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悍匪無忌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十六章悍匪無忌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門內附近的百姓,這時候顯然早已經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重的城門,已經徹底關上。但是可以看到,城門下的出入通道,此時居然有著不少鮮血?粗切┖圹E,顯然是新鮮的血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是沒有看到,顯然也可以猜測到一些,開始在這里發生了某些爭斗,甚至造成了不小的傷害。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么事,但是想來極度血腥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中原的士族眼里看來,嶺南屬于比較野蠻的地方。所以很多中原士族,甚至是在一些文人眼里,如果和野蠻的嶺南土著爭斗,是一件不理智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附近出現的悍匪,顯然不是一次兩次,每次出現在府城附近,必然會引起城內城外鬧事!如今能夠引起守城將士重視,甚至通知全城人警示,顯然是歷年來這群悍匪,給齊昌府附近的人,帶來的騷擾和傷害,應該是極為恐怖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齊昌府有著官兵駐守,而且屬于大漢國陪都,在府城附近居然出現這樣的事情,朝廷早就應該重視才對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是因為齊昌府的特殊,才造成了今日的后果,和齊王都無法隨意收拾的局面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任齊昌府的齊王劉弘弼,在高祖劉龑手里時,算是春風得意鎮守一方。不過到了其兄劉玢手里,明顯因為手握重兵受到打壓,甚至被嚴密監視。為了自身安全,劉弘弼變得低調減少府兵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玢在位不過一年,因為荒淫無道,皇帝就變成了劉晟。開始因為劉弘弼的擁護,劉晟表面還對齊王這個弟弟,顯得格外親近和十分重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隨著齊昌府士卒增加,生性多疑的劉晟,自然對劉弘弼防備起來。甚至后來找了個借口,順利把他誘到興王府,然后直接殺了他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事其中的密辛,世人自然難以知曉,無非權利之爭。但是劉弘弼被殺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任齊王悲催收場,齊昌府短暫在時間里,幾乎變成無主之地。劉晟沒有派人過來管轄,但是也有長史一直坐鎮。但是府城歷屆長史不敢用權,甚至只是唯唯諾諾應付興王府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在這種環境之下,使得齊昌府作為陪都,但是地處嶺南山區里,逐漸變得私底下無人管轄!加上還沒有開發民智,更沒有朝廷恩澤布施周圍百姓,所以普通人幾乎不知道朝廷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昌府有少量駐軍,表面上看起來,似乎依舊風平浪靜。但是其實卻是有人,不但私底下內外勾結,甚至有地方豪強,也有高門大閥子弟,背著朝廷大膽妄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為了齊昌府這塊地盤,即使看著和雞肋一樣,但是為了貪戀這塊地盤資源,和盤剝那些無知的百姓,也還是在私底下,不斷的互相爭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群悍匪,就是在這種環境下,在齊昌府附近,突然出現在百姓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還只是打劫富賈商戶,后來變成連老百姓,似乎都不放過。逐漸讓普通人的出入,都變得讓人提心吊膽起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還不算狠的,最后發展到胡作非為,連有著莊戶的高門大閥,這些悍匪也敢攻擊。隨著一些受損的大閥豪族透露,有人在背后內外勾結,這讓大家終于知道害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開始,齊昌府上上下下,幾乎達成了一致。那就是不管身處什么位置,大家一起共同出面,隨時抵御這些悍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當初這些悍匪,究竟是由誰招引過來,到了這個時候,似乎已經變得不重要。因為抵御這些悍匪肆行無忌,這個時候變得更為重要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繼興就藩以來,雖然沒有引起巨大的事件,但是自齊王繼興前來,到如今吉星清醒,這股悍匪跑到齊昌府來的次數,居然已經不下十余次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說齊王自然有經驗,吉星卻是第一次感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在齊昌府西門城樓上,一百來個將士對著城垛和樓下,當真是全力以赴的警惕。手里武器絲毫不敢放松,各個都是有這樣的。在極長的城墻線上,分開站立十多個弓箭手,也把著弓箭堅守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樓下的那些悍匪,看著居然也有五六匹馬,各自引領著幾十個人?粗坪醺髯詾殛,但是偏偏又好像匯聚在一起。明目張膽的對著城樓,似乎在商議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報,伍校尉,齊,齊王殿下,上,上來了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在西城門最高的城樓頂上,伍彥柔本能的伸手,輕輕的撫摸把抓著,身邊的蛇矛長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軀筆直的站在那里,臉部保護極好的黃金朝鳳戰盔下,一雙細長帶著凌厲的丹鳳長眼,此時正瞇成一條細線,靜靜的看著城下和前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著前方是延綿的山巒,伍彥柔極目遠眺。他那張看來有些堅毅、俊朗的臉上,此時也沒有任何表情。雖然只是一個校尉,但是伍彥柔統領著,齊昌府幾乎所有的兵馬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住的把玩摩挲著手里的蛇矛槍,可以感受到在他心里面,此時面對城樓下悍匪的激動。此刻赤兔戰馬正在城門邊,他隨時可以出城,和這群悍匪決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面前那蜿蜒連綿,似乎不斷的群山,和那依舊迷蒙煙雨的天氣。讓伍彥柔眼前的感覺,和遠處群山如詩如畫一般,思緒似乎飄離的很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,么?你,說,,,,,,齊王?,,,,,,”伍彥柔開始似乎沒有回過神,接著他的聲音極為干脆,甚至顯得利落的急聲說道:“這個時候,他來這邊,干嘛?添亂,還是添堵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齊昌府這位老大,伍彥柔居然沒有什么客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即轉頭的時候,透過身后的將士,卻看到繼興在他士卒帶領下,正緩緩的通過城門邊,這條并不是很寬的樓道,快速的登上了城樓來了,還真的徑直朝著這邊上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伍彥柔知道下面這些悍匪,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騷擾。甚至此行來齊昌府,另外有位頗有心機的人物,利用城門洞開的時機,當時想帶人占領西門,所以才造成目前危機的處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混進城里去,沒有想到府兵將士,經過伍彥柔的教導,早已經不是年前那些混飯的。平時即使沒有人來騷擾,也一貫秉承著正規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今日這些悍匪,在西城似乎沒有撈到好處,還扔下了幾具尸首之后,表面的那些退出西門,但是伍彥柔擔心那些,已經混進府城里的悍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他們糾結了自己的黨眾,正在城門外那邊等候,顯然是商議要不要進攻西門。只是暫時沒有進攻,所以伍彥柔也在想辦法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吉星走過來,伍彥柔雖然鐵青著臉,但是也不能真正發作,只能轉身也迎上去:“齊王,殿下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