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路窄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八十四章路窄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光是“春紅”這個花詞,就和所謂的暗香、香影這些詞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出現在這種場合,卻是已經足夠刺激,那些文人騷客們,十足的在此賣弄墨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只是不知道,今晚這出花詞的人,又會是誰的手筆!如果依舊是那秋軒,只怕在這些來玩的人眼里看來,若是個顏值不夠打,甚至身材平庸的人,那些自負清高的文人,感覺自己又何必在人前,繼續賣弄沒必要的手段呢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延壽!別,得理不饒人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看陳延壽就要招呼,安置好馬匹之后,跟隨過來的王府仆役,打算把這狗眼看人低的小廝,真的要扔出去教訓時,吉星還是開口制止了,他們這種往日的做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抬手拍了下,那給自己帶路的,已經因為同伴挨打,嚇得有些變色的小廝肩頭后,一臉促狹的朝他問道:“不知道今晚這花詞,出自閣內哪位大家之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這對主仆的一動一靜,帶著錯愕的表情,他似乎隱隱打了個寒蟬。因為看著自己那個同伴,隨即吐了口血水,顯然帶著松掉的牙齒。想到前幾天的傳聞,他臉上堆著了幾分笑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日,正是閣內那有名的春喬姑娘,特意從京城回來后,首次給各位客人出的花詞呢!不知殿下,您……!笨粗轱@然是被揍疼了,他本想順嘴帶出一些好聽的,可還是止住了念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剛才那位同伴,只因為嘴欠陰陽怪氣,挨的陳延壽那記頓胖揍,想到這個胖子,正是前幾日的齊王,又生生的把話,直接給咽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!歷來聽聞,這位春喬姑娘風姿綽約,花容月貌,更兼知書達理,因為年方二八,乃是棲芳閣頭牌!那就正好帶路,本王今日也有一首好詞,正愁找不到知音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邊邁著方步往前,一邊伸手摸出幾枚銅錢,也不管是否有沒有面子,心里自然也忍著肉疼,讓這還算有見機的小廝帶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果真沒有他事,陳延壽自然老神在在,陪著吉星穿過廊道,又拐了幾處喧鬧后,那小廝帶著機靈,這才將吉星等人,再次領到棲芳閣的大堂內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些時日,吉星心里一直郁郁。所以對這棲芳閣,心里印象不算很清晰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就見那紅燭,倒影在銅鏡折射出水印后,竟讓這頗為曠闊的大堂,到處也是映襯的一片明亮,絲毫沒得昏暗的感覺,確實是極好的消金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帶著感慨,看來不管是在自古,還算在后世里,任何時候的酒場,永遠都算是紙醉金迷的消金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在這三月末的嶺南,按理說在大堂內這種場面,少說也得有百余人齊聚才是?扇缃裨谀撬炕ㄅ_中,此間濃郁的空氣里,沒有絲毫的留滯,竟然讓人多了一絲風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但沒有半點悶熱感覺,甚至讓人心情頗為愜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周圍的燈光,空氣,甚至古香古色的場景布置,凡是所見等等,若非親眼所見,絕對讓人不會想到,在這亂世里空間利用,達到如此奢華的高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顯然是空間設計,帶著一些后世科技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吉星的眼光看來,每次都有些不同的理解?磥砉湃说闹腔,當真不容小覷。想到自己心里的念頭,看來若是想真正把嶺南民生改制,怕是真要拿出些本事才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喲!還真是稀奇!今早出府見到一只烏鴉,沒有想到晚上就靈驗了!看看這位,不是咱們府城的齊王么?,,,,,,”這邊吉星還在琢磨,就再次聽一道,似乎帶著不諧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聲音帶著幾分熟悉,等吉星抬頭看過去的時,就見一張和張義臣一樣,顯得格外肥嘟嘟的臉蛋,正朝著自己這邊湊過來。如果不少吉星心態好,幾乎真的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滿身酒氣的家伙,果然在懷中依舊揉著,兩名千嬌百媚的女子,即使舌頭都打著結,語調甚至有些含糊不清,卻依舊不甘的損著自己。此人不正是一個,算是極為熟悉的人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甘依舊有著幾分張狂,甚至瞪眼看著吉星:“咱們堂堂大漢國,皇長子,依舊日日淪落,在這勾欄內,和咱們這些普通百姓,廝混嬉戲!難道,咱們的齊王爺,每日就只能,繼續干這些事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上次陳延壽的表現,加上齊王在這齊昌府,也算是孤助無援,吉星明白眼前這人,歷來就有些看不起齊王!看來上次給的教訓,明顯還有些不夠。想到這里的時候,吉星臉上堆著了笑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林公子,往常飲酒適度,如今齊王當面,雖然貴府是嶺南世家!不過,還請您,自重!惫贿是這個老太監,就好像會變臉一樣,竟然依舊幾步上前,但是帶著幾分淡淡的神情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真依舊是這位,林家二公子,林初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為嶺南大望族之后,但是被有心人排名,在大閥豪族中只能屈居老六。林家才短短百年不到時間,竟成了百越嶺南一帶,南遷后最強的家族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說出身于蒲仙沿海地界,能夠在這亂世之中,家族以販賣私鹽出身,自然有著足夠的霸氣。當初可能因為太過有錢,曾經被吳越錢家,把整個家族當成錢袋子,終日琢磨著盤剝林家的錢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數年下來后,即使林家也算有著手段,但是錢家的手段也使得林家叫苦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來因為機緣巧合之下,林家干脆把整個家族,都搬遷到嶺南地帶。對于他們遷來漢國,吉星相信當年他們落戶,肯定是得到過劉隱和劉龑首肯,不然如何在嶺南立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這一切資訊,是齊王殘留的記憶,現在自己所掌握的情報來看,這近幾年林家之所以不倒,當是依附在某個皇室成員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想這林大胖子,明顯比張義臣討厭,但吉星卻知道這家伙有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往日這家伙看著討厭,但是今日吉星看著林初云,難得好像看著一堆銀子般興奮,大呼今晚來這棲芳閣,卻是真正的有些不虧,因為一個計謀已經在心里升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看來,咱們這位林公子,說的很對,本王目前無事,還真的只能日日游玩!就是不知林公子,是否依舊如這齊昌府風傳,每日不斷勵志,誓要入得美人閨,卻日日失望而歸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確實和往常局面不同,上次沒理會林初云的奚落,吉星也沒有大打出手,但是吉星每次說出的話,就像綿里藏著針,卻偏偏就戳到了,這歷來林初云每次的痛處,讓他心里更加憋屈和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家伙在齊昌府,這些豪族大閥子弟圈里,歷來就自詡飽讀詩書。不過因為他上幾代,不屬于齊昌府本地,自然沒有入得何祖燾,那自詡的三大才子的名聲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