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伍校尉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十七章伍校尉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沒有客套,畢竟他不但認識這個伍彥柔,甚至還算有些淵源。所以朝著伍彥柔點頭示意,隨即站到高處垛口,便朝著城下看過去!絲毫沒有顧忌,伍彥柔此刻的詫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下本來沒有什么,不過突然看到城樓上黑壓壓,就出現了一幫人頭來!有眼尖的人看到,其中吉星穿著不同,明顯帶著雍容華貴,頓時議論紛紛,隨即明顯有些騷動起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城下鬧哄哄的樣子,顯然有人看到吉星,猜出這絕對是個大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雖然有些不爽,但是嘴上自然沒說。不過在應有的警戒下,他側身站在吉星的身邊,讓自己的鎧甲,也帶著護著了吉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面的反應并不快,但是因為似乎知道吉星,所以看著有兩匹馬策前,其中有著一個漢子,居然帶著一個藤條編的帽子,顯然是為了遮擋自己容顏。但是他朝著城樓上彎弓,隨即似乎就要射箭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齊王殿下,城樓上危險,還請下樓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倒也沒有太多,麻煩的事情。不過伍彥柔當初率領著,一百禁軍精銳護衛,在這荒涼的齊昌府來保護齊王,倒也顯得有些浩浩蕩蕩的熱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能因為齊昌府往日沒有什么人,所以即使齊王繼興不好相處,但是伍彥柔率領隊伍,也沒有因此而離開。所以齊王能夠在齊昌府站穩腳,其實和伍彥柔這位校尉到來,有著極大的關系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少平時有人動心思,也要考慮一下,伍彥柔這位真正有兵的校尉。作為這次伴駕的主要文官,李長史李抑對伍彥柔,自然還是極為熟悉的。因為有著相熟的關系,大家在齊昌府都留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嗖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樓下的那人,還是直接用箭射過來?磥聿坏哿Σ诲e,甚至眼力也極好。對著這邊射過來的箭矢,帶著一陣呼嘯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自然沒有動,因為看著這個,面容有些俊朗的年輕將官,想到這些年傳聞他的磨練,似乎讓他喜怒哀樂不形于色。想到和齊王的關系,吉星那張有些淡然的臉上,也不由帶著了幾分思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似乎箭矢離著城墻太遠,當來到箭垛邊的時候,已經沒有了力度。伍彥柔甚至都懶得去看顧,知道這些悍匪不過是恐嚇。但是看到吉星居然沒有閃避,眼神里還是閃過一絲訝色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伍將軍,這次,倒是真的辛苦你了!”吉星的聲音也顯得淡淡的,雖然同樣站在這里,但是一個是地位尊貴的親王,一個是小小的校尉武將,不說兩個人氣勢不一樣,就是站姿都明顯有著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吉星明顯不如伍彥柔,不過吉星所站的位置,還比照伍彥柔稍稍靠前。但是吉星當初箭術也獲獎過,自然知曉箭支的射程如何!所以站在那里,絲毫沒有驚慌的意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帶著驚訝,似乎感覺齊王有些不一樣。雖然不知道具體哪里不對,但是這就可以看出來,嶺南朝中武官的地位,以及武官和同僚一起時的自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客氣了,這是末將,應該做的!”任憑綿綿細雨飄落,伍彥柔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在意。身上黃金鎖子甲,在細雨灑落和清洗下,看起來格外錚亮醒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吉星忽然平靜的說話,伍彥柔倒也靜靜的回應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春雨依舊有些涼意,不過嶺南的春天,似乎還是比中原很多地方,都要感覺多了幾分暖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城下囂張的隊伍,因為天氣的緣故,即使大家似乎都在喧囂,伍彥柔似乎也明白齊王有話說,所以也沒有接著往下再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非常時期,這些繁文縟節,就免了!”如果按照正常箭矢速度,還真用不了多久,就會射中自己。所以城下這人選擇射箭的速度,不過比正?煲稽c點而已,卻恰好起到警告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有些古怪,這是示威還是警告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里離齊王府很近,伍彥柔即使明白這一點,也沒有絲毫的放松自己:“天佑大漢,使得殿下無恙!”對于下方悍匪的挑釁,伍彥柔的話,似乎依舊不動聲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為這次陪駕前來齊昌府的官員,伍彥柔心里可謂百味雜陳。因為齊昌府封地是齊王的,他不但是親王,還是這齊昌府的大都督!從武將角度來說,他也是齊昌府的統帥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出于哪一點,伍彥柔目前還只是齊昌府校尉,真正屬于齊王管轄!看著此時吉星的言語,伍彥柔自然忍不住,萬般思緒齊涌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想前幾天在齊王府發生的事,伍彥柔都不由得感覺,自己也做夢一樣。原來那天因齊王在王府里,突發奇想要釣魚,這事讓隨侍的那些人,自然提心吊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從就藩之前開始,整個人就缺少運動,加上又喜歡吃和睡覺,身體自然開始發胖。體重最高已經達到,足有超過兩百多斤,平時根本就不方便行動,就更不用提使性子釣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齊王平時喜怒無常,一眾侍從也不敢過份規勸。誰知道這天大家運氣都不好,雖然很多人看著,意外還是真的就發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如何,齊王在水邊就驚了一下,頓時就跌落進水里去了,這些人奮不顧身就上來,齊王當時已經昏迷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場諸人哪里敢隱瞞,一邊急救著一邊急報李長史。李長史李抑自然不敢隱瞞,知道皇帝如果聞知之后,自然是會雷霆震怒,這些人肯定都要遭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雖然就藩后似乎不受重視,但是自小深受皇帝疼愛,有人傳言皇帝一心準備,把齊王作為儲君來培養的,還特意提早給齊王開府。如今竟然在王府里出了意外,這怎么可能放過諸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李長史李抑震怒之下,大家硬著頭皮一起施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人欣慰的是居然被救醒,可是讓人不知所措的是,不知如何聽說整個人魔怔了?吹烬R王似乎瘋瘋癲癲,李長史當時是幾乎氣瘋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民間傳說,當今皇帝劉晟殘暴兇狠,朝中的官員早有領教。因為齊王這次意外,一時間齊昌府里是人人自危。想到那幾天的樣子,伍彥柔此時想來,心里依舊發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帝當年在諸多兄弟里,能夠登上皇位,其實也算起來和伍彥柔有淵源。因為念及自己有這層關系在,伍彥柔速速派人幫忙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殿下話,開始有悍匪意圖占據城門,被將士浴血奮戰,通通趕出西門!”伍彥柔帶著正眼,抱拳對著吉星說:“到如今為之,城下徘徊聚集的匪眾,應該不足三百人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邊聽著伍彥柔的稟報,吉星自己也大膽的朝下看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悍匪雖然穿著都是布衣,甚至都是半截的布褲,但是人人頭頂戴著新鮮藤條草帽,不少人手里拿著弓箭,看著確實令人驚奇!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