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齊王有賞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三十一章齊王有賞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看著數息之后,有人便聽到耳里,傳來嗤的一聲,一名悍匪手中長劍,竟被敵手禁軍的樸刀削斷。不過這人極是悍勇,提著半截斷劍,飛身向對面的敵人撲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這個禁軍,絲毫沒有心軟,看著長劍閃處,嗤的一聲響,將對面這個悍匪的右臂,瞬間就齊肩削落。跟著直接上前補上一劍,刺中了他的心窩,眼見不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這些人,因為狀態不同,有人兀自纏斗不休。這邊夏玉侯,似乎胸有成竹窺伺在旁,看到禁軍有著危險,就會上前突然間長劍遞出,嗤的一聲將悍匪,手中武器削斷,給同伴解圍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邊那個都尉,長劍中宮直進,自敵手胸膛貫入,背心穿出一路蕭殺?粗@副情形,夏玉侯呵呵大笑道:“殺敵者,賞酒,賞金!諸位可以再來一場比試,殺敵最多者,齊王有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齊王有賞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雙方的交手,那個鳥嘴黑衣男子,顯然是真的想退走,但是夏玉侯緊緊盯著。因為聽人叫二當家,想必會是這些人的首領,自然就被夏玉侯盯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齊王的囑咐,如果可以拿下一個頭目,自然是極好的結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兩邊各出這些人后,大家各自武器盡出相斗。這些悍匪在自己面前,接連輸了幾場,甚至接連死了幾人,難免會有一些膽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雙方下場的人,可以說都是狠命相撲,這不是交流切磋比試,說什么也要贏回一場。這是真正的搏命,只見兩名禁軍分從左右,夾擊一名黑衣悍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下的悍匪,自然主動上前邀戰,卻給另外的這些禁軍,各自有著兩名禁軍,拿著武器擋住。這些禁軍似乎受過某種陣法訓練,完全采取的純是守勢,招數嚴密竟一招也不還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令這些黑衣悍匪,眼睜睜看著被分開,最后也無法過去相援同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余下的禁軍,似乎都以二對一,十余招間便將對手殺死,跟著便攻向另一名悍匪。這種看似簡單粗暴的手段,在先前的禁軍仍使舊法,對著這些悍匪只守不攻,卻也完全造成了巨大的威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禁軍雙雙擋住悍匪,隨后讓同伴以二對一,直接在簡單中殺死敵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擺脫不了的悍匪,眼見同伴只剩下最后幾人,明顯勝負之數已定,所以大家都大聲鼓噪起來,紛紛欲一擁而上,將這些禁軍亂劍分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鳥嘴黑衣漢子,明顯看出了什么,帶著朗聲道:“留的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大家退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神色語氣之中,似乎有一股凜然之威,一眾剩下的悍匪,立時都靜了下來,果然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眾人都已看得分明,禁軍圍剿的方法,看似截然不同,其實都是二人守招,嚴密無比的合攻殺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讓另外二人的攻招,再次對著對手攻擊,卻是凌厲狠辣。他們分頭合擊,守者纏住敵手,只剩下黑衣悍匪,都變成一人迎敵之后,再讓攻者以眾凌寡,隨后逐一蠶食殺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禁軍以此法迎敵,縱然對方武功較高,齊昌府禁軍一方,也必操勝算。這時別說兩人對一人,即使是兩人對六人,甚或是更多的八人,只要各自防守相護,最后自然也能取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鳥嘴黑衣男子在一邊,看著那二名禁軍守者,手下武器施展開來,便如是一道無解的劍網,一組純取守勢,一組要擋住五六人,其實是綽綽有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這處靠近東門前,場中兩名禁軍仍以守勢,纏住了一名黑衣悍匪,另外兩名禁軍隨即飛快,用手里的武器攻擊,隨后再次攻擊殺死悍匪后,轉而向另外的敵手相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確實令人絕望,也讓人大開眼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吉星在這里的話,一定可以看明白這種手段。取守勢的兩名禁軍,依舊有條不紊的向左右分開,只是在一旁幫同伴掠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鳥嘴黑衣男子見敗局已成,卻不肯棄劍投降,仍是奮力應戰,似乎是想伺機逃走。不過突然間看到,四名禁軍齊聲大喝,隨后四個方向的武器并出,分從前后左右,一齊刺在最后一名悍匪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名本來有些手段的悍匪,完全可以和其他受傷的同伴一樣,在地上裝死等待被俘。但是此時他身中四樣武器的攻擊,顯然有些不甘,立時站著在那里斃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饒是鳥嘴黑衣男子有著準備,只見同伴雙目圓睜,嘴巴也是張得大大的。四名禁軍帶著冷峻,同時拔劍抬起左腳,將武器刀刃和劍鋒在鞋底一拖,瞬間就抹去了劍上的血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聽到刷的一聲,手里的武器,可以入鞘的直接入鞘?粗@幾下動作,當真干凈利落。雖然這種花招,沒有絲毫的意義,最難得的是齊整之極,讓人明白他們受過專門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他們同時抬腳,同時拖著手里的武器入鞘,卻只發出一下聲響,當真是赤裸裸的示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鳥嘴男子不但沒有生氣,反而帶著哈哈大笑,甚至鼓掌說道:“好手段,當真是好手段!,可教某,今日大開眼界了,不知道今日,有誰能夠留下某家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禁軍看到沒有站著的悍匪,而夏玉侯也沒有繼續出手,于是有著四個季軍武器探出,去割這個鳥嘴男子,笑道:“那也未必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只說得幾個字,那鳥嘴黑衣男子,手中突然多了一根,看著三尺的竹棒一抖,直接戳向最近的一根禁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在他手腕之上一點,那禁軍只覺腕上一陣劇痛,嗆啷一聲,武器居然落地,甚至來不及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鳥嘴黑衣男子竹棒挑起,身影微閃手里竹棒探出,棒尖已向他眼中刺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禁軍大叫一聲,雙手擋在身前,連聲狂吼顯然無法退開。如果被竹棒挑中,顯然他這眼睛,只怕就廢了,可是他卻沒有半點辦法,眼神里自然帶著絕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個鳥嘴男子這兩下,雖然輕輕巧巧的刺出,直接戳腕傷目行若無事。不知如何那個禁軍,這時候竟是避讓不過,余下的三名禁軍,自然大吃一驚。知道這個鳥嘴男子,肯定是一位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名身材魁梧的禁軍,倒也沒有遲疑提起武器,也直接往鳥嘴男子的眼睛刺去。不過聽到空中嗤嗤有聲,卻見到鳥嘴男子主動退開,足見這一招,是有人出手解圍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鳥嘴男子更不避讓,知道夏玉侯一定會出手。所以竹棒依舊刺出,后發先至噗的一聲,再次偏移分開,直接刺中了這個,攻過來的禁軍右肩,卻也避過了瞎目之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!”那禁軍被攻擊的攻勢,立時在頃刻間卸了,顯然也似乎受傷不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鳥嘴男子似乎得理不讓人,竹棒挺出已點中他。雖然沒有殺豬般的大嗥,但是也亂揮武器亂打,顯然傷勢不輕,神情卻也甚是可怖。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