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窘境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十一章窘境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趕緊叫曲參軍過來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這點吉星自然明白,所以只有叫曲照過來,才會知道具體的細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看著夏玉候,和有些憂心忡忡的伍彥柔,吉星自然有些抓狂的感覺?粗鴥晌恍N,暫時卻也沒有辦法:“還有,這府城里集坊間,凡是做鐵器的匠人,都給本王召集過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,,,,,!”伍彥柔的嘴巴張了下,誰知道似乎想說什么,但是馬上又直接咽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了伍彥柔一眼,吉星似乎沒有奇怪:“這些悍匪馬匹其實也不多,如果要想圍殲他們,以咱們府城這點輕騎,自然無法做到!但是這些悍匪實在太囂張,總不能留著他們,在府城過年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夏玉候也有些驚訝,和伍彥柔對視了一眼,明白這是齊王要面子。因為這些悍匪,太不把齊王放在眼里,已經觸及了齊王的逆鱗!但是齊王如果任性,這些將士和百姓,可能就要遭殃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吉星站在正樓前的垛口,看著城樓下的動靜,隨即一個典型的南方身高,看著消瘦的軟甲男子,在士兵的帶領下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腦海里帶著幾分熟悉,看著他淡淡的說著:“殿下,小臣正在府署,給各處城門守衛,分發府庫的武器,不知道此時找小臣,有何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咱們府署里,有沒有可以絆倒馬匹,和可以遠距離射擊的強弓?”吉星沒有廢話,看著這個消瘦男子,正是自己興王府帶過來的人之一,出身交州王府的參軍曲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府署里還有幾十枚馬刺,和幾十枚鐵蒺藜,那都是戰場絆馬的利器!強弓超過三石的,因為嶺南的天氣潮濕,當年準備的物資太久,如今都不能用了!”曲照倒也沒有遲疑,直接恭敬的回應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丫的!”吉星氣得差點暈過去,因為弓箭都是府庫軍用物資。齊昌府作為大漢陪都,如今居然變成這幅模樣,簡直有些太扯淡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想齊王來到齊昌府之后,確實沒有過問過,這些府庫軍用物資的東西,吉星心里不由也有些郁悶!但是絲毫辦法都沒有,畢竟許多東西不可能一撅而就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,末將,曾經呈過帖子給殿下!”伍彥柔帶著沉吟,看了夏玉候一眼,然后說道:“當時末將接手時,那些武器可用就已不過三成,這兩年耗費了一些,如今可用的不足半成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不是陳延壽在邊上扶著,吉星真的差點直接倒下,看著曲照的時候,臉上也帶著幾分無奈?磥睚R王當初不但是年紀小,甚至也是什么都不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齊王還有一位李長史李抑,看來也是個等機會的人。想到這里的時候,他只有再次看著曲照,希望能有一個好消息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南門也有悍匪,那邊安排拿走一些,如今每樣剩余不過二十枚!”曲照很平靜,看著吉星的時候,眼神也帶著自然,顯然不會說假話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在接受諸王師,悉心教導的幾年里,不管是近身的李抑,還是這個如今的兵曹參軍曲照,都在表面上對齊王,盡心盡力付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雖然很少按規矩學習,卻也心靈手巧十分聰明,文武百藝一點就通,居然很得曲照用心教授,所以兩個人的情分自然在。當吉星聽到曲照說時,目光難得有一絲淡淡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齊王的記憶里,曲照這個人最大的特點,就是在齊王身邊沒有野心。一直表現出來的感覺,他心里只有皇帝存在。所以吉星自然知道,這是他受皇帝劉晟器重的緣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也算是個怪物,這么多教授文韜武略的王師,只有和曲照在一起時間最長,有著超過兩年以上時光。這對于善變的齊王來說,不得不說在他個人的性格里,確實屬于是個大異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曲參軍,你說府署里,是不是還有一些武器,只是不能用了是不是?”開始問過伍彥柔和夏玉候,顯然沒有什么效果,吉星只有盯著曲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器械司確實說過,府署里不少武器,如果可以修復修理,其實還是可以使用的!”似乎看到伍彥柔和夏玉候,這時都看著自己,曲照倒也沒有怯場。畢竟他和齊王的關系,說起來甚至更近一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現在本王需要武器,是不是只要有金屬和鑌鐵,甚至可以煅燒的土煤和木材,就可以架爐修復?”吉星自然不想拐彎抹角,緊緊盯著曲照的眼睛,心里自然帶著警惕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曲照點點頭,帶著無奈說:“原則上這么說,確實是這樣,但是現在府署里,這些物資真的沒有,就是操作的匠人,只怕也是遠遠不夠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來,來,,,,,,!”和陳延壽招手,甚至直接對著他說著:“趕緊回去王府,讓青竺和紫筱,把府里銅鐵器用具,全部著人搬到器械司那邊去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,殿下,這,是何故,,,,,,!”大家都有些發愣,甚至看著陳延壽,有些臉皮都在發抖,眼神里自然帶著肉痛神情說:“殿下,這,如何是好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,大家都認為吉星在胡鬧,畢竟齊王歷來任性慣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有什么不好?如果府城被這些悍匪騷擾,甚至進來占據,到時連人都沒有了,要那些物件何用?”瞪了陳延壽一眼,吉星雖然說的恐怖,但是這也算是事實,確實讓人一時間回駁不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只好匆匆回去,召集青竺和紫筱收集王府里銅鐵器物,雖然有些心疼和不愿,但是想到吉星的說法,兩個丫頭倒比陳延壽,似乎還要爽快!絲毫沒有認為,這是齊王在胡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城下的悍匪,聽著吉星的說法,伍彥柔和夏玉候都面面相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吉星今天的話,確實有些超出兩個人意料。雖然聽來感覺合情合理,但是在吉星嘴里出來,還是令兩個人刮目相看,不過依舊帶著不敢置信的古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府城里,目前的窘境有目共睹!沒有想到一向嬉戲的齊王,不但沒有回避這種狀態,居然還帶頭行動起來,自然讓兩個人心里嘀咕,感覺有些天方夜譚般的荒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吉星顯然不想糾結,看著城下的悍匪,朝著兩個人說:“你們且看好這些賊人,不要讓他們跑了。本王和曲參軍,且先去器械司一行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和夏玉候知道,肯定是這些悍匪,刺激到了齊王。蒙受這種羞辱,加上齊昌府的現狀,齊王明顯是想做點什么。但是賊人可以自行離去,自然是萬幸的事情,難道還真的想留下來不成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歷來有些無狀,兩個人也不抱別的希望,只有相視苦笑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