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將熊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十四章將熊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伍彥柔這個從五品的歸德郎將,下放到齊昌府來掌握實權帶兵,變成從六品的振威校尉。和夏玉候這個,從六品的振威副尉比起來,葉梓似乎是差了很多級。但是在齊王的印象里,這個本地算是大族的子弟,一向屬于比較好說話的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吉星不知道,齊王是不是錯覺,但是從這兩年的經歷來看,往日齊王想跑路的時候,寧愿去找葉梓這個翊麾校尉。也不會去找自己帶來,算是親信的振威校尉伍彥柔,這也算是一種奇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你,你要出城?,,,,,,”本來往日遇到這種事,葉梓并不奇怪,但是今日據說這些悍匪,不但在府城里鬧事,就是城外聚集的悍匪,似乎也比往日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葉梓看著吉星,有些膽戰心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這是替本王著想,是不是?”吉星看著葉梓帶著笑臉,自然知道他的心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末將,這是替殿下著想!這次這些賊人,似乎率眾的馬匹不少,而且聚集的賊子更多!殿下如若有何閃失,末將百罪莫贖!”葉梓也不生氣,自然也不得罪人,看著吉星帶著恭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這想法,不對呀!,,,,,,葉校尉!”吉星語氣淡淡的,自然也沒有生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老奴感覺,葉校尉說的有些道理,咱們趕制出來的這些武器,真要布置的話,不如就交給葉校尉,去城外執行!”陳延壽自然帶著不安,甚至有著一些擔憂,生怕吉星會腦瓜子發熱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雖然沒有說話,但是陳延壽這么說之后,緊隨在這邊的葉梓,臉色頓時就塌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看到吉星看著自己,他舌頭都不由有些打結:“殿,殿下,,,,,,這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葉梓臉色居然發白,身子都有些微微發抖,吉星以為自己看錯了。不過仔細看著之后,這家伙真的雙腿在發顫,沒有想到這么奇葩:“怎么了,葉校尉,你怕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倒也不是想故意捉弄葉梓,但是想到他也算出身武將世家,沒有想到真正遇到悍匪,會是這副樣子,不由心里微微嘆息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伍彥柔和夏玉侯兩個人,平時看不起齊王,但是吉星依舊沒有生氣,那是因為知道兩個人是硬漢?粗~梓這副狀態,這就是真正的差距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,殿下,不,那個,不是,,,,,,這,,,,,,!”葉梓的聲音,確實真的發顫了。平時雖然迎合齊王,但是真正要說出去迎戰,他確實沒有多少心理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來齊王喜歡找的人,帶著齊王偶爾出去,狐假虎威的充充惡霸,還是有些場面和架勢。但是真的需要對決生死,甚至需要單獨作戰,看來葉梓還是缺少歷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他有多少裝的成分,但是至少應對齊王,他一直都表現的極為忠心順從?粗姆磻,吉星其實沒有怪責的意思,畢竟這群悍匪據說是當年,中天八國留下,一直在齊昌府附近作亂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悍匪應該都算是殺人如麻,甚至心狠手辣。在齊昌府附近,有些惡名遠揚,甚至已經讓老百姓深受其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玢被劉晟奪權,劉晟為了扮演正義角色,連自己娘舅馬楚地盤都搶奪,自然就沒有時間顧及,這齊昌府一片山地。因為地勢險要的原因,劉晟還一直把這里,當成自己緩沖唐國和閩地的屏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東躲西藏的匪賊,因為沒有遭到漢國朝廷的捕殺,不但逐漸強大起來。甚至開始從龍南到五華,最后變成明目張膽攻擊齊昌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繼興過來齊昌府,大大小小發生十余次騷擾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興王府對這邊有些不聞不問,畢竟齊王繼興沒有出事。這其中有伍彥柔和夏玉侯的功勞,但對于每次騷擾,齊昌府一直敗多勝少,消耗的也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悍匪至少擄掠和搶奪,談不上地盤的損失。但是就是因為這種舉動,讓老百姓談之色變。在吉星看來,不是齊昌府城池不夠堅固,而是齊昌府當初的府兵,被這些悍匪嚇得望風而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齊王的記憶里,去年伍彥柔帶著極少禁軍,在齊昌府堅守奮戰。齊王卻在悍匪進城之前,帶著陳延壽幾個親信,直接跑回興王府去。如果不是陳延壽一路策應,估計齊王半路都會丟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不是伍彥柔,在悍匪里外策應的時候,完全殲滅城里的內應,不然當時后果難以設想!如果當時齊昌府真的被占領,那跑回興王府的齊王,只怕真會被劉晟直接斬頭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后來也受到指責,雅夫人還派來了青竺和紫筱服侍,但是顯然在齊王心里,多少也造成一些陰影。所以此時看著葉梓的樣子,吉星自然不指望他成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初齊王讓他在齊昌府冒頭,完全就是為了給伍彥柔,和夏玉侯做樣子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四門,每個城門駐守的府兵,基本上都不是一樣。此時葉梓負責的這些將士,每班當值也不過幾十人。因為城樓鼓聲響起后,這里才斷斷續續的聚集起,不到兩百人的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跟在葉梓后面的士卒,明顯不是伍彥柔帶著的人,一個個都站的筆直精銳。而這些人看著簡直就是老弱病殘,吉星心里嘆了口氣,只有指揮留下二十多個在城樓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同時吩咐著,等下有府兵在城樓下路過,隨后不管那些悍匪,會不會跟過來,都要把那些鐵蒺藜,和刺馬都扔樓下去,灑在城樓下外邊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著吉星沒有停下來,看著跟著自己的,都算是一些持圓盾的士卒。于是吩咐他們一半埋伏在城門后面,一半跟著自己行動。如果到時候城樓上有信號下來,就可以沖出去,直接收拾那些悍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這時候吉星也用了重賞,找出四個膽大的圓盾手,讓他們帶著那根,自己帶過來的絆馬索,去城門外朝著西門那個方向,先布置下這根特制的絆馬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想到重賞之下,果然有勇夫!在得到消息外面沒有動靜,于是快速的先讓人出門,隨后去外邊布置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別說葉梓看得目瞪口呆,就是一直跟著的陳延壽,看著吉星不斷的布置下去,他都有些發愣的看著。尤其看著吉星出言賞賜四人,每人在齊昌府一座單間住舍,更是喃喃自語做夢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吉星讓人出城布置,葉梓心里自然忐忑。不過看著吉星信心十足的樣子,他自然有些發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看著吉星盯著自己,只好赫赫的說著:“大開眼界,殿下果真諸葛再世,真人不露相阿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拍馬屁,現在你馬上帶著四五個輕騎,去西門那邊,把那些悍匪引過來不遲!”緊緊盯著葉梓,不管他是不是拉著臉,吉星自然沒有半分的心軟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陳延壽直接偏過頭,吉星又一直瞪著自己,葉梓最后沒有辦法,只好找過來四匹,看著不算太老的戰馬。然后操著一桿長槍,帶著三個膽大的士卒,一起出城去誘敵了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