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取魚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六十八章取魚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還沒有說話,走到畫舫大廳諸人這邊,張一勺忽然當著大家的面,直接便深深的給吉星跪下,隨即磕頭行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一幕大家驚呆了,張一勺卻帶著真誠的說:“小郎君當稱的當代食神,小老兒愿拜小郎君為師,此后侍奉左右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目瞪口呆的看著,顯然兩個人有些太怪異。尤其看到張一勺行禮,更是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沒有表現得意之色,而是看了諸人一眼,隨后淡淡的說著:“人生不易,諸事繁多,大可不必如此。剛剛做了幾只水魚,留了一只帶走!其余諸位有興趣,稍涼后嘗嘗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太陽沒有升起的時候,或者太陽照射不到的地方,這個時候的嶺南依舊瘴氣密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在梅江附近,因為江水匯流,加上中原陸續遷來人口,生產和砍伐使得參天古木少了許多,所以自唐末百來年的集聚,瘴氣自然得到了驅趕,附近已經是山清水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看著梅江附近兩岸水草密集,蘆筍飄忽成海,鴛鴦、白鷺、青鳶隨處可見。水波蕩漾間,時而還可以見到,有魚兒躍出水面,當真令人感到安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祖燾看著也算穩重,便也沒有矯情的意思?粗鴱埩x臣眼巴巴的在旁邊站著,他便微微一笑給吉星,斟了一杯純釀綠蟻酒。這時吉星的拿捏,可以說已經極為到位,何祖燾自然少了小覷之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用碳爐溫過,一股純米酒的香味鋪面而來,在吉星看來,這純釀的綠蟻酒,也算是這個時代品質極好的酒水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喝酒的吉星看來,這時因為正常的新釀,酒渣一般都沒有過濾,就和后世醪糟一樣,帶著一股淡淡的酸味。以吉星能喝一件啤酒的量,這種綠蟻酒自然不在話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家也算是齊昌府三大家之一,多年來家族的這些消費,早就養成了奢侈。一個大廚走出去都威風凜凜,所以家族子弟的性情,自然就可見一斑,今日張義臣的舉動,顯然是有些大意疏忽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本來就沒想計較,但是拿捏一下這些人,自然還是可以的。往日就算那些新釀,齊王都算是難以下咽,何祖燾幾個人特意準備的這壇純釀,卻是加了來自大理的紅糖,入口令人有些沉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這些菜肴可還能入口?如若不行,小弟讓人重新來過?”看著張一勺和景勝退走,給張義臣使了個眼色。想到吉星居然能烹制如此美味,何祖燾剛剛搽干凈手,便堆著笑意對著吉星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重新來過,就不必了!難得諸位用心!其實要說,今日這尾金錢鯉,食材確實不錯的!”吉星自然也不想過于苛刻,看著桌上的菜肴,淡淡的對著何祖燾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祖燾卻已經學乖了,從吉星的話里,似乎聽出了什么。因為開始有著旁人,吉星沒有讓諸人道破身份,這時剩下的都是貼身的,居然如此說來,何祖燾頓時心里一動:“殿下的意思,是這食材不錯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江里食材多的是,等下不妨讓人做鉤,如果能夠釣上一兩尾大鯉魚,這功夫自然就不愁吃食!”吉星不動聲色,看著江水里有著一兩個魚排,上面有人釣魚,于是淡淡出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吉星這么說,剛剛嘗過不同美味,何祖燾自然喜的是抓耳撓腮。本來想問問吉星,真的弄到鯉魚的話,想做什么好吃的,但是看到到船艙門外,便只好斷了這個念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卻也慌忙便湊近了,附耳低聲說:“此時江面微涼,這梅江和匯口的龍母江,每日能釣到金錢鯉的,怕是也不多。同樣是這鯉魚,不知道殿下,是否還有別的烹制方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本來是聽到的,但是想到陳延壽的身手,又見何祖燾附耳和自己說話,張義臣卻變得有些拘束。想到齊昌府里諸業的糾纏,看來今日自己是上當了,便也懶得去聽這些道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對于何祖燾的緩解,便也順勢淡淡的說著:“每道食材,可烹制的菜肴,自然都有數十種方式,作為大閥高門,何兄這點見識都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祖燾有些尷尬,只能呵呵的迎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是他不知道,而是豪族大閥子弟,誰會下廚去關心這些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吉星似乎有些滿面酒意,心里驚喜中帶著尷尬,卻也厚著臉皮:“某,愿受殿下教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撲通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聽到一聲水響,嚇得陳延壽都看了過來,卻是這邊畫舫有人,過去那邊竹排,和竹排上釣魚的人說了之后,有人跳進水里去抓魚了。第一次聽人說捉魚,自然讓人看著有些驚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顧及到吉星的安危,所以陳延壽自然眼神收縮。不過讓人驚訝的是,看著那人跳起入水,落下的時候干脆,居然沒有驚起多少水花,但是身子在清澈的江水里,看到居然猶如行云流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畫舫這邊過去的人松了口氣,繼續幫忙把竹排慢慢的停下,顯然在等待水里的那人。而這邊的畫舫其實依舊對著碼頭,不過是把畫舫停在了江水中,顯然是不想受人打擾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離著畫舫有些距離,陳延壽站在窗邊看到,自然也沒有干涉那人,看著那人在水里一個招呼,再次鉆進水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自然便明白了,這邊這些人的心意,因為一個常年釣魚高手,在水里抓幾條魚的話,這簡直是有些太簡單了。但是對于尋常人來說,卻有些千難萬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代的江里,各種魚類還是不少。吉星自然也已經看到,發現陳延壽看著水里的人,不由心里有些啞然失笑。但是看到江水里的人,恍如一條大魚一樣,心里自然暗暗驚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畫舫停穩了,吉星似乎沒有在意這些,張義臣似乎感覺時機到了,便也堆著笑意,涎著臉湊過來:“殿下喜歡金錢鯉,要釣可能很難。小弟安排人下水去抓。不用著急,重賞之下必有勇夫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張義臣一臉忐忑,吉星知道火候夠了,于是一口飲盡杯中酒,似乎帶著豪氣:“既然張兄盛情,本王今日就讓爾等,開開眼界!速速讓人準備,宴席三角大銅釜一只,本王有妙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安心,這畫舫東西齊備,三角銅釜就有!”張義臣也算吃貨,這個時候聽到吉星的話,心里松了口氣。馬上令人搬來一張案幾,把一個三腳的銅釜端了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沒有干預的意思,看著他們按自己的安排行事。又看到陳延壽看著自己,吉星對著他微微點頭,示意安心即好。陳延壽自然明白,低眉順目站著不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打開的側窗可以看到,江面一陣水響聲,只見竹排上入水那人,這時候卻是從水里冒出頭來。朝著站在自己排上的仆人,便嚷道:“兀那小郎,這里有一尾大魚,先好生接著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https://123wx.com/html/16333/16333243/648194282.html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