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逃跑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十三章逃跑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齊王對于封地,在吉星心里認為,完全沒有什么歸屬感。但是吉星絕對相信,真的如果危險來臨,自己不按常理出牌,帶著金銀財寶逃跑,想必皇帝看在齊王是兒子的份上,應該也不會要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吉星的念頭,自然就不一樣了。因為從睜開眼睛明白過來,自己真的是齊王劉繼興,想到自己要活下去,就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封地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如何處理,吉星自然一時間也不知道,但是看著城門方向鼓聲不斷,吉星忽然渾身一震。因為就在此刻,吉星忽然就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這次清醒過來,按照自己目前想法來看,不就算是重生了一次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已經死過了一次,那遇到事情還怕個卵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的時候,吉星不由為之,有些王霸之氣側漏。雖然沒有直接吼叫出來,但是看著城門方向,緊緊攥住自己雙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自己肉乎乎的拳頭,吉星帶著一些感慨,看來自己真的需要鍛煉一下,因為這身體太胖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延壽,老陳,人吶?”一邊快速的朝外走,吉星一邊叫著近侍,吆喝著:“趕緊給本王,備馬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,殿下,殿下,,,,,,!”陳延壽雖然不會時時出現,但是絕對會經常在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顯然是聽到吉星的召喚,雖然還沒有見到人,還是馬上出聲回應了!雖然不知道遇到這種事,這次吉星是什么反應,但是也沒有多做詢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剛剛到門邊的時候,就看到陳延壽果然連滾帶爬一樣,飛快的跑過來身前。雖然不至于氣喘吁吁,卻也帶著一些緊張說:“馬匹已經備好,但是,殿下,咱們金銀細軟,可能,不能都帶走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陳延壽的話,吉星即使沒有完全回過神來,卻也一下停住了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開始帶著詫異看著他,繼而看著陳延壽一臉平靜,示意自己沒有聽錯之后,吉星還是艱難的問了句:“你,剛剛,說什么?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這次,明顯是上次的悍匪,前來府城鬧事,而且動靜就在西門那邊!”陳延壽似乎沒有回過神來,所以對于吉星問話,帶著小心謹慎,也有著該有的冷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馬上就補充道:“不過殿下放心,老奴該帶的金銀,自然有些!可以趕緊,從東門走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陳延壽這句話,差點沒把吉星噎死了。不過看著陳延壽一幅忠心的樣子,吉星才明白過來。感情陳延壽是誤會,自己開始的意思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買糕的,吉星扶著額頭,幾乎直接倒在地上。想到腦海里齊王的記憶,陳延壽這意思的表達,居然是想帶著值錢的東西,然后一起從東門跑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保重,,,,,,!”陳延壽看著吉星白眼亂翻,還以為他是嚇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忙帶著謹慎的安慰,甚至帶著幾分忠誠說:“西門那邊有悍匪,如果要過來東門,自然需要時間,殿下毋須緊張,才是!,,,,,,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差你個,丫丫的,歪歪,,,,,,香蕉你個芭拉!”吉星忍不住,直接爆了一句,自己平時罵人的口頭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陳延壽忠誠的樣子,吉星真的幾乎氣暈了過去:“你是不是腦瓜子,秀逗了?本王可是齊王哎!是這齊昌府的大都督,封地領主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一臉苦相,看著吉星激動的樣子,似乎依舊沒有回過神來,帶著三分委屈說:“殿下,明鑒,這確實是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又癟著嘴說:“但是,那些悍匪歷來囂張,他們可不會認人!何況真的等他們,靠近了府城,甚至不小心進來了,殿下到時候,就會變得奇貨可居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丫的,勞資,本王,真的想一腳踢飛你!”看著陳延壽樣子,明顯齊王沒有少干這事,吉星鼻子幾乎被氣歪:“本王作為齊昌府領主,堂堂大都督,豈可一個人逃跑,棄百姓于不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吉星一本正經,甚至義正詞嚴的樣子,陳延壽似乎發現新大陸一樣,嘴巴里幾乎可以塞進一個雞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陳延壽的驚訝,吉星臉上的神色,顯得有些尷尬,幾乎氣不打一處來!雖然知道陳延壽,看著只是個內侍,其實還算是有些身手,朝著他后臀側面就是一腳,吼著:“滾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,,,,,!”知道吉星沒有用力氣,陳延壽對以往的齊王很了解,生氣發火是常事,所以也站在那里沒動,讓吉星踢了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聽到吉星說的話,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,自己耳朵里所聽到的話!以往的齊王,雖然不說膽小如鼠,至少聽到這種事情,絕對會望風而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一臉正氣的吉星,陳延壽還是有些接受不了!似乎有些胡言亂語,別說這些悍匪到齊昌府,就是提到說這些人可能會到齊昌府,齊王都會擔心甚至要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能說具體的時間,當初剛來齊昌府時,齊王就帶著這些親信,說這里太危險要回去興王府;实蹌㈥芍肋@些人想法后,親自命人拿著藤條把這些人,包括齊王在內抽了一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放下狠話來,如果以后有人膽敢逃跑,一定會將這些人株連九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吉星的憤怒,陳延壽自己似乎是有些明悟。這時即使看著吉星聲色俱厲,也以為吉星是因為擔心劉晟?磥砑鞘菗娜绻撎,回去興王府肯定會受到責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光是說陳延壽自己,來到齊昌府的目的。首先就有雅夫人的原因,因為雅夫人曾經說過,陳延壽來到齊昌府的唯一目的,就是照顧好齊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吉星緊張的樣子,想到回去興王府的后果,陳延壽不由斗膽說著:“殿下,也不用擔心!不能直接回去興王府,其實也可以去楨州!那是殿下弟弟楨王地盤,至少可以緩口氣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確實令吉星差點噎住,因為陳延壽說的楨州,正是自己弟弟保興的地盤。劉保興是齊王繼興親弟弟,雖然保興還沒有到封地就藩,但是楨州確實比齊昌府安全很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齊王年滿十三歲,皇帝劉晟曾經做過分封。因為自己三個年長的兒子,年齡相差不到一歲,最后在分封的時候,地盤都在興王府附近,其實也算是仁至義盡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吉星就算是不明白,也知道如果自己逃向楨州,絕對是不靠譜的事情。因為楨王到現在還沒有就藩,自己如果去到楨州,肯定馬上就會被皇帝劉晟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延壽不會害自己,但是絕對是被悍匪嚇壞了。如果要說真正的感覺,這刻他絕對是急病亂投醫。所以看著一臉誠懇的陳延壽,吉星感覺到一陣別扭,直接說:“胡鬧,去西門,,,,,,!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