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月黃昏(1/1)
              作者:旅心僧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七章月黃昏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一手行書字體,好一句暗香浮動月黃昏!”滿眼帶著驚詫,秋軒絲毫沒有掩飾。隨即目光緊緊盯著了吉星:“齊,殿下,這兩首詩,當真為殿下,剛剛所作,,,,,,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帶著幾分東張西望,耳朵里傾聽有呼幺喝六之聲?粗镘幍纳裆,和大廳里大家莫名其妙的眼神,吉星故意淡淡的說道:“莫非,此事還有假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秋軒還想稱呼齊王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臨時便改稱呼為殿下。吉星聽到這幾個字鉆入耳中,當真說不出的舒服受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初云此時歪戴了帽子,直接走了出來斜眼看著,隨即朝著秋軒問道:“秋軒大家,難道還真的相信,咱們這個齊王,能做出什么詩詞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休得無理!”陳延壽這次主動出聲。別人不知道,他可是親眼看到。冷笑道:“爾等自己不學無術,豈能以常理來衡量殿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初云差點被陳延壽嗆住,不過看到秋軒的神態,自然也不好直接回懟。甚至在看著秋軒的感覺之后,心里隱隱感覺到不妙說道:“這里是堂子,要嫖姑娘,沒有金銀,總要拿些本事罷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忍不住淡淡帶笑,朝陳延壽擺擺手,隨即笑道:“他們往日財大氣粗,來到這里無非要找幾個清倌人,打打茶圍擺桌花酒。和秋軒大家這種娘子比起來,粗人自然入不得法眼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看到秋軒盯著自己,吉星首次拱拱手說道:“讓大家見笑了,府城里的百姓都知道,齊王府歷來囊中羞澀。這兩首暗香疏影,本王本身是想賣給這位林公子的,可惜他沒有慧眼吶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,雖然衣著甚是華貴,心想齊昌府的傳聞,卻沒有想到如此性情。饒是秋軒也受過培訓,此時都不由起敬:“殿下卻是取笑了,這兩首新作,豈是金錢可以買到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卻笑嘻嘻的看著,林初云吃翔一般的目光,隨后對著秋軒說道:“形勢逼人吶!其實本王也沒有規矩,想到大家點出花詞,順著這位林公子的心思,本想圖個開門利是而已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軒卻臉色一板,瞟了林初云一眼,隨即依舊看著吉星說道:“真要說到金錢,殿下這兩首佳作,秋軒卻愿意珍藏!就是不知道,殿下愿意以多少銀兩,出讓這兩闕新詩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卻摸出一疊銀票,約莫一百兩左右,往桌上一拍,說道:“今晚這茶圍的娘子,本王都賞五錢銀子一個,離離姑娘這種花頭賞一兩銀子,提壺五錢,娘娘五錢。本王今日興致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連串話說出來,可把那林初云聽得呆,他倒不是感覺齊王大方,而是感覺齊王在秋軒面前,居然有著此番魄力,不由自然怔了半晌,這才笑道:“這可走了眼,不知大家以為,此詩當真極好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軒似乎本身不想說,但是看到林初云一臉懵逼,想到林家在這嶺南的勢力,不由也笑道:“要說殿下這兩首新詩,光這月黃昏三字,小女子便愿意最低以五十兩出價!但是世人豈知這其中,有暗香疏影之意,就是百金亦不為過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初云一聽,心想乖乖不得了,他這生意可是虧了,不由對著秋軒問:“大家意欲為詞,如今只是兩首新詩,當真抵得如此重視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軒沒有看林初云,反而看著吉星說道:“別說只是兩首新詩,如若今日林公子拿來,就讓小女子薦席,秋軒也與有容焉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秋軒這么說,林初云差點一下暈倒,渾身肥肉發顫的看著,隨即面有慚色對著吉星,低眉順聲道:“不知齊王殿下,是否還有佳作,不管多少銀子,就此賣與林某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卻冷笑道:“機不可失時不再來,林公子莫非以為,這詩詞之道,可以隨意信手拈來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林初云一臉吃翔,受憋的樣子,心里自然大樂,雖然齊王劉繼興一直再齊昌府受氣,但是今日得償平生之愿,連陳延壽都自是得意洋洋,看著林初云帶著鄙視,當然也沒有想到吉星還有這一手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間兩個女子朝著吉星走過來,秋軒甚至帶著幾分羞澀。雖然隔著面紗,大廳里的諸人,也可以看到她眼神帶著含情脈脈說道:“今日才知,世人誤殿下久矣……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秋軒娘子卻是謬贊了!”此時的吉星,果真多了幾分王霸之氣,一番大家的模樣站在那里。同樣是兩個胖子,吉星這個胖子讓人看了,自然顯得高貴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藍衫女子離離都陪笑道:“娘子這般說了,看來殿下這番新詩,卻真是不錯的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背上全是冷汗,心里帶著偷笑,畢竟這是屬于抄襲,心里自然有些發虛道:“豈敢言好?不知道和秋軒娘子認識的人比起來,不知道本王這番花詞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綠衫女子秋軒帶著幾分感慨說道:“殿下卻真是謙虛了,如若說殿下只有這兩首新詩,小女子卻是萬萬不信的!萬祈殿下天憐可見,把剩下的新詞,也一并寫與秋軒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秋軒帶著溫柔的眼神,吉星自然暗暗叫苦:“如若纏綿于美色,老子在這齊昌府里,非歸位不可!庇谑桥阈φf道:“其實……也沒別的了……不過娘子喜歡,本王看看……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一身綠衫的秋軒,明顯紅暈上臉,目光中露出期盼。藍衫女子離離,卻帶著感慨的說道:“剛才這位林公子說什么來著?現在不知道怎么樣想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吉星斜視了陳延壽一眼,隨即說道:“糟糕,此事不提也罷!反正林家家大業大,豈會看得起本王的詩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綠衫女子秋軒,卻溫柔的低聲道:“殿下何必跟這俗人多說什么?今日別說花詞,光是殿下兩首新詩,便以令秋軒心之所向!如若寫出新詞來,只要殿下不曾嫌棄,秋軒隨殿下回王府又如何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刷的一聲響,聽到秋軒這么說,大廳里眾女登時大亂,連十來個恩客,平時也算都對齊王劉繼興了解,看著這一幕都忍不住目瞪口呆:“這是哪跟哪!難道這齊王,當真猶如神助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VIDEOS_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_18GAY男同69亚洲_成 人 黄 色 免费观看_JAPANESE学生高潮