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忘乎所以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六十七章忘乎所以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跟著進來的景勝,這時看到這個情形,早已經有些后怕。不過馬上過來張一勺身邊,附耳低低的說了一下,目前這邊的情況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景勝自信說的時候,張一勺的臉忽然亮了起來,不過越聽越皺眉,最后還是忍不住,瞟了吉星這邊一眼,因為對方在主位,所以淡淡的說道:“某這些年在府上,安逸太久,前來垂聆教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景勝的臉,也瞬間就漲的通紅,看到張一勺的神色,語氣雖然平淡,其實也充滿了諷刺,忽然便心里冷汗涔涔。本來以為這老人懂事,看來是自己惹事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看來自己,確實有些孟浪,張一勺根本就沒有接觸過,張義臣邀請的這個客人,也沒有見過他一露身手,自己居然便相信了他的話。雖然往日有些情分,現在看來就是個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吉星質疑張一勺的手藝,真正要出頭有張義臣,自己卻稀里糊涂當了頭炮。想到了這個地方的時候,景勝此時的心里,終究是有些尷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常年游歷于各種人物之間,景勝終究還是沒有,太過于在意自己的臉面,尷尬的朝吉星一笑之后,便含糊其詞的說道:“郎君,某介紹這位老師傅,便是張師傅了,不知,你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張一勺根本就不看自己,而是和張義臣寒暄起來,吉星心里雖然沒有生氣的意思,卻也感覺到有些好笑,看來這張胖子也糊涂了。對于景勝的話不置可否,但是對于張家心淡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還想站起來,和他客氣一下,但是看到他這副模樣,心里便淡了許多。直接便坐穩當了,眼皮抬都不抬一下,氣勢自然便出來幾分!作為皇家子弟,這份王霸之氣多少有著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陳延壽不動聲色,眼神瞟了張義臣一眼,微微有些搖頭之意。張義臣自然沒有看到,景勝卻盡收眼底,心里自然更是暗暗叫苦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吉星這副模樣,本來思想有些偏移的景勝,其實并不知曉他的身份。尤其張義臣態度不明,這個時候使得景勝,自然再次遲疑不定起來。忍不住又瞟了眼,正和張義臣聊著美食的張一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一勺隨著景勝出來后,知道這是張義臣招待的貴客,本來也不是想踩吉星。不過卻感覺到,一個這樣的少年,居然說話如此放肆。自己在張府多年,備受家主推崇和尊重,他自然便想拿捏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沒有想到,面前的吉星居然油鹽不進,甚至安然的坐在那里,而且泰然自若的,好像和自己沒事一樣,這自然讓他有些憋氣!但是身份在這里,當著何祖燾和陳銘亮,他也不敢太過放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說來要么是吉星,有些不知天高地厚,畢竟就算是張義臣的貴客,自己可是家主重視的人。要么吉星是真正有著足夠的底氣,可以讓自己甘拜下風的人,不然這口氣如何咽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似乎有些忘了自己的身份,一邊緩緩的舒了一口氣,張一勺連張義臣這時的話,似乎都沒有聽進去。不知道是不是同行相輕,或者往日被人捧慣了,顯然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他眼神似乎也不看吉星,卻喃喃自語般的說道:“做菜如做人,品味就是人生!這世上,但凡能夠做得一手好菜的人,沒有足夠的人生經歷,哪里能夠品嘗得了,那般酸甜苦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某還真不懂得,那么多的道理!但是,卻知道一件事情,那就是水魚做不好,涼了之后,不好吃!,,,,,,”似乎油鹽不進,甚至不在意一般緩緩的說著,吉星看著張一勺的臉色平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一勺的臉皮。忍不住抖動了一下!看來吉星的反應,確實是真的刺激到他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張一勺的神態,再看到張義臣的反應,吉星不由再次加重語氣,淡淡的緩緩說道:“現在有一法,勝此百倍,大師傅,難道,不感興趣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一勺的臉色,終于有些難堪起來!如果說開始還有臺階下,這刻簡直就是把路堵死了!靜靜的看著吉星的臉色,張一勺心里一陣糾結,過了許久方才做了一個,看似請的伸手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起來的時候,何祖燾和陳銘亮居然也都起來了,有這種美食的事情,他又怎么能夠放過!何況張胖子的人,明顯得罪了齊王吉星,張胖子自己居然還沾沾自喜,他們兩個自然等著看把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不會認為,吉星是想改善這道菜的不足。他們只有一個簡單的想法,那就是吉星這次是故意過來,或者被張義臣請來,故意自己踩自己家場子的,不然怎么可能如此傻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這些服侍的人,除了陳延壽跟著,其余沒有人跟進去后廚。景勝也在外面陪著,為了避免嫌疑和被牽連,這個時候自然選擇了明哲保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連張義臣都在外面等著,這時有人直接送上來好茶。當然看到船頭旁邊的人,景勝心里自然有些好奇,但是也隱隱感覺有些不對,因為三家的人都不多,可是他隱隱感覺和往日有些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大家各種等待中,隱隱也聞到了里面有香味,不斷的慢慢傳出來。何祖燾明顯受不了,和陳銘亮拱拱手,直接也進去里面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大家煎熬的等待中,一個畫舫的侍者,終于端上來幾份,已經再次做好的水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看到那剁成兩指粗細,似乎有些格外誘人的水魚,忍不住想伸筷子去夾。沒有想到這名侍者,卻絲毫沒有客氣的直接阻止,說是要等大廚出來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在大家的注視下,看著吉星和張一勺一起,先后的再次出來!當然細心的人發現,這次張一勺主動走在后面,甚至帶著幾分恭敬,明顯沒有了開始的氣勢和霸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張一勺的臉色,明顯有些不好看,反倒是吉星的神色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走在最后的何祖燾,這時手里卻拿著一只碗,一邊嘴里津津有味的嚼著,一邊含糊不清的嘀咕著什么,臉上還帶著眉開眼笑的神色,自然令人莫名其妙,卻又帶著深深的好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多人想開口問,但是何祖燾沒有騰出功夫,吉星帶著莫測高深,張一勺臉色有些發白,所以大家看著這一幕,心里自然帶著幾分好奇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開始一直胸有成竹,甚至準備看笑話的張義臣,自然也看出來不對。不過張一勺沒有說話,他也不知道情況如何,所以心里也泛著嘀咕,卻似乎隱隱感覺到不妙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有些忘乎所以,這時候卻有些惶惶不安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https://123wx.com/html/16333/16333243/648194321.html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