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找錯人了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一十八章找錯人了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一開始現身起,就算何長汀身邊有人對吉星試探,吉星都若無其事當做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剛才片肉的手法,說的好聽一點,只要手法夠快,手里的刀夠鋒利的話,普通人都可以做到精彩。因為沒有感覺到何長汀的試探,說明他這個人絕對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自己和陳延壽一起,雖然身份暫時似乎不明,但是最起碼他絕對知道,表面也算不想得罪陳延壽。吉星沒有去試探這些人的實力,但是這時候他的聽力,絕對超出旁人許多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旁邊這些鄉民低低的議論,他自然知道這個衣冠楚楚、風度翩翩的男子,夏玉侯情報上顯示的一些細節,和對于何長汀本人的資料,吉星感覺了解還是極為準確到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說以夏玉侯今時今日的情報資源,嶺南全境還真的盡在掌握。各級官員、各級將士、各地大閥,家族、各地有名士紳、乃至各地有名的資源和有端倪的資源,那都是在了解之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明白這是興王府情報機構,完全承擔了分揀的責任。最后由夏玉侯呈報皇帝,劉晟自己也絕對親自過目。關于這個嶺北第一家的資料,早就放在夏玉侯的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吉星不同于齊王劉繼興,雖然沒有叫人可以調查,但是看過何家的資料之后,吉星還是決定不啟用,任何屬于何家的人。如果讓一個本就極為輝煌的家族,再出幾位朝廷大員,對于地方上陰奉陽違的習慣,吉星知道朝廷錢袋子,在這些大閥豪族面前,起碼要縮減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嶺南第一家天刀宋缺,那是自己那個時代里,有人特意虛構的人物。但是吉星絕對不相信,這個時代這么多年以來,嶺南嶺北沒有像宋缺一般,出現一個杰出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不是偏聽偏信的人,但是夏玉侯的情報,決定了失誤性是最低的。吉星寧愿相信自己的情報,也不會單純的看著,這些表面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長汀這個人物,確實在江湖上,似乎沒有什么響亮的名頭,但是能夠成為何家,嶺南當代家主的人物,又豈會是一個普通人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表面上看起來無名,嶺北齊昌府何家卻還算極有聲名。何長汀在朝堂無名,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在意,江湖上何朝廷的名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當時就想過這個問題,一個龐大的家族,放在任何朝代都是巨大的。不用召集別人同行,光是這個家族的子弟,就是一個巨大的部隊!據說在前朝時,何家不少人出仕,甚至有到京城長安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這些人似乎默默無聞,卻無疑都是這些后代的根本。何況一個出身輝煌的家族,又豈會是普通平庸的家族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了解過一下,高祖劉巖立國,據說都曾召集何家的人,在嶺南共襄盛舉。當時因為周邊勢力的勢頭,何家人為了避嫌而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劉晟手里時,何家出了這個叫何長汀的人物。在五嶺一帶有著極度的名氣,據說還想過積蓄力量南下北上。讓吉星懷疑的是,這個何長汀在南漢歷史上,甚至在南唐楚地都沒有聲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讓吉星很奇怪,還是不由令人遐想。吉星也曾經對這個何長汀,產生了一些興趣,可能是因為天刀宋缺的緣故。不過讓吉星驚詫的是,隨著這個人的低調,關于他的消息被抹殺的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,據說這個人一手槍法,馬上馬下推為天下一絕。雖然沒有交手的機會,但是以吉星的性子,都可以感覺到他的身手,肯定在自己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為什么銷聲匿跡,卻一直沒有得到消息。按照開玩笑的說法,可能是被某個不世出的老古董,在某個歸隱的地方滅了。知道這是玩笑話,可是對于何長汀的失蹤,被列為了嶺北三大疑案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看到陳延壽何何長汀認識,想到當年何長汀的輝煌,想必和陳延壽推崇有關。想到何長汀的事跡,自己哪天有閑要好好問問陳延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嶺南劉家上位,蟄伏多年的何家有些意動,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。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陳延壽推手,但是江湖上的這些八卦,顯然和劉晟脫不了干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吉星看來,好像后世的狗仔隊,似乎沒有不知道的事情。這樣令人又愛又恨的人物,還有著正規的渠道和名聲傳播,當真是最令人忌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對于陳延壽隨口說來,以為他不過是為了討好自己。如今看來陳延壽不簡單,不但狡猾無比,而且一直對自己有些不死心。吉星知道陳延壽一直在試探自己,不過吉星不說誰都不知道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倒不是刻意的隱瞞,不過自己這身份,實在是太過敏感,也有些駭人聽聞。雖然沒有懷疑過陳延壽,但是也沒有必要,把自己的底牌都露給別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況在這個改朝換代,如走馬燈的時代,誰知道誰是誰的敵人?多個心眼總是好的,即使是面對自己喜愛的人,吉星感覺也沒有必要事事說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了讓自己露出馬腳來,陳延壽一路上想過許多辦法。這次居然想用聯姻,來擊破自己的外殼,虧他想的出來這些。不過想到陳延壽信口開河,只怕何家的人只要不傻,肯定都要被嚇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哪里會這樣輕易的上當,不過想到臨走的時候,夏玉候曾經對自己,提過的一件事情。因為一路私訪齊昌府,肯定會存在著一些安全,何況還有秋軒跟著在身邊,自然也不會那么放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是會有人出面保護自己,但是自己都沒有看到人。這時候看到何長汀,吉星心里自然便動了念頭。夏玉侯雖然沒有明說,但是還是提到過一兩個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中便說到過這個何長汀,說如果到了興寧附近的話,有事可以找何家,想來便是此人了。雖然不知道夏玉候的意思,但是他既然提起,想必也是有所交代。何況他還是何祖燾的老爹,想到這里不由眼眉的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何長汀身后女孩子一臉不忿,心里忽然升起一個好玩的想法,所以自然帶著似笑非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位郎君孔武有力,看樣子有著極好刀法在身,某自幼隨長輩學過幾天拳腳,想到居然有人可以徒手擒虎殺豹,一時技癢難當還望指點,讓晚開個眼界助興如何!”這個時候站在何長汀身后的何祖彥,看到吉看著自己妹妹笑,心里火氣頓時來了,便表面直接請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似乎看錯了人,陳延壽根本就管不了吉星。聽到吉星這么說,他頓時便感覺到頭皮發麻,有些尷尬的看著吉星,一臉無辜的好像在說,此事和我無關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卻好像沒有看到一樣,上下打量了一下何嬛。心里暗暗稱贊,不過想到他可是要拿捏自己,心里自然有著幾分計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打豹的英雄來烤肉,這位哥哥你好像找錯人了!”倒不是耍賴,而是不想埋沒了功勞,畢竟他對于自己來說,還是一件好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幫助自己的人,吉星是從來不會忘記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