣銀槍干的,嘿嘿,痛快痛快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自然大奇忙問:“怎么這事,也是白衣銀槍這位游俠干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的大漢只是大笑,連稱:“痛快,痛快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那崖州的客人欲知詳情,命小二打來兩斤綠蟻新酒,繼續請那細膩大漢喝酒。那細膩大漢喝了一大碗,意興更豪,大聲說道:“此事不是某家吹牛,某也有點小小功勞。那晚這位游俠突然來到京城,叫某帶領伙伴,讓眾伙伴喬扮官役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伙兒雖然不知道緣由,但是跟隨大名鼎鼎的白衣銀槍,自然又驚又喜。因為不知游俠何以如此吩咐,但想來必有好戲,自然遵命辦理。到得一更過后,跟隨游俠到了縣衙門,他老人家居然穿起官服坐上正堂,驚堂木一拍:帶犯官趙章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雖然沒有身臨其境,但是看到他說到這里,居然都有些口沫橫飛,忍不住喝了一大口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崖州客人道:“老兄在京城作何營生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細膩漢子看了這些人一眼,隨即橫了他一眼,大聲道:“作甚么營生?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,大秤分金,做沒本錢買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他這么說,大廳里瞬間安靜下來,那崖州的客人吃了一驚,自然不敢再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那細膩的大漢又道:“聽到‘趙章周’三字,某家心中一怔,尋思:趙章周這狗官,是當朝宰相,這游俠怎地將他拿來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時游俠一拍驚堂木,果然把身穿大臣服的家伙揪上來。因為早兩年這趙章周到圣廟燒香,某見過他,這時一看可不是他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