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顏面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百章顏面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這副情形,黎三顯然有些大喜,手里橫刀直接掃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站域名123wx。co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卻沒有緊張,左手直接運起氣勁,硬生生一把貼著了橫刀,就好像一塊磁石一樣吸緊。同時運力下拗,右手拂塵直進,嗤的一聲居然直擊黎三的肩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黎三悶哼了一聲,黎三以被拂塵撞擊了一下,這還是阿三存心相讓,否則這一拂塵如果成尖,直接刺在黎三的胸口,雖然只是拂塵,但是其中所含內勁凌厲,卻也是有穿胸開膛之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黎三身經百戰,也不由大吃一驚,隨即虎口劇痛,橫刀居然已被挾手奪了過去。阿三心想他雖然被通緝,但是吉星和陳延壽沒有下令,自然暫時不能令他難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下立即收回了拂塵,同時左手一送,已將橫刀再次交還在他手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只是一瞬間之事,武功稍差的人,渾然沒有看出剛剛這一下,阿三伸手一奪一還,和黎三交手已轉過了一次手。對于這個還算有些個性的人,料想令他如此下臺,已經顧全了他的顏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哪知黎三心里憋屈,跟著便橫刀直接刺出,對著阿三緊接就是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阿三帶著不悲不喜,看著黎三的反應,自然也心想:“已經輸了招,怎么如此不講理,全沒武林中人的身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即向左避開,突然拂塵回轉,啪啪啪三聲,已將橫刀直接打在地下。這招有個名目叫作“孔雀開屏”,取義于孔雀開屏顧尾自憐,其實卻是高深的氣勁運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招看著拂塵掃把在外,手柄依舊向己,其實專在緊急關頭,擋格敵人兵器。阿三隨手打落黎三的橫刀,同時拂塵的塵絲反撩,軟卷橫過來在橫刀上一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拂塵雖輕,這一纏卻直接纏在橫刀腰部中間不當力處,正深得武學中“四兩撥千斤”的要旨。黎三只覺一股勁力,將橫刀向下纏落,忙運力反挺已慢了一步,橫刀直接就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直接再眾人面前,緊接著左足一蹬,踏住了他這橫刀。黎三用力回扯竟沒扯起,阿三隨即松足向后,直接縱開兩米有余。退回刀這邊大廳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黎三臉漲的通紅,但是依舊收回橫刀,卻只見廳上青磚深深凹下一個刀身痕跡,痕跡宛然蹬入青磚中。四周眾人見了,盡皆駭然詫異,都帶著敬畏的看著這個阿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黎三自然臉色大變,直接將橫刀猛力往屋梁上扔去,只聽得噗的一聲巨響,橫刀直接穿破房梁,釘進去房梁之后猶自不住晃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著這些人他縱聲大叫:“輸給你的拂塵,這刀還要它干什么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見黎三怒氣勃勃,阿三心中暗笑:“這是你輸給我,和刀有什么關系,就算再換兵器,自然也還是一樣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房梁上塵紛落之中,本身帶氣的黎三,不但沒有就此收手,反而看著了吉星,隨后依舊縱身而出,說道:“最后接接某家暗器怎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見他隨手擺正,腰中一個不大的皮套,直接就放在了腹部中間位置。皮套中插著許多明晃晃的小飛刀,刃長不過半尺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普通人自然不知道,但是吉星再后世熱武器時代,都見過有人用。心想大凡暗器,均是乘人不備卒然施發,袖箭藏在袖中,金鏢、鐵蓮子之屬藏在衣袖,他飛刀擺在當眼之處,料想必有過人之長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似乎知道,這時退讓也已無用,看著陳延壽神色平靜,于是朝黎三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還望手下容情!暗器刁鉆,須得避開這些普通人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他過來將拂塵,直接還給那個小廝,轉過身來對著了黎三。眾人知道飛刀勢頭勁急,捷如電閃,倏然便至。如全數接住倒也罷了,要是他閃避退讓,飛刀不生眼睛,那可誰也受不住他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下除了幾個人之外,余人紛紛走進廳去,挨在門后觀看兩個人。吉星看到陳延壽不動聲色,側身護著自己,心里自然也有些明白?粗_威果然也護著張吏臣,便也不再管這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黎三果然叫道:“看刀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見他手一揚,寒光閃處一刀飛出。飛刀在空中急飛而過之時,居然發出嗚嗚之聲,如吹嗩吶聲音凄厲。刀發有聲先給敵人警告,顯得光明磊落,其實也是威懾恐嚇,擾人心神的一種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三眼見飛刀威猛,與一般暗器以輕靈,或陰毒見勝者迥異,心想:“如用手接刀,不顯功夫難挫他驕氣,總要令他們輸得心悅誠服,才能叫歸順殿下,聽從驅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瞬間在袖中暗抖,直接蕩出兩枚銅錢,兩枚銅錢分向飛刀打去。一枚先到,只聽錚的一聲響,飛刀登時無聲,原來銅錢已把刀柄打折。一枚銅錢緊接過去,與飛刀一撞同時跌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飛刀重逾半斤,銅錢又輕又小,然而兩者相撞之后,居然一齊下墮,顯見他的手勁力道,比黎三高出何止數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黎三登時變色,隨即再次兩刀同時發出。阿三也照樣發出四枚銅錢,跟著擊落在地。黎三隨即哼了一聲道:“好本事!好功夫!”口中說著,手下絲毫不緩,六把飛刀一連串的擲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時已知勢難擊中對方,故意將八柄飛刀四散擲出,心想:“難道你還能把我飛刀打落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聽得嗚錚、嗚錚接連八響,飛刀竟然又被銅錢打跌。黎三自然不知道,這阿三昔日再羅浮山,跟隨師門長輩無數晨夕的苦練,學會這手世上罕見的暗器功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若是長輩在旁,說不定會指摘他手法未純,但是這邊諸人卻已盡皆心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喝一聲:“好!”黎三似乎并未甘心,隨即雙手齊施,再次四柄飛刀,同時向對方要害處擲出,四刀剛出手,又是四刀齊飛,這是他平生絕技,功夫再好的人,躲開了前面四刀,決再躲不開后面跟上的四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見八柄飛刀嗚嗚聲響,四面八方的齊向阿三飛去。因為黎三眼見阿三武功卓絕,必是高人弟子,突然使出最厲害的刀法,也是沒有辦法,純粹就算是為了顏面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卻只見阿三不再隱藏,雙手在空中一陣亂抓,右手四柄,左手也抓住四柄,八柄飛刀盡數被他抓在手中,接著雙手對著剛剛的房梁,連續往上揚了幾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房梁上本來明晃晃的插著,黎三開始那柄橫刀,但見白光閃爍,飛刀不斷的插中,原來都被他用八把飛刀,全部插中了橫刀周圍。飛刀余勢不衰,全部插入了房梁直至入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https://123wx.com/html/16333/16333243/647700351.html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