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圍城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三十五章圍城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個布衣少年扒拉了兩下,居然也沒有夾起來。那些女眷中只有一個,伸了一下筷子之后,也就不再繼續嘗試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俞心中暗叫可惜,忍不住咂巴了幾下嘴巴。想到那股味道,就有些嘴饞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那個白面書生身邊,那個布衣少年忽然張口說話了。邊上的人聲音頗大,又是杯來盞去的行酒,又是大聲呼朋喚友的進勸,所以聲音自然有些混雜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南來北往的人物,加上嶺南本地什么行當,但凡有些身家的人物都有,所以蔡俞也不好過多的干預!但是這個少年的聲音,自然還是聽得真切,甚至側耳仔細跟著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沒有吃過東西?這吃食涼了之后,就和那張大勺飼弄的一般,滿嘴滿手都是腥味,你難道聞不出來?”少年語音不大,但是對著那個錦衣人和白面書生說話,卻自有幾分氣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蔡俞見多識廣,看著這稀奇的一幕,忍不住都暗暗稱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咦!郎君,你可是一口都沒有嘗過,如此美味何來腥膻味一說?”白面書生呲牙瞅著少年,雖然也沒有客氣的意思,但是那帶著幾分好奇的神色,顯然是聽到這話有些懷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物黃燜雖然味道極佳,一般師傅烹飪出來,必須要乘熱,才能入口味佳。但是稍待冷卻,其腥味卻無法抑制!可惜,可惜了!”少年漫不經心,搖頭嘆息似乎也不看白面書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白面書生也有些低語,因為畢竟有些距離,蔡俞這邊倒是聽不到了!他心里帶著幾分膩歪,正準備過來伺候,卻聽到有人說外面下大雨了,而且是越下越大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羅著把門口雨棚搭起來,這是驛館的規矩,下雨下雪搭雨棚,那些住不起驛館,卻又沒地方去的人,卻都可以暫時棲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蔡俞在帳臺里,忽聽得外面馬蹄聲響,還沒有反應過來,卻見到四騎快馬急奔而至,直接停在驛館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俞還沒有出聲示意招呼,這大堂上一個客人有些皺眉,帶著幾分不耐煩說道:“卻是又有客人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隨即大家聽得,一個女子的聲音說道:“準備兩間寬敞干凈的上房,我們要用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蔡俞雖然不知底細,但是看著對方好馬,加上好的行裝,自然不敢隨意怠慢,便陪笑道:“對不住了,今日驛館,卻已住滿了,騰不出地方來給尊駕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女子愣了一下,看到大廳這么多人,倒也明白蔡俞可能不是誑人,于是說道:“也罷,那么便給我們一間好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俞帶著苦笑,隨即只好陪笑說道:“當真對不住,今兒實在是都住滿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那女子似乎帶著不耐煩,隨即揮動手里的短皮馬鞭,啪的一聲脆響,在空中虛擊一記,隨即怒叱道:“忒的廢話!驛館開著,不備店房,開甚么店?難道,朝廷,這點錢都沒有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尊客慎言,,,,,,!”蔡俞臉色有些發僵,確實這話有點重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叫人家,給我們讓讓不成么?多給你錢,便是了!边@女子似乎意識到,所以直接斷了話頭,不過一邊說著,便向大廳上這帳臺前闖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本來都自顧自的聊著,即使下大雨也沒有動搖。但是突然見到這女子,眼前都是陡然一亮。只見她年紀不過雙十有余,杏臉桃腮容顏端麗,身穿天藍色夾襖,下面一條同色長裙,服飾華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少婦身后跟著一男二女,年紀明顯都比她要小。唯一的男子濃眉大眼,看著神情粗豪,應該剛剛及冠。一個粉裙少女,長的卻是清雅秀麗。一個翠綠長衫少女,卻讓人感覺嫻靜優雅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少女頸中,都掛著一串明珠,每顆珠子居然都是一般大指頭大小,發出淡淡光暈,讓人感覺靈氣逼人,氣勢逼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廳里的眾人為這四人氣勢所懾,本在說話的人都住口不言,呆呆的望著這四個人,顯然明白暴怒褻瀆和冒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蔡俞給了眼色,驛館侍人躬身陪笑上前道:“娘子息怒,你瞧,這些位客官們,都是找不到店房,在這歇腳都半天了。四位若不嫌委屈,小的讓大家挪個地方,將就一下如何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侍人這么說,大家又都看著這邊,那少婦心中好不耐煩。但瞧這情景卻也是實情,蹙起眉頭不語。這時坐在一旁一個中年娘子說:“娘子,你們就坐會兒,補充點飲食再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這中年娘子,也不是普通人家,那美貌少婦便只好道:“好,那多謝你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邊三個女子,坐在那中年娘子身旁男客,禮貌的趕緊向旁挪移,讓出老大一片地方來。四人坐下不久,店伙侍人便送上飯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菜肴倒也豐盛,雞魚肉和青菜俱有,另有一大壺綠蟻酒。沒有想到那美貌少婦,不但沒有推辭,甚至和那男子對飲。而有些好事之人忍不住看著,發現她酒量甚豪,喝了一碗又是一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那男子和那兩個少女,居然也陪著她喝些,聽他們四個人稱呼,乃是師姊弟妹的關系。這些都是常年行走的人,聽到自然明白,這四個人應該是嶺南某個門派的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眾人圍坐在大廳桌前,聽著門外雨聲嘩嘩不停,大家倒也沒有著急。就算雨停下來,但是要趕回齊昌府,明顯有些不可能了。所以想到要在這大廳坐一晚,許多人還是有些無奈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一個韶州口音的漢子說道:“這天氣真是折磨人,一會兒大霧,一會兒暴雨,老天爺可真不給人好日子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賀州口音的高個子說道:“別怨天怨地啦,在這兒有口安穩飯吃,還爭甚么?咱們當初都在衡州府,和齊昌府圍城中住過,現在想到天下再苦的地方,似乎都變成了安樂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美貌少婦,這時聽到“圍城”兩個字,忍不住向自己師弟妹望了一眼,顯然似乎有些觸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崖州口音的客人問道:“請問老兄,那齊昌府圍城之中。據說是在不久前,卻不知究竟是怎生光景?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