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啟程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二十五章啟程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長汀這邊叫了幾個侍從,當時就抬著熱騰騰的半邊烤肉,飛速的趕回何府去了?赡芎伍L汀也不是個俗人,看到自己孩子的神色,陰沉著臉訓斥何祖彥先走,卻讓何嬛留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沒有做別的什么,但是何長汀的這種做事方式,還是讓吉星舒服很多。當坐下來一起喝酒的時候,主動的舉杯,敬了何長汀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說狐朋狗友之間,齊王雖然和何祖燾,在齊昌府喝了無數酒,但是現在和這何長汀的捧杯,意義自然不同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長汀可能看到陳延壽的樣子,心里顯然早就有些計較,倒是不敢太過逾越。但是隨著吉星細條慢理的說話,他終于也放松了下來。不是他知道吉星身份不夠灑脫,而是他要為家族考慮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知道陳延壽脾氣古怪,但是如果真是劉晟派來,甚至還有別的身份,何家擺出姿態也算正常。但是既然和朝廷有交集,吉星必然是要極度拉攏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況自己未來的錢袋子,算是在何家的地盤上,所以和何家套近乎一點,對自己在嶺北,甚至將來在嶺南的發展,看來是只有好處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吉星的熱情,自然便明顯了一些,頻頻的便朝何長汀舉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何家主,你可真是有福氣!剛剛讓郎君,成為你家乘龍快婿,看看郎君便偏心了!”陳延壽一副討打的樣子,也不管何嬛陰沉著臉色,舉著杯湊近了吉星,樂呵呵的朝著何長汀打趣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偏心又如何?”卻看了吉星一眼,讓他驚訝的是吉星坐在那里,顯得有些寵辱不驚,拿著一根豹排,含笑看著陳延壽,好像要看看他,還會說什么話一樣的姿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自然知機的住嘴,還舉了舉手里的竹杯,借機便掩藏了,自己這時心里的尷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還不是陳兄有心了,某倒是先謝過!不過某倒是有些擔心,郎君看不上嬛兒蒲柳之姿!”似乎和陳延壽更親近一些,言語帶著親切的何長汀卻坐直身子,對著陳延壽和吉星兩個人回禮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林家兩個人,早就插不上話,只能在稍微下首,和林老漢一樣作陪。即使平時兩個人的牛氣,和身份算是呼風喚雨,這時候厲害他們也是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何長汀居然在這個白面書生面前,都是一副乖乖的模樣,事情自然就不簡單。在這個沒有及冠的少年面前,他都好像超出常理的熱情!這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,更是不敢想象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坐在下首的林老漢,這時唯有看戲一樣的看著大家,此時似乎對這些,他完全看不懂一樣!畢竟確實落差太大,他暫時還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直和何家人站在一起的何嬛,這時沒有過去和秋軒,以及林何氏這些人一起。不知道她是自持身份,還是和這些人不認識的緣故,居然站在那里神色凝重的樣子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聽到伯父這么回話,她的身子明顯的一顫。自己居然被伯父,真的許給這個胖胖的少年,做侍妾了不成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頓時腦海里有些短路,甚至都沒有回過神來。因為自己完全沒有絲毫的機會,甚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!婚姻這種大事,大家族一直遵循的原則,其實就是家族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做家主的伯父,歷來便是一言九鼎,他說出來的話,在家族里面除了那幾個,上上輩的族老和要人,偶爾可以插上幾句話,別人根本是不敢有所異言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完全聽不到自己的聲音,也感受不到周圍的聲音,此時的何嬛感覺到,自己內心一陣茫然!即使貴為何家嬌女,她自然也不敢違逆伯父這個族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吉星和何長汀一團和氣,既然已經決定要拉攏何家,這種政治婚姻對于他來說,已經有些無所謂了!因為興王府后宮里,雖然也一直在給齊王物色,但是最終還是需要劉晟拍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齊王能不能做皇帝,作為皇長子的齊王,一定在最后會有王妃何側妃,至于那些侍從之類,自然更不缺一兩個人,也不會多一兩個人。既然何長汀有心,吉星自然不在意,做何家這個真正的乘龍快婿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可以和何家聯姻,對于這個時候的齊王來說,無疑是極大的幫助。但是對于何家來說,顯然也算是一場豪賭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何家和林家是不是有意,吉星自然不會計較。畢竟任何一個大佬的成就,都需要有著無數的基石墊底?粗鹤永锏那樾,吉星難得微微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古嶺南多瘴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北人南下止于郴州!唐人南下至虔州而回,至于東南方的閩地,則一直以齊昌府為界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說蕉嶺是東南民眾南移的最終點,那么梅州必然是歇腳處!從這里再往南邊,必將進入神秘的嶺南沿海。自古以來百夷之地,歷來便是正常人,不能輕易去到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荒涼莫過于嶺南,即使如后來的宋朝,只要有人被貶梅州,便已經猶如流放待死一般。如果有人被調到崖州,或者是嶺南其余諸地,往往便會被人認為,是此生有去無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初劉巖甘于偏居嶺南,如今吉星已經逐漸明白!嶺南不但是未經開發圣地,吉星心里甚至相信,不說是不是要北進,單純固守五嶺之地,在這個沒有通路的時代,完全有把握五十年不受影響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吉星的心不止于此!踏上新的路程,對于吉星來說是必須的。即使前程漫漫,不管是否出于對自己負責,也要決定啟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有此機會,而且是在自己錢袋子的地盤。吉星感覺到有些事情,還是只能讓別人去幫忙做的。如果事事自己親力親為,只怕自己早就累死了,而且還本能討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如果事事自己親力親為,結局可能就會和中原的柴榮一樣!這段時間自己在齊昌府失聯,也沒有聽到外界一切消息,但是更明白不能讓別人,對自己馬上有著某些定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的有人知道,自己隨時出現的位置,那么自己離危險,自然也就近了!這次何家雖然一片好意,何長汀更是想的明白,但是吉星絕對不是傻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后世社會洗禮出來的人,這種事情自然可以看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