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疑云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零一章疑云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一幕,大家自然瞠目結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在發愣的時候,忽聽到里面有人來傳,說春喬大家已經選定了,今晚花詞的佳作,現在有請大家前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便朝黎三拱拱手,退到了吉星身后來。吉星看到黎三臉色陰晴不定,于是淡笑說:“今日難得出來,本王也不為難你,明日你且去齊王府,直接找這陳老公便好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帶人跟隨老鴇和那侍女一起,進來大廳往里走。大家穿過一條回廊,便看到一條小河,兩岸都亮著花燈,看著河里有著幾艘花舫緩緩來去,舫上掛滿了紗帳絹燈,顯然是各院的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鴇命坐船畫舫劃近看時,只見這些燈上,都用針孔密密刺了人物故事,有的是潘安驚艷,有的是隱娘游園。更有些畫舫上,用絹綢扎成花草蟲魚,中間點了油燈,設想精妙窮極巧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跟隨的吉星暗暗贊嘆,勾欄諸般風流,果非俗間所及。幾艘游船畫舫穿梭般來去,載著尋芳豪客,好事子弟。各人指指點點,品評各艘花舫裝置的精粗優劣,確實令人贊嘆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聽鑼鼓響起,各船畫舫間絲竹齊息。一個“喜相逢”的牌子吹畢,忽然各艘花舫里,不約而同的拉起窗帷,每艘舫中都坐著一兩個靚裝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頓時這河邊各處,彩聲雷動鼓掌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內侍小廝拿出酒果菜肴,在一旁服侍諸人飲酒賞花。這邊諸人登上一艘游船,緩緩在河面上滑去,掠過各艘花舫,如若目不暇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在興王府后宮,自也見過粉黛三千,美人不知見過多少,但此時燈影水色、槳聲脂香,卻另有一番風光,不覺心為之醉。饒是吉星對這個時代的審美,有著一些時代偏見,卻也見到不少美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游船劃近棲芳閣“東江雙艷”船旁,見這兩艘花舫又是與眾不同。第一艘扎成采蓮船模樣,花舫四周都是荷花燈,紅蓮白藕,荷葉田田,舫中大家名叫秋軒,正是吉星上次所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艘舫上裝成廣寒宮模樣,舫旁用紙絹扎起蟾蜍玉兔,桂華吳剛,舫中大家一身粉色輕紗,手執團扇,扮作月里嫦娥。讓人看了喝彩一番,正是今晚這邊主角大家春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游船搖到花舫旁,只見舫上居然全是真樹真花,枝干橫斜花葉疏密有致,淡雅天然,真如一幅名家水墨山水一般。舫中春喬身旁侍女全身白衣,望去似洛神凌波,飄飄有出塵之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一幕,吉星想起某個段子,情不自禁高吟“酬簡”一折的曲文:“咳,怎不回過臉兒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得有人高吟,連春喬都回過頭來,雖然臉上帶著輕紗,但是嫣然一笑間讓人心中一蕩,原來這姑娘便是齊昌府最有名,在京城興王府也有人知曉的大家春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聽得鶯聲嚦嚦,那邊采蓮船上秋軒唱起曲來。有人說秋軒沒有福氣,但是嗓音繞梁。這時一曲既終,喝彩聲中聽眾紛紛賞賜,金銀大大小小堆在舫中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接著那白衣侍女輕抱琵琶,彈了一套《春江花月夜》。春喬卻吹簫起來,吉星雖然聽她吹的不知是什么,看著張吏臣的時候,他會意命取十兩銀子賞她:“張家公子有賞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眾人游船圍著花舫時,只見她啟朱唇、發皓齒,笛子聲中,唱了起來:“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!胭脂淚,相留醉,幾時重。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時正當春末中旬,河上晚間微有涼意,聽著春喬的歌聲纏綿婉轉,曲中風暖花香,令人不飲自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只聽吉星輕輕嘆道:“真是才子之筆,嶺南萬般風物,盡入曲里!彼@是自己所抄襲《相見歡》中“林花謝了春紅”一曲,是方才給張吏臣所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首詞寫的是,人生令人遺憾的事情太多,就像是那東逝的江水,不休不止永無盡頭!其實卻是南唐那位后主,李煜所寫的故事。這個時候這首詞自然還未做,吉星卻提前剽竊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喬唱這曲時眼波流轉,不住向張吏臣打量。雖然知道是烏龍,但是吉星也不由心里大悅,知她唱這曲是自擬,而把張吏臣比作才子了。今晚既然是相幫張吏臣,吉星自然就不會做他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他在自己時代,就最愛到處吟詩題詞,所以記得歷代不少名篇。至于是否唐突勝景,作踐山水,還是恭頌錦繡,篇篇珠璣,那也不算希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下自己和陳延壽也算微服出游,竟然見賞于棲芳閣,眼見張吏臣想得美人垂青,想到自己的發展大計,若不重報提攜,何以酬張家青眼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張吏臣卻自然呆了,他雖然文不成武不就,卻也背熟了吉星寫的詞。聽到春喬婉轉吟唱,整個人早就癡了一般,身子都微微發抖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張吏臣的樣子,吉星心里自然明白,沉吟半晌伸手搭著他的肩頭,成詩兩句說到:“張兄才詞或讓杜和白,佳曲應超李與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其實素稱繁華,好事之徒都全力以赴。各屬的閑人雅士,也都群集或賣弄風雅,或炫耀豪闊,頃刻之間,纏頭紛擲,各大家花舫上采品堆積,尤以東江雙艷為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對著陳延壽低聲說了幾句話。陳延壽點頭答應,過了一會各船齊集會首四周,聽會首老鴇叫道:“現下采品以春喬大家最多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各船轟動,有人鼓掌叫好,也有人低低咒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聽一人喊道:“慢來,我贈秋軒大家白銀一百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有一個豪客叫道:“我贈春喬大家翡翠一對,明珠一雙!北娙藷艄庀乱婔浯渚獗叹G,明珠又大又圓,都倒吸一口涼氣,看來今日這河上真要沸騰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會首老鴇等了片刻,見無人再加,正要宣稱忽然這邊陳延壽叫道:“殿下有一包東西贈給秋軒姑娘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將包裹遞了過去,那會首三十來歲年紀,面目清秀當年想必也算美色,下人小廝把包裹捧到面前,這邊秋軒畫舫上命下人收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吏臣看著吉星似笑非笑,似乎明白過來,連叫:“張某有玉如意一枚,贈與春喬大家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心急,忙去接過來看,見是一枚核桃大小的玉如意,上面還刻著“羅浮之寶”。心知有異,忙問旁邊的人道:“瞧這是甚么來頭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春喬這邊卻已經使人過來,徑直走到張吏臣面前。雖然有人心中帶著疑問,卻聽到:“春喬大家有請張府張吏臣公子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https://123wx.com/html/16333/16333243/647553817.html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