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金槍景勝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六十六章金槍景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當初他也曾在江湖上廝混,后來知道張家招聘之后,感覺到時勢有些不穩,恰好他因為有事潦倒,機緣巧合之下進了張家。感恩張家知遇之恩,一直對張義臣忠心耿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曾隨著家主走南闖北,成為張家的得意手下。如今不但可以護衛少主張義臣平時安全,也可以幫忙處理,一些往常的瑣碎小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看到大師傅神色,他便知道他心里不歡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這老師傅,那可是家主都尊敬的人物,里面的人肆意點評,顯然少了許多尊敬和顧忌。景勝不由站了起來,看著大師傅微微點頭,于是邊轉向廳里,朝著張義臣這桌前走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往日他素有幾分俠義,也知曉今日張義臣款待貴客,想到大師傅的神色,近前抱拳便對著張義臣,先施了一禮之后,隨后抱拳和大家說道:“諸位郎君有禮,某乃張府門下食客,景勝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是張義臣請客,但是張家的門客,居然不請自到,這使得何祖燾倒是微微楞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景勝神色自然,本來想著就要發作?粗綍r笑呵呵的,真正發起脾氣來,確是很少有人能擋住。不過想到張義臣的神色,心里便有著幾分計較,直接看著了吉星這邊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沒有說話,但是看著景勝帶著仰視,正不住打量自己,瞬間知道景勝這樣過來,必然是有些事。便看向桌上的張義臣,眉頭自然不由皺起,這個張胖子顯然有些蹬鼻子上臉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才發現這個體態發福,似乎比自己還要胖的男子,手里正拿著水魚褶邊,吧唧嘴巴吃的津津有味,饒是吉星不懂規矩,心里便也恍然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來自己這是無意,觸犯到張家別的人了,雖然自己齊王這個身份看著尊貴,但是這些出身世家的子弟,歷來便有些狂妄,明顯是想提示自己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吉星壓下自己的怒氣,便朝何祖燾看過來,畢竟這可是涉及到齊王面子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吉星的神態,何祖燾自然發現不對,他歷來對張義臣面和心不和?吹郊怯行┏园T,張義臣居然沒有表示,便知道自己機會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乎沒有多思考,也帶著幾分淡笑,朝景勝拱手說道:“景兄有禮了,不知道過來是找張兄,還是過來這邊,對著某等,有何見教不成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祖燾這話,已經算是很客氣了。常言道打狗看主人,張義臣不可能不知道,F在這景勝過來請示,顯然是個常年行走于江湖上的豪客,對于齊王的身份來說,這明顯已經逾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作為東家的宴請,張義臣自然也應該知道,自己不可隨意招惹事端。但是景勝不但來了,甚至張義臣在關鍵時刻,居然還傻傻的不說話,顯然走了一步臭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聽到吉星的話,他心里也有些不以為然。但是這時景勝過來,他才想到今天做菜的人物,是張家家主都推崇的大師傅。想到齊王開始的點評,何祖燾心里都暗暗叫道僥幸,但是心里樂開了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勝自然不傻,想到張義臣剛剛的神色,不由心中微微一動,硬著頭皮含笑對著何祖燾。隨后斟酌著說道:“府上張師傅這道古法清蒸水魚,每次前來張府的貴客,都是贊不絕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也算賊滑,暫時不想讓張義臣為難,轉機說著:“剛剛聽座上有郎君言下之意,烹飪去腥別有新法。老爺素來鐘愛,如果能夠盡善盡美,自然是大善之舉。張師傅自知上不得臺面,讓某斗膽進來請教,不知道哪位郎君,可否指點一二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義臣本來看到景勝進來,心里最初還有些不以為然。不過目光看過來,卻看到一旁陳延壽虎視眈眈。心里想到自己家族,以及往日和齊王的交往,心里隱隱便有些不好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聽到景勝忽然這么說話,想到這個平時看起來,似乎不善言辭的身邊人,居然也會有著一些門道,不由微微點頭心中大為贊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著何祖燾幸災樂禍的樣子,不由嘴上呵斥:“退下去!某正宴客,這等小事,豈可前來沖撞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張兄毋須生氣!不知景兄想知道什么?”因為景勝轉機后,看著態度良好,吉星自然不會再在意,因為等的就是要有這個人物,讓大家都有個臺階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使對方初衷可能有故意刁難,甚至讓齊王出丑這想法,但是這時候吉星也已經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聽有郎君說起,張師傅手藝尚有不足,莫非有郎君知曉,有法子補全這古法?”景勝語氣依舊恭敬,看著人沒有異動,知道自己有些孟浪,暗暗慶幸自己沒有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著吉星神色自然,因為張義臣往日,也不敢和下人介紹,連景勝都不知道吉星身份。所以他看著吉星和善,心里更是驚訝幾分:“萬望郎君,不吝指教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些人,興致勃勃看著自己,吉星心情有些大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想到自己點評的時候,還是引來了一些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雖然不怕事端,因為陳延壽在身邊,伍彥柔在畫舫外面,顯然這個護院有著幾分俠義,所以吉星也沒有針對的心思,不過感覺動靜越小越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看到大家都看著自己,只好微微一笑:“要說法子,其實不難,不過此事,還需這里大師傅,出手幫忙才行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家的大師傅,叫張一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是個胖子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看起來,比張家公子張義臣,似乎要稍微瘦一點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張一勺絕對算是個胖子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不過五尺,手圓腳圓,臉也圓,所以他看起來整個人,似乎都圓滾滾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鼓著的五官,在臉上突出,幾乎都擠到一起,讓他的鼻子和臉龐,看起來也是更加圓的樣子!當然他的額頭和下巴,自然也是圓的,所以讓他整個人,看起來就像一個圓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一直在后面聽,所以說到在烹飪上,吉星真有著獨到的手段,他不由放下了自己身段。在張義臣不動聲色的邀請下,隨著景勝來到畫舫前面,大廳這里已經候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似乎要失望,因為看到坐在中間,但是年少的模樣,他那張圓臉的笑容,似乎突然便凝固在臉上了!大家自然都看到,他這有些喜慶的表情,甚至是形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沒有在意,此時張一勺臉上的變化,只是靜靜的看著,這個似乎已經逐漸步入,有些暮年的老男人。尤其看著他那雙腫眼泡的眼圈,顯示出他常年沉迷于,愛好某種事情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暫時都沒有說話,看著張一勺對著桌這邊,朝著大家施禮一下。何祖燾和陳銘亮倒也拱手,算是給張家面子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