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奇才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一十九章奇才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何嬛臉上,顯出一些不宵,便知道她肯定以為,這自己是某種逃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沒有他話,吉星不由馬上笑呵呵說道:“幼時的機緣,有人傳授過一些刀法,某自十一歲開始,變得有些力大,怕傷人棄刀和兵器不用多年!哥哥如要比試拳腳,某感覺有些對哥哥不公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赤裸裸的打臉,尤其聽到吉星這么說話,首先驚訝的是陳延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他可是親眼見過吉星身手,雖然是管中窺豹,但是也隱隱知道,這個少年王爺的身手,至少在刀術何身法方面,已經是不弱于江湖上許多高手,因為許多人忽略了曲照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江湖上罕見的奇才,要知道這么年輕,就有這么高的身手,至少說明他接受過絕頂的教育,至少也是一身氣勁,可以源源不絕!但是讓陳延壽奇怪的是,齊王這天生神力應該何其祖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高祖的駕崩,在江湖上看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。但是在中原各地的割據勢力看來,卻也算是情理之中。畢竟在這在弱冠之年,在江湖上的高手里面,齊王絕對算是近百年來,難得一見的奇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他要和何祖彥進行比試的話,陳延壽閉著眼睛都知道,何祖彥一定會輸的很慘。陳延壽自然知道,吉星自己不可能不知道,但是他為什么,依舊要答應和何祖彥比試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吉星那一副大家高手的模樣,陳延壽心里便有些替何祖彥默哀。尤其看到何長汀居然沒有馬上說話,便有了幾分思索起來?磥砗渭也坏靼,甚至早就有著計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驚訝的自然是何長汀,何祖彥說出這話的時候,他心里便有些懊惱。要知道陳延壽坐在那里,即使自己不愿意,如果他真的是想把自己侄女,許給這個少年親王,只怕自己和何家都沒有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這個兒子不知道天高地厚,居然在陳延壽面前,有些不知高低,何長汀頓時有些后悔,這次不該帶他出來。想到這些年的培養,看來這個兒子要想在家族坐鎮,還需要很多年的歷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些平靜的看了眼陳延壽,居然驚訝的看著,陳延壽居然沒有說話。朝自己看過來的時候,何長汀只好尷尬的笑笑。正想張口說兩句抱歉的話,誰知道陳延壽居然微微擺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最驚訝的,當屬站出來的何祖彥了?粗遣凰蒲b假,想到自己進入先天境界的修為,看著吉星的身形體格,他還是沒有太過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到父親和上座的陳延壽,似乎都沒有吱聲,他不由冷靜了下來,畢竟在弟弟口里,可是沒有少聽過這個頂級紈绔。何祖彥依舊恢復了幾分氣度,抱拳朝吉星施禮,似乎不認識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位小郎君客氣了!想你自幼習武,也不過數年,難道當真有霸王之力不成?”何祖彥打了個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把秋軒交給走過來的何氏,卻微微笑道:“霸王舉鼎之力,某自然不敢說,雙臂千余斤力氣,還是有的!”吉星大步走向院子里,那個石碾子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著這些人驚訝的目光,輕松的便把那只石碾子,直接把在了手里。感受到石碾子的重量之后,吉星輕松的舉了起來,隨即一下便拋向了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院里這時候有不少人,這時候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氣。因為這只圓柱形的石碾子,雖然不敢說一千斤,但是至少是有六七百斤。這時候只見那石碾子,被高高的拋向了空中,而吉星卻穩穩站在當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那石碾子飛快落下的時候,他居然不躲不閃,依舊站在那里?吹靡慌郧镘幎蓟ㄈ菔,忍不住的驚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見吉星超秋軒微微一笑,居然一只手伸出,穩穩的接住了石碾子,然后在秋軒驚喜的笑容里,再次的朝著空中拋去。如此反復十余次,秋軒盡消懼意,盈盈含笑站在當地看著,院里驚呼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祖彥雖然沒有太過動容,卻也眼神多了幾分訝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然看得出來,這是吉星真的外家功夫厲害,真真單純憑借自己雙手的力氣,便把這幾百斤的石碾子,當成了一件練功的兵器玩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父親,卻見父親絲毫沒有動意,頓時心里微微一驚,便知道自己剛剛的反應,確實有些唐突了,自然在心里帶著一些權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自然不會讓人看把戲,知道火候夠了,便依舊接住了石碾子,隨手依舊放在了基座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轉身朝著何祖彥說道:“發現這幾分蠻力,長輩說一般兵器不適合某家,所以不讓某家練習兵器。如果哥哥有興趣,某陪你切磋一番拳腳,如何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對吉星有幾分厭惡的何嬛,聽到吉星這么說,倒是看著胖乎乎的吉星,多了幾分順眼。她剛剛看過去,恰好哥哥也朝自己看過來。似乎明白自己堂妹意思,何祖彥微微朝何嬛點頭示意安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郎君有著幾分本事,本來某提起比試,卻也是因為小郎君出眾,忍不住冒昧一時技癢。實是當著長輩唐突失禮。如今看小兄弟武力過人,心里倒是安心幾分!笔苓^極好教育,何祖彥不同于弟弟何祖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得不提的是,某家自幼內外兼修,拳腳兵器自也純熟,但是因為愚鈍,一直不能對武力收發自如。所以擔心和小郎君過招,誤傷小郎君哩!”這個時候倒不是禮節,何祖彥是言辭清晰有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大家看來,他好像一直看顧吉星,不忍因為自己的身手,怕誤傷了吉星,果然有著大家風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卻是微微一笑,畢竟何祖彥這種小把戲,如果對方是十來歲的少年,還真的可能會讓對方產生好感。不過何祖彥自然不知道,他面對的可是一只老狐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哥哥倒真是有禮有心了!本來對于老提議,真沒有什么太大的興趣,不過看到哥哥這為人,想必何家必是鼎盛之家,心里好生羨慕,倒是對令妹多了幾分期盼。也厚臉的答應!”說的很慢,但是看到何嬛臉色陰沉下去,吉星不由微微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憋著自己心里的笑意,看到何長汀面色未變,心里傲氣頓生的說道:“當然,如果在哥哥手里,拳腳走不過五十招,這提議就作罷如何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這話一出,何家的人顯然都有幾分喜意。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這樣,顯然是不看好陳延壽強自做媒,把何家嬌女許給吉星,甚至而且還是做侍妾,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