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親自動手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七十一章親自動手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口袋里緊的狠,但是必須拿出王爺的派頭,吉星一時高興之下,脫口而出齊王的脾性就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速速著人,賞賜下去,,,,,,!”張義臣就算再傻,也知道這個時候機會來了,自然也不會讓吉星出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況他和何祖燾,還有陳銘亮三個人,都知道齊王囊中羞澀,自然隨即安排下去。這事對于他來說不算啥,面對齊王卻是一種關系的補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魚排上那人如何感謝,這邊吉星自然就不知曉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話出來之后,本來是想讓陳延壽打賞,不過看到張義臣打發出去,自然也就不再干涉。畢竟可以省錢的事情,尤其和一群二世祖,吉星自然沒有必要充面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世界上人人交往,需要的自然就是人捧人,這個道理來自后世的吉星,自然更加深諳其道?粗蠹业臉幼,當真此時是什么,明顯都無法阻止,這群吃貨騷動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明白這些人,在這里這么煞費心思,無非就是想看看自己,在這里究竟能夠搞出什么美味!看著這些不錯的魚,別說何祖燾幾個人,還有什么樣的心思,就是吉星自己,都有些忍不住流口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神瞟了帶著小心的張義臣一眼,神色卻是溫和了許多。張義臣看著這架勢,正準備給吉星回個眼神,誰知道吉星看都懶得再看他,明顯心里依舊有些不舒服,隨后站在案幾張一勺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一勺帶著恭敬,這時候他自然不傻,明白張義臣今日招待的,可能就算齊昌府往日里傳言,和張義臣極好的那位貴人。心里自然帶著惶恐,但是許多沒有責罰,心里又帶著無比的激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到吉星挽著了袖子,便知道他肯定是想動手。想到他開始烹制水魚的手段,于是退開了半步之后,把自己平時用的刀具皮袋,直接擺在了案幾上,展開工具在吉星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想到張一勺,固然有些眼力,吉星開始的不快煙消云散,隨即拿出一柄匕首出來,看了一下鋼質和鋒口,隨即說:“刀還行,不過鋼質稍差火候!待回到府城,令人送你一套,好鋒口鋼刀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草,草民,謝,謝殿下,隆恩,,,,,,!”這時候的張一勺,渾身發抖直接跪下,匍匐在地下,直接五體投地,帶著顫音說:“草民,謝殿下,隆恩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張一勺的樣子,吉星有些無語,不由看向張義臣。張義臣醒悟過來,直接一腳揣在他屁股上:“還不快滾起來,殿下見不得人,搖尾乞憐!張家都沒有這份隆恩,倒是便宜你丫的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一勺這次是真的感恩戴德,起身站在張義臣身后,卻見到景勝已經目瞪口呆。而吉星直接敲暈了一條,新鮮的大柴魚來刮魚鱗,熟練的樣子哪像個貴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張一勺還挺有眼力見,看到吉星這般架勢,馬上端來了一個大銅盆,擺在吉星身邊來裝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這幾天,陳延壽是見慣了吉星的變化,但是何曾見識過,以齊王至尊的身份,親自動手來收拾野味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讓京城里的人知道,甚至是朝廷里,或者皇宮里的人知道,指不定就又是另外一番風雨。見慣了權力的傾札,陳延壽更愿意相信,齊王應該帶著小心謹慎,此番舉動想必有些用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使知道馬上就有吃的,看著這些人都笑盈盈的,注視著齊王在案幾前動手,絲毫沒有忌諱那些魚腥味,陳延壽都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,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:“這還是咱那位主子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可能時時跟隨齊王,但是也算了解齊王過去,不說齊王這一手廚藝哪里來的,光是看著吉星利落庖魚的手法,不是幾十年的大廚,哪有這種手段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一旁一臉驚訝的看著,即使艙外窗邊站著幾個女子,看著這里的情形,忍不住在低聲嘀咕議論。此刻陳延壽倒是都忽略了過去,卻不時拿眼睛看著,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這個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還是那個人,但是,這還是自己,跟隨而來的齊王嗎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大家嘻嘻哈哈的圍著,好像對待主人和愛人一樣,但是齊王親自動手,還當真令他跌破了眼鏡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這樣的事情說出去,京城絕對沒有人會相信,就是陳延壽自己都不相信!畢竟齊王親自下廚,只怕當今皇帝都沒有嘗過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次出行,看到殿下似乎一直有心事。不知道殿下,是否可以和小弟幾個,說說!”看到高挽衣袖的吉星,操著匕首運刀熟練,何祖燾心里卻有些怪怪的,不過想到他遇刺,心里倒也理解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京城來的,那些關于皇家的某些傳言,何祖燾忍不住打了個寒戰。尤其看到木盆里,不同的魚類,在他手里迎刃而解,看來顯然不是第一次,在后廚做這種事情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想吉星現在這個身份,看著手起刀落操持魚肉的利索,不知道為什么人人震驚,但是何祖燾更是有些膽戰心驚,甚至隱隱有些膽戰心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吉星根本沒有想那么多,這邊一邊自己動手,心里其實在想著,剛剛看到梅江兩邊,自己所看到的灌溉工具,要怎么改善百姓,春耕和秋作灌溉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做這種事情的話,別人可能還不知道,他要從哪里下手。忽然聽到何祖燾,直接打斷了思路,不由驚詫的看向了他!明白何祖燾可能是誤會了,不過吉星淡淡的笑笑,卻也沒有直接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開始張家的故意,弄得何祖燾有些被動。但是發現吉星并不在意,他似乎明白吉星的心意,所以他一直沒有靠的太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看到大家都看著,便走近了陪著吉星一起!不管張家什么態度,在齊昌府何家的態度,卻一定需要旗幟鮮明。這不但代表何家的想法,自然也算整個家族的態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本來出來散心,好酒美景美食陪著,如今心事自然沒有了!不過恰好今日來到這里,本王想到了器械司里,這幾日安排制作的一個器物,說起來卻是有用的很!不知道何兄是否敢興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桌下的炭盆,再看著手里的魚,吉星沒有理會大家的眼光,利索的依舊處理著,自己手里的活計!但是嘴里也沒有停,似乎有些漫不經心,但是卻直接就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反應令人意外,也讓人感覺到,吉星心里想法的真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難道,,,,,,?”即使以何祖燾自己,今天在齊昌府的身份,如果把吉星今天的事情,對外說出去的話,許多人會把此事淪為笑談。但是看到吉星的態度,何祖燾還是帶著幾分欣喜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